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的前世来找我  作者:球塔球  分类:[鬼话]  
  这水耗子头越说越激动,大家也跟着抹眼泪,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从笼子里出来了,在桌子手舞足蹈,就在这时,王老道突然一把拽住水耗子头的尾巴,到拎着退到一旁,接着一股寒气就冲了进来,大家都是道中之人,马上就知道充满敌意的人来了,所以大家各拿家伙就窜了出屋子,到了外面一看,一个喇嘛正在屋前站着,也不知道卫兵都干嘛吃的,尽然没有发现。
  不用问,这个喇嘛一定是多吉。
  再一看多吉是一个小矮个,身披红色的袈裟,一双绿豆眼闪闪发光,一看就是道行深厚的出家人,左手拿一个招魂幡,说是招魂幡,其实没有旗帜,而是一个金属的棍子,上面有一个金属网,里卖装一个骷髅头,那骷髅头双眼黑洞洞的,里面隐约冒着蓝光,不用问,这就是卓玛的魂灵。右手拿找一根人的大腿骨,斜跨肩背着一支腰鼓,这腰鼓的蒙皮白白的,仿佛涂上凝脂一般,一看就知道卓玛生前一定是一个大美人。
  多吉一看见我们都出来了,开始哈哈大笑道:“你们都在啊,不是想做阵杀我吗?现在我来了。”多吉的官话不算好,不过大概的意思还是能听懂的。
  大家你瞧瞧我我瞧瞧你,不知道如何接话,最后就瞧到了我这里。我一看躲是躲不掉了,脑袋一横,上前一步说:“敢问你就是多吉大师?”
  这多吉不由的就是一愣,问:“你怎么知道我是多吉?不错我就是不丹多吉。”
  见多吉一愣,我也是一愣,随即明白了,这多吉一定还有一个名字,只是我们不知道,我们知道的就是多吉,估计这个名字就是他的真名。
  既然他还有一个名字,那我就不妨在问问:“那么大师是不是还有一个名字?”
  “够了,你们知道这个名字就够了,不过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叫多吉的。”
  我有些纳闷,这位大老远的过来,怎么这么纠结这件事呢?是了,这家伙一定是隐姓埋名来到中土,如果把这个消息放出去,说不定一定会有很多人前来寻仇,于是我微微一笑道:“现在江湖到处传言,杨文定手下的法师就是西藏喇嘛不丹多吉。”
  多吉听罢脸色变了变,知道多问我也不会说实话,于是转过话头说:“你们不是要来抓我吗?”
  我叹道:“其实我不是来抓你,我是来抓杨文定的,这杨文定以小犯上杀了那将军,我们是来取他的人头好回去交差,本来这里没有大师你什么事,无奈你现在就横在我们面前,我们也不得不面对。”
  有人问你哪来那么多的废话,其实我这是拖延时间,我这里拖时间,身后的那些人就好做准备,而多吉显然有限探得我们虚实,也在往外套话,当他听说我们只是想到杨文定的人头,脸色好看了一些,我看在眼里心道,原来这二贼也是不和啊,现在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
  你看多吉纳闷我是怎么知道他叫多吉的,我也在纳闷他是什么混进来的,我也得探探他的虚实,于是就问:“大师你亲自过来怎么也不事先打个招呼,我们好早早出去接你。”多吉多精啊,就知道我是在探他的底细,当下也不撒谎,竟直接说了出来:“我在水下派出错神——也就是女神,想必你们也知道她的名字,就是卓玛去看看你们的发台,顺便给你们点好看,那知道他出去那么长时间也不回来,于是敲起欢乐鼓摇起招魂幡把卓玛叫了回来,一问财知道你们摆了一个什么阵,让她迷失了方向,我一听说就来了精神头,早就听杨太守说你们厉害,又听文将军说你们如何如何了得,我心里发痒,就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来,你是不是想问你们的哨兵什么没有发出报警,这个怨不得他,我放出了瞌睡虫,现在他们在呼呼大睡呢。”
  我一听后脊梁直发麻,心说要是真有什么瞌睡虫放到我们这里,我们还不都睡着了,成了多吉的刀下之鬼?偷眼一瞧,韩老道他们似笑非笑,看来不象多吉说的那么邪乎,当下定下心来,继续与多吉周旋,等过了一会,多吉似乎明白了我们在拖延时间做布置,所以话音一转,到了正题。
  多吉的正题是什么,当然是跟我们打一架,虽然做不到让我们知难而退,至少也要让我们不能小瞧了他,只是这个时候我们也准备好了,就在多吉眼睛一瞪准备发威了时候,陈四妹双眼通红的就冲了过来。
  开始的时候陈四妹并没有跟我们在一起,这事听到消息后过来了,一看这是个喇嘛,气就不打一处来。各位看官可能不知道,信奉喇嘛的不仅仅是西藏,也包含了蒙古,而昆仑正好处于佛、道、喇嘛、伊斯兰和回教的焦点处,这些教派在昆仑处互相结仇,所以陈四妹一看喇嘛到这里撒野,自然心里有气,听了几句就知道多吉这是来找麻烦的,当即挺身而出,站到队前,至于为什么眼睛都红了,当然是看见招魂幡了欢乐鼓了,她当然这顿揍这是怎么回事,所以愤怒的两眼通红,恨不得一下子就把多吉打死。
  多吉看见眼前突然出现一个道装少妇,到也没在意,只是这通红的双眼,让他跟到后背发凉,当下就退了两步,到了这个时候,谁也不用解释,开始准备动手。  多吉二话不说,轮起招魂幡就砸了下来,虽然说陈四妹是不死之身,却也害怕被招魂幡里怨魂咬上一口,当下一侧身躲了过去,随后一掌拍了出去,多吉也怕自己被拍个筋断骨折,当下一拧身也躲了过去,二人就这样战在一处。
  不过几个回合,看出陈四妹有些被动,一方面陈四妹学道学的是长生不老,打架杀人的东西没学到多少,同时她又是徒手,而多吉手里有个招魂幡,让陈四妹无法靠近,所以陈四妹虽然无性命之忧,却也对多吉无可奈何,我们又碍于面子,不好替下陈四妹,其实就是替下,也未必是多吉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