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的前世来找我  作者:球塔球  分类:[鬼话]  
  很快,我们就集合完毕,一行人开始走上大路,往前走去。
  我们骑马的骑马,步行的步行,很快就看见那个长毛的队伍了。
  他们大约有二百多人,三十多辆大马车,只有几十个士兵护卫,其余都是车夫,没有武装,尽管他们也穿长毛的衣服。
  在大路上堵塞着,不知道哪里陷住走不了。我们慢慢的往前走,道路相对狭窄,很快我们就混在一起了。
  终于我走到了他们的队前,回头一看,发现我们的人基本都各自找到了自己要劫持的目标,一个个的磨蹭着,等我下令。
  我看看长毛,发现是第一辆车陷住了,好几个人都在拼命的推车,见我们过来,居然还让我们帮忙。
  那好啊,我们的人过来三下五除二,就把他们推过去了,然后开始缴械。
  过程十分的顺利,几乎没有什么抵抗。
  换做以前,大刀一轮,早就砍头了,但是今天不行,现在砍头,他们一定会反了。跑了一个,我们就暴露了。
  为什么不抵抗呢?我拎过他们的头问道。
  原来这个时候长毛们自己也乱套了,杨秀清死了以后,除了杨的人被清洗,象石达开这样忠心耿耿的人也不放过。同时洪秀全又提拔一大批年轻的人做了王,这些人手里兵少,就趁机吞并别的王的军队,虽然他们都宣称忠于洪秀全,但是大家互相争夺势力,几乎没人听洪秀全的话。
  而浙江正是杨秀清的基地所以大家都来争抢杨的地盘和兵力,这些士兵今天还是这个王的,一觉醒来就归了另一个王,听都没没听说的王,刚刚记住这个王的名字,王又换了。
  所以我们抢了他们的粮和人,他们一点都不奇怪,甚至都懒得问我们是那一部分的。

  
  车是深深陷进一个地缝里,这个地缝或许原先就有,只是被雨水的泥浆掩盖住了,或许是这次暴雨冲刷出来的,总之,窄窄的木头车轮被牢牢的卡在里面,不敢动。
  这没问题,把人集中起来,把粮食袋子从车上卸下来,差不多的时候大家一使劲,车就出来了,然后在找石头把路补好。
  说起来简单,但是在窄小的路面上完成这些有很大的难度,好歹我们有吃的了,这些不着急,于是一声令下,大家卸粮食烧火做饭,有了体力在干活。
  这是我们进入浙江的第一顿饱饭,也是那些车夫们的第一顿饱饭,大家吃的很开心,只是我们的北方口音被那些车夫们听得清清楚楚的,用谎话已经无法解释这些了。
  于是我把他们召集起来,跟他们说了实话,我们是咸丰的军队,想走的我们不会阻拦,装满能带走的粮食就走,只是拜托各位不要说出我们来。
  没有人走,毕竟这是个兵荒马乱的时期,走了就意味着没有饭吃,回家是不可能的,因为会当做逃兵抓起来。
  如果道别的地方当兵呢?跟这里唯一的区别就是那里吃饭定量,吃不饱。这里似乎可以吃饱。而且这里是皇帝的军队,也算是正统。
  既然大家不走,那就干活吧,三下五除二,车被抬了起来,路畅通了。但是我们走的依然很慢,因为路实在是坏了很多。
  到了第二天的中午,才似乎看见了宜兴城。
  宜兴,是一个又干净有肮脏的城市,说它干净,是因为那里聚集了一大批艺术家和艺术工作者,说它肮脏,是因为那里到处都是泥巴。
  宜兴是出产紫泥的地方,从一万多两银子的紫泥壶到一个铜钱的紫泥尿壶都生产。
  就在我们似乎已经闻到了紫泥味道的时候,前面一声炮响。
  所谓的炮响,其实就是一个爆竹的声响,换句话说,前面不知道是谁,放了一个爆竹。
  在冷兵器时代,如果一只军队发现另一只敌军迎面而来,要么躲避,要么迎敌。
  如果迎敌,就事先摆好阵势,等对方靠近,就放一个爆竹,通知对方赶紧准备迎战,这个时候他们是不会主动攻击的,不像我们,我们都是偷偷埋伏。
  既然对面一声炮响,我们也赶紧列队,然后往前走去,很快我们就看见了对方。
  对方把兵力部署在稍微宽阔一点的山坡上,他们成矩形占据了山坡的上面,这个是一个有力地形,以逸待劳的等着我们。
  当我们靠近的时候,他们射过来几只箭,箭的落地点是我们扎住队形的地点,也叫一箭之地,中间的空间就是大将们拼命的地方。
  我们就在他们指定的一箭之地重新排摆队形,一阵折腾后,我们也算稳定下来,至于叫什么队形,我们都不知道,反正我在最前面。
  每到这时,我心里就开骂。
  对面过来一个师爷的模样,开始摇头晃脑的说话,我们这里也有师爷,他开始翻译。
  话没有什么,无非是你们打哪里来,要去什么地方之类的。
  我每搭腔,任由师爷去周旋,自己一面抚摸马的脖子,一面打量对方。
  对方差不多也就200多人,衣冠不算整齐,人也不算精神,各个都拿着长枪,一员大将在那里秀着肌肉,其他人在那里不太整齐的站着。
  不知道师爷们之间都说了什么,等我看完了,他们也说完了。
  师爷到了我这里,低声说道,他们不让我们进城。
  不进城,那就得绕道,打听一下怎么能绕过宜兴。
  师爷过去有开始跟他们会话,他们比比划划的似乎再说路怎么走。
  其实我更关心怎么进宜兴城。
  师爷回来了,告诉我们前面有一个岔道,进入岔道就可以绕开宜兴。
  如果我坚持进宜兴呢?我巧了一眼那个武将。
  显然武将看清楚我的眼神了,并且认为我的眼神极不友好,对我比划了一下砍头的动作。
  这是不是说我坚持进城就要被砍头?
  但是宜兴我必须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