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的前世来找我  作者:球塔球  分类:[鬼话]  
  其实不是肃顺不想,而是肃顺没有兵权,又不敢向咸丰要兵权,所以李中惠就没有跟大清打起来。
  不过现在赵杰并不关心这事,眼下他需要把两个队伍整合起来,一个是他带过来的大砍刀,一个是李中惠的砍柴刀,这两支队伍一个向北,要去帝都,一个向南,要去越南,这是两个决然相反的方向,想把他们统一了恐怕得费一番功夫,果然酒桌上双方就对如何走下去发生了分歧,李中惠认为咸丰太无情无义,回去做个越南王舒坦,但是秋儿想回去,毕竟那是她的家,而且做越南王也不是她做,显然回帝都更合她意。
  大家争来吵去,慢慢就不吱声了,因为这是需要赵杰说话,赵杰不说话吵也白吵。开始赵杰也犯愁,原来是只有会帝都的一条路,现在多了一条去越南的路,反而纠结起来。不过她还是觉得秋儿说的对,去越南也不是他当越南王,指不定最后谁当呢,再说越南那个地方鸟不拉屎,去了也是遭罪。至于咸丰,你当他是一回事他就是皇帝,你不理他那他什么也不是,赵杰一样可以躲在一个什么地方逍遥快乐,最主要的,是肃顺,赵杰从来没有惹过他,偏偏他数次要置赵杰于死地,赵杰一直没有时间,这次回去就想好好和他斗一斗,飞杀了他不可。
  最后一条理由太厉害了,赵杰说出来大家都没有别的想法,对,先回去杀了肃顺然后再说,所以最后决定大家一起回帝都。
  既然是回去杀肃顺,自然就没有必要带这么多的兵,于是李中惠把手下又裁减了一部分,赵杰留下些金银,李中惠把粮草留下,让他们自己找个好地方居住,倒出来的大挂车(马车)赵杰用来拉辎重,粮草字留下应急,于是赵杰的队伍继续浩浩荡荡的象帝都开拔,由于有了大批的马车,赵杰的速度就快多了,而且沿路官府知道赵杰太黑,不折腾老百姓专门收拾当官的,所以早早准备金银粮草和车台在城外等候赵杰,赵杰一看人家是客客气气的下了逐客令,也不耽误,收下金银粮草和车台继续上路,既是是长毛也是如此,此时长毛已经分裂各自为政,赵杰手下金银业不为难他们,所以这一路上赵杰算是发了,而且车台越来越多,到了最后干脆就是一溜的大挂车直扑帝都。
  按说赵杰应该高兴,可是不然,这段日子赵杰愁的头都大了,原来是老婆们互相打架。
  原来秋儿领过来的几个老婆都是大家出身,对大小老婆在一起既能接受也能听话,可是琳达不然,这琳达是万不得已跑到大清,到了这里除了赵杰谁都不认识,所以也只能接受秋儿她们,但是秋儿总想摆出一副大老婆的架子,偏偏琳达不服,于是两个人就开始过招,无奈秋儿无论是学识还是智力都远远赶不上琳达,所以只要与琳达过招,琳达就给她挖坑,几次下来秋儿不再理这个琳达,琳达智力超群,见秋儿不难为她他也不去招惹秋儿,双发在面子上倒也过得去。
  但是李中惠不然,这李中惠少数民族出身,没有接受儒家思想的灌输,秋儿想摆谱,李中惠则拥兵自重,根本就不正眼看她,所以她们在一起一言不合就拔刀互相乱砍,赵杰没有武功,根本就镇不住她们,只能任由他们在军营里殴打,到了后来赵杰看累了,于是把琳达拖入房间扒光了就开始那啥。刚那啥完,被军营外斗殴的老婆们感觉出来了,于是一拥而上,这男人最高兴的就是老婆说我要,最痛苦的就是老婆说我还要,结果几个老婆一起说我还要,可怜这赵杰几天下来眼圈发青浑身发疼,看见这几个女人就头疼,就想老鼠见到猫一样躲得远远的,恨不得一脚买进帝都躲个安静。
  话说这一天就到了保定城外,赵杰叫来李中惠说:“六姨,再往前走就进入了帝都的卫戍区,这里除了御林军和奉旨的军队,其他的军队不能开进去。我记得朝廷封你为黑龙旗的时候有一块封地在西安附近,你明天就领兵去那里把我们的地方经营好,一旦我们有什么闪失,就去那里避难。”
