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的前世来找我  作者:球塔球  分类:[鬼话]  
  秋叶要与银面狐对阵,还没等她上阵,就听后面有一人高喊:“娃娃,你且慢,这一阵我来替你。”这人说罢,也不管秋叶答应不答应,一个纵身,就跳过秋叶,来到了阵中,秋叶一看不好说什么,只好回到赵杰身后观敌瞭阵。赵杰仔细一看,原来上来的这位这是晚清李长林的后人张宝宝。
  张宝宝上来也不客气,口中念念有词,霎时间也 不知道从哪窜出两个山魈的魂灵,在哪龇牙咧嘴看着银面狐,把银面狐吓了一跳,等她看清楚了,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
  “敢问,这位手里的畜生可是山魈?”银面狐声音有些发颤问道。
  “不错,这正是两只山魈。”
  “这么说你就是张宝宝了。”
  “不错,正是。”
  “那我就不明白了,你既然是张宝宝,也算是山野的神仙了,不是山间逍遥,这么跟赵杰混在一起了?”
  还没等张宝宝说话,秋儿提声说道:“张老爷子,银面狐现在是在拖延时间好静静心。”
  秋儿说完,张宝宝答道:“大夫人你放心,今天不把银面狐撕碎才怪。”说罢一声长啸,率领山魈就扑了过去。
  要说这银面狐的绰号,很多人并不知道是怎么来的,看她的脸白白净净的,以为就是因为皮肤白,所以叫银面狐,到了今天,只见她深吸一口气,脸就开始变形,瞬间就露出一个狐狸的脸,把赵杰吓了一跳。接着银面狐整个身躯开始萎缩,很快就成了大狗一样大小,冷不丁一看,还真像狐狸。只见她拎起拐杖奔张宝宝砸了过去,张宝宝并不想跟她硬拼,他的武器是两只山魈,那知道这山魈看见银面狐这个样子,竟然不敢上前,把张宝宝凉到台上。赵杰一看明白了,银面狐在这看守鬼魂,那可不是有一般的能耐,这山魈自然也是鬼魂,看见银面狐发动,自然吓得要死,不敢上前。秋儿一见不好,这拐杖要是真的砸到张宝宝的头上,必死无疑,连忙窜了出去,把张宝宝拎回本阵,同时秋菊秋香也把暗器打出去,银面狐躲了暗器,就没法追打张宝宝,张宝宝算是捡回一条命。
  秋叶一见,又走到阵前,开始叫阵。
  俗话说,人有人言,兽有兽语,这鬼一嚎叫,全山的鬼都知道了,都知道他们今天是在劫难逃了,所以各个磨刀霍霍,奔赵杰他们就扑了过来,这些鬼扑了过来,有的人能看见的有看不见的,看见的自然是胆战心寒,腿肚子拧劲,看不见的也感到冷气逼人,浑身发颤。赵杰手下的那四百多个鬼一看赶紧把赵杰围住开始跟那些鬼厮打,怎奈他们的鬼数太少,根本就阻截不住,赵杰一看明白了以前为什么那么多的高人过来收鬼根本就收不了,这里的鬼太多了,无计可施,于是一声令下,撒腿就跑。
  他这一跑,别人一看知道这是到了要命的时候了,也跟着跑,一方面又银面狐带路,另一方面有赵杰带来的鬼压后,所以他们跑的还算顺利,只是他们逃出了阵,赵杰带来的那些鬼却没有出来,赵杰也不敢回去救援,就这样等到天色发白,太阳出来了,他们才灰溜溜的逃回古庙。
  回到古庙,赵杰不由得咳声叹气,这一宿除了带回银面狐,其它的等于什么都没有办成,赵杰这个气就别提了。银面狐以为知道赵杰的想法,就过来劝赵杰:“小子,我现在才知道你是玄女的徒弟,是神派的人,与仙派格格不入。不过我和琳达原本就不是仙派的人,只是机缘凑巧我们在仙派的地盘干了好多年,说到底我还是峨眉的人,师傅虽然把我撵下山,并没有把我们开除山门,更何况秋儿做了道场,已经禀告了天地我们又回到峨眉派了,这事就算过去了,你也不在意了。”
  “老太,我到不是为了杀人,而是那些鬼太厉害了,怕他们将来控制不住,我是为了这个叹气。”
  “原来是为了这事,这事放到以前恐怕是没有办法,不过现在倒是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小子你看,晚上小鬼猖狂我们没有办法,可是换做白天,那小鬼就狂不起来了。”
  “老太,小鬼们白天不出来,你让我如何是好。”
  “小子,你别忘了,琳达可是他们的大头领,她可是有拘魂令,她白天拘出来几个鬼,然后你就开始收,几天下来我看肯定能把这里清理干净。”
  要不怎么说姜还是老的辣,银面狐一献计,赵杰马上就不愁了,可是转脸一看琳达,琳达把小眼睛眨了眨,没说话,银面狐心里明白马上接口道:“小子,办这事得有个条件,就是你得把琳达娶过来。”
  娶琳达,这事得过秋儿这一关,至于赵杰无所谓,所以银面狐话一出口,大家马上开始看秋儿,秋儿抿嘴一笑说:“我家相公原本就是命里犯六朵桃花,大清的时候有个李中惠率十万大军投降,在本朝有琳达率十万鬼魂投降,这也是命,我赞成,等我们下山就把他们的事办了。”大家一听不再说话,于是休息一天,到了第二天开始清除地面,琳达拘出一个鬼,赵杰就用鬼牌收一个,就这样干了整整一个月,鬼收完了,他们的感情也建立起来了,于是大家互相招呼开始下山,准备喝赵杰的喜酒。
  可是他们到了南台,赵母不在,打电话一问,原来赵母嫌这里距离市场太近,又回到鞍山,于是大家在南台休息了几天,一行人开始浩浩荡荡的回到了鞍山,等到了鞍山见到赵母,就把赵杰要娶琳达的事说了一遍,把赵母弄得一愣一愣的,这赵杰已经有了媳妇,现在又要娶一个,让新社会长大的赵母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更何况她对琳达感觉就不好,当年赵杰被打,就是因为这个琳达,所以就认为这个琳达就是个丧门星,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不好直接说,所以开始沉默。她一沉默,别人也逐渐的没话说,气氛越来越尴尬,就在大家都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就听外面有敲门的声,有人开门,领进一个人,说是找赵杰,赵杰看了看这个人身穿褶褶巴巴的西服,黑瘦黑瘦的一张脸,好像见过,又想不起来。
  倒是这个人认识赵杰,一见面马上抓住赵杰的手,眼泪差点落了下来:“天师,我可找到你了,大事不好,你赶紧跟我走。”
  赵杰一甩胳膊问道:“我说你是谁啊,张嘴就让我跟你走。”
  “天师,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奕?啊。”
  此人这话一说,把赵杰惊得半晌动弹不得,打量了好半天才说:“果然是恭亲王,我说你咋瘦成这样了,不在大清享福跑到我家干什么?莫非咸丰也要杀你不成?”
  赵杰这么一说,大家也惊了半晌,要说奕?很多人不知道, 但是要说恭亲王大家可都知道,赵母一听站了起来让座,然后让秋叶他们下厨房做点什么招待客人,其他人一看人家家里来了客人,有的就离开了这里,有个换个房间准备蹭饭。
  单说恭亲王奕?,见到赵杰不由得眼圈发红,开始絮絮叨叨,说起大清的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