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的前世来找我  作者:球塔球  分类:[鬼话]  
  不多时,抬进来一张桌子,然后陆续放上酒菜,我打眼一瞧,不少的肉菜,这在当时是很少见的,这说明虽然战火纷飞,似乎并没哟影响到这个庄子,这养我不由的多打量几下这个庄主,他哪来的力量能摆脱战争呢?
  自然,这桌酒席只能是我一个人吃,别人得等我吃完才能开始吃饭,这是当时的规矩,而这个庄主虽说是作陪,但也只能是夹夹菜敬敬酒,并不敢真的往自己的肚子里到进去点什么。
  当然,这一切都是象征性的,每一个菜让过之后,这个庄主就退了下去,我们一家做下开始吃喝,那秋梅就问:“先生,我看你好像有些把持不住自己。”我一听就知道秋梅指的是什么,就把我的感觉说了出来。
  李中惠一听就说:“这个庄主媚眼一笑,说明她是个女的,男人是不会这些的。”
  “女的?”
  “是女的。”
  “那她为什么要女扮男女装?就为了行走方便?”
  “这个到不一定,可能有什么特别的需要也说不定。”
  李中惠这么一说,我赶紧把自己的心神定住,知道这几位小老婆不是好惹的,把他们惹毛了,转身出去杀了那个庄主也有可能,当下装出不在意的样子,开始继续吃喝,不过心头却总是再想,这个庄主究竟有什么能耐能把清军和长毛摆平,在这个地方高处一个太平世界来,心里发闷,酒就有些上头,于是放下碗筷,打算出去溜达溜达。
  我往外一走,这些媳妇们自然就吃不下去,也站起来一起往外走,走出大院,就到了庄子里,因为是喝酒发闷,所以除了几个媳妇,并没有让别人跟随,毕竟作为大帅吃酒太多呕吐起来影响形象,所以几个人就在庄子里闲逛。
  正好眼前是一颗参天大树,接树一荫凉,就在这里站下,还没等我说话,秋梅一捅秋菊,二人会意,突然纵身窜到树上,接着从树上摔下一人,这个人全身的皂衣,衣服夜行者的打扮,李中惠上前按住这个夜行人,一伸手堵住了嘴巴。
  看到这,我的酒也醒了,开始就地审问。
  当然,答案不问都知道,这个人说自己是一个小偷,准备到这个财主家偷点什么,因为见庄主家还亮着油灯,所以就在树上蹲着等机会。
  这话和平时期有人信,现在是兵荒马乱的时候,谁会相信,因为庄主家那是重兵把守,小偷敢到这里偷摸?可是这里有不能上刑逼供,于是秋菊一点这个夜行者的晕穴,把这个人拎起来我们就悄悄奔了庄外,那里是韩老道驻扎的地方,到了那里在审问不迟,哪知到到了韩老道那里放下这个人一看,这个人依然服毒自杀了。
  这一下大家吃惊不小,为啥,这说明这位是个高手,根本就不是什么小偷,不然的话,秋菊点他的穴道他必然晕倒,能让秋菊失手而且在这些人面前从容掏出毒药自杀的而这些人丝毫没有察觉,说明这个人的本领远在我们这些人之上,至于为什么自杀,估计这个人身上有极大的秘密。
  既然人死了,我们在韩老道这里也就没啥意思了,安排人开始查明身份,我们就离开韩老道那里。
  路上我就问秋梅,这个高人她是怎么发现的?秋梅说这个人不知道在宿舍那个呆了多久,居然睡了起来,而且还有轻轻的鼾声,所以被她察觉,我一听原来如此,看来这里并不太平,我得多加小心。
  等我们摸回庄主的家,推看大门一看,满院子黑乎乎的,除了我们房屋的灯之外,根本就没有一点亮光,可是那个庄主却一个人在院子里不知道在干什么,见我们进来似乎游戏意外,感觉她不仅仅在看我们,还在看我们后面,似乎关心我们后面是不是还有人,尽管这个眼神只是一瞬间的,但是还是难逃我们的眼睛,于是我们就问:“庄主这么晚了,怎么一个人在院子里?春天风大,小心着凉啊。”这庄主有开始笑了起来,只是这个时候的笑没有让我心动,看来她有些漫不经心:“啊,半夜睡不着,起来看看。”我看看她的衣着,一点不象从被窝里爬出来的样子,不过人家是东家,我们寄居在人家里,所以自然会客气一点,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回屋休息,不一会就吹灭了油灯,随后鼾声大起。
  虽然有鼾声,但是我们都没有睡,秋梅用一直海碗扣在地上,然后趴在海碗上听院子里的动静,听了好一会,秋梅爬了起来,说庄主来回度了一会步,现在已经回房间了。
  既然这样,我们明天还要打仗,所以也上床休息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