  李中惠一听夫妻又要分散,不由得痛哭流涕,大家度赶紧安慰。你看虽然平时打打闹闹,但毕竟是一家人,这有人要分离自然也痛苦万分,但是大清就是这样,咸丰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翻脸,所以做这个准备也是迫不得已。第二天,李中惠领兵去西安自己的领地不提。
  单说赵杰进了保定,马上分出二百骑兵跟自己飞奔帝都,其余的人在御林军统领的带领下去八大处驻扎,所以他们分兵两路,转眼赵杰就回到帝都。估计恭亲王奕訢在大观园设下望风的,所以赵杰回家第二天,恭亲王的帖子就到了,要赵杰赶紧去皇宫找奕訢。赵杰不知道什么事这么急,于是坐上快轿就去了京城,很快就进了午门,来到总理衙门处,恭亲王就在这里办公。
  恭亲王奕訢一看到赵杰,连忙上前拉住赵杰的手不敢放开,眼圈透着泪水,赵杰心说这个奕訢怎么跟自己这么有感情,几十天没见还居然流泪了。奕訢这里激动,赵杰那里胡想,过来好一会,奕訢平静下来了,张嘴就来了一句:“天师,皇上驾崩了。”
  原来是咸丰死了,赵杰坐下来慢慢端起茶杯,没有什么反应,一方面他是真渴了,另一方面他也在听奕訢继续说,可这奕訢不说了,他以为他一说咸丰死了,说不定赵杰该如何震惊,那知道赵杰平静如水,一点反应都没有,于是奕訢咳了一声继续说了起来。
  原来赵杰天津登船去了广州,奕訢着北京对付洋鬼子,按照奕訢的想法,他就这么拖下去,但是肃顺那边着急了,让奕訢赶紧出个结果,奕訢无奈,只好跟洋鬼子接触,结果洋鬼子提出很多的条件,奕訢不能自己拿主意,于是写了折子给咸丰,没想到咸丰照批,居然同意了。奕訢这个气,心说就说做买卖也得讨价还价,怎么这么快就同意了呢?心里不服,对肃顺耿耿于怀,可又没有办法,只好拖着。
  就在这时,赵杰在广州打了胜仗(第二次鸦片战争唯一的一次胜利)传来,奕訢坐的更稳了,倒是肃顺天天催,最后把咸丰搬出来一定要答应洋鬼子的要求,签下合约,奕訢顶不住压力只好签下,这就是《天津条约》。等签完了才知道,这个条约是为了讨好咸丰让洋人退兵,此时的咸丰已经病入膏肓奄奄一息,所以肃顺的意思是让咸丰临死之前看到洋人退出帝都。
  结果是合约签了,咸丰一蹬腿也死了。要知道咸丰打英国人的目的本来是要涨自己的威风,但是《天津条约》这完全是屈辱的条约,比如第二次鸦片战争本来没有俄国人什么事,但是条约却规定要给俄国人大片的国土,这样的条约咱们能让咸丰高兴?简直就是催命鬼,所以咸丰蹬蹬腿,死了。
  死了可是死了,但是咸丰留下了几道遗书。首先任命了他的儿子载淳继承皇位,有肃顺等八位大臣辅佐,号称八大顾命大臣,可是这八大故名大臣里偏偏没有奕訢。其次,需要皇上签字盖章的东西,要交给晋贞皇后批准才,盖上她的章才行,可是这个晋贞皇后偏偏不认识字,而且也不懂汉话,倒是兰贵妃不但说的了汉话,也写得了汉字,更何况她还是载淳的母亲,于是咸丰就让兰贵妃做了晋贞皇后的秘书,有她审阅然后讲给晋贞听,两个人商量后同时盖章,这才算生效,为了体面,给了兰贵妃一个西阁的章,这就是西宫的由来。
  奕訢说到这不说了,赵杰见他不再说话,就问:“好像这里没你什么事,是吧?”
  “嗯,是没我什么事。”
  “那你就轻松了。”
  奕訢一听眼泪唰的一下掉了下来:“天师,你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可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那又能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现在热河没有动静,我去信也死沉大海,我这心不落地啊。”
  赵杰抿了一口茶道:“他不来你不回去?”
  “皇上可是让我镇守京都。”
  “皇上?现在谁是皇上?”
  话说道这,才开始说道点子上,奕訢又开始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