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的前世来找我  作者:球塔球  分类:[鬼话]  
  她人在这里,心却不在,一直惦记破锣,所以就跟这些人打听,本来也没有什么秘密,仙儿一摸就知道了,原来就在不远的杨寨子里囚着而且大家都在等,至于等什么也说不清楚,说是等官方意见,虽然仙儿是农村孩子,她也听出来了这就是不管了,于是趁天黑换上夜行衣要自己去救人,那她哪走得了,没出大门就被秋叶堵住,把她拎回赵杰的住处,赵杰一看头都疼,知道再不管就这个仙儿就不知道会闯出多大的祸来,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于是拿出手机给琳达打电话。这半夜三更的,琳达接到电话也吓了一跳,听声音知道原来是赵杰,于是半开玩笑说:“老同学,怎么了?半夜三更的,还换了电话号码,是不是被老婆们欺负了?”赵杰看看身边的秋叶,没敢接这话,而且跟她聊起杨寨子的事,那杨寨子也是轮子的一个窝,赵杰打算借助轮子的力量把破锣弄出来。就这样说了一会儿,琳达听明白了,原来破锣被抓,囚禁在杨寨子,赵杰找她看看能不能把他弄出来,不禁有些伤心,就对赵杰说:“如果没这事,你就不会给我来电话,对吧。”
  赵杰不傻,听出琳达的意思来,可是这个时候你让赵杰怎么说,现在是赵杰求琳达办事,只好尴尬一笑说:“哪能呢,忘了谁也忘不了你,好歹我们也同桌三年啊。”
  “就这些?”琳达显然不满足。
  “这些还不够?”赵杰用了惯用的反问。
  “你忘了你被体育委员打了?”
  赵杰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琳达会说出这件事来,赵杰当时就有些吃不住劲,有些生气:“琳达,你说这些干什么?今天求你办事,你想管就管,不想管就不管,说这么多干什么!”
  “急什么,除了老王,就不能说点别的?你知道他为什么会打你不?因为他给我个纸条,被我当他的面撕了粉碎,我对他说我喜欢的是我的同桌!”
  琳达这么一说,等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赵杰的旁边有秋儿她们呢,他哪敢接话,赶紧说了几句别的放下电话。秋儿看赵杰的脸色难堪,就没问他其实他不知道,秋儿她们的耳朵多好使,他和琳达的对话人家听的一清二楚,只是这个时候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而且秋儿的时代是一个不在乎男人在外面有女人的时代,这事能控制就控制,控制不住就想方设法把那女人搞回来做个通房丫鬟,所以秋儿就没问这些事,只不过秋儿有些变态不像秋梅把李中慧欺负住,她就想找个机会借别人的手除掉这个琳达,这事当然不能跟赵杰说,于是假装不知道。
  到了第二天下午,赵杰的饭店里来了几个人,点名要见赵杰,赵杰出来一看不认识双方一介绍,赵杰知道了,来的这几个人原来也是几个轮子,过来是传话,说根据现在的情况,杨寨子的轮子归了赵杰管辖,赵杰一听就知道这是琳达暗中帮忙,把杨寨子的轮子归了他,这一下就好救破锣了,于是大喜过望,款待好这几个人,然后准备第二天去杨寨子。

  
  谢转轴不说,赵杰也不好追问,怎么说也不熟,于是扭头对高忠诚说:“高兄,我能不能住在这里晚上我过去看看,谢兄到底看见了什么?还有我也想看看那个警察是何许人也,警察居然绑票!”
  “老弟是领导,到这里想吃就吃想住就住想去哪就去哪。”
  赵杰一看高忠诚应允,就开始扯别的,然后去看看破锣,踩踩盘子,破锣看见赵杰过来,知道赵杰是来搭救他,心中感激暗中准备不提。
  单说这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就到了傍晚,赵杰一伙人早已准备妥当,吃了点饭,淌过杨柳河,就到了河南岸。
  这河南岸白天看没有什么稀奇的,多都是大田做物,种满了苞米(也就是玉米),此时已经到了夏天,整个大田都是青纱帐,一眼望不到头,大田的里面确实有几座房屋,一看就是很多年没有人住过,外人一看不会以为是被人丢弃的住房,而是秋天看田人临时居住的地方。
  赵杰他们过来,并没有直接到住房里,而且在下风处埋伏在住房的附近,看房屋的动静,看看有什么古怪出入这几个房间。等到了天黑,一勾弯月到了天空,满天的星斗挂了上去。你看在城里,这勾弯月没啥,可是到了这里,这个月牙显得特别的明亮,照的大田清清楚楚,如果事先不是说这里有灵异事件,这里倒也分外的宁静。
  说宁静,那是跟城里比,到了夏天,又距离河边不远,青蛙开始呱呱直叫,而且苞米地里也开始传来咔咔的响声,秋儿听了有些奇怪,张宝宝低声解释说,这咔咔的响声,是玉米生长抽节的声音,属于自然规律,没什么奇怪的。
  大田是这样,房屋可不是,白天看没人的房屋,此时居然亮起了灯光。房屋亮灯光并不奇怪,因为有些乞丐就是这样,白天出去要钱要粮,有的还顺手带走别人家的鸡鸭猫狗,等大家都睡了,他们就会到这里开始把这些东西变成食物,著名的叫花鸡就是这么来的。但是赵杰他们却看出奇怪了,凭他们的功夫,真有要饭的的花子到房屋里,绝对会被他们发现,可是他们只看见了灯光,并没有看见什么人出入,显然他们是一直就在这个房屋里,而且他们白天不行动,晚上才出来,毫无疑问,灵异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