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的前世来找我  作者:球塔球  分类:[鬼话]  
  “巢湖的水鬼,主要来自于长江流域,洪秀全起兵攻打两湖主要用的就是水军,与清军作战死了无数的人,这里很多人都成了水鬼,这些水鬼中有个是出不来,有的是阳寿未尽,出来也没有地方去,也跟着这些水鬼混在一块,到了巢湖这里有两大帮派,一派是洪秀全军队的水鬼,另一派则是清军的水鬼,这些水鬼生前没杀够,到了水里还在厮杀。”
  “哦?原来我们在这里也有同盟军啊。”
  “非也非也,他们的厮杀完全是本能,其实他们早就分不清清军太平军了,更不是谁的朋友谁的对手,到了那里他们有他们自己的规则。”
  “那就给我们讲讲他们的规则吧。”
  他们成了水鬼之后,就开始投靠水怪,不是水鬼来投靠水怪就收下,所以有很多水鬼没有依靠,就自己形成帮派,与原来的水怪争地盘,而后加入的水鬼也在那里争老大,所以他们之间打的不亦乐乎,只是北方的清军水性不好,打起来都是下风,所以他们就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团伙,也就是清军,而南方的水鬼水性好,每每打仗都在上风,所以就形成了太平军的团伙,不过清军的团伙虽然水性不好,但是团结,而太平军的团伙虽然水性好,但是互相猜疑,所以二者实际上是旗鼓相当。
  “哦,是这么回事,原来这清军和太平军只是借用的名词,跟人间的清军太平军不是一回事,搞不好他们都是我们的敌人。”
  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就问黑衣秀士,那些在大雨里劫了我的营是什么水鬼?他们居然从水里出来了,而切那雨也很奇怪。
  黑衣秀士说:“刚才说的是阳寿已尽应该成为鬼的水鬼,还有阳寿未尽的,这些人不一定是在水里溺死的,他们只是无处安身,混到水鬼那里,他们当然能够上岸,只是他们要附体才行,通常他们是附体到水耗子身上,这样才能做到水里岸上都能够行动自如,至于大雨,自然是有人做法,操纵这些水鬼。”
  “那么你知道这个人是谁?或者他在哪里?”
  这话可就说到点子上了,也是我们破水鬼第一要务,可是这黑衣秀士直摇头,说这是人间的事,他不知道。
  我看差不多也就这样了,就把黑衣秀士放到一边,跟大家商量下一步,就在这时,外面可就乱了,一片嘈杂声传了进来,大家开门一看,外面黑压压的都是老百姓,看来他们是想过来,士兵们在那里阻拦,所以争吵起来,见我们出来,老百姓扑通扑通都跪了下去。
  “发生了什么事?”我问一个护卫。
  “刚才,水里出来一只龙,让一些老百姓看到了,他们一传十十传百,都要过来看,不过有个是要杀这条龙,说是他吃了他们的儿子,有的要拜这条龙,说祈求风调雨顺。”
  我一听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得想个办法把这些老百姓忽悠走。不然这里就乱套了,于是就对他们喊:“乡亲们,七天后是十五,我们要开个法会,现在大家都回去,到时候各位在过来,有钱的带钱,没钱的带点土特产用来供神,保佑各位生活圆满娶妻生子,也保佑我们抓水鬼斩杀杨文定。”
  全场人一听,知道现在来早了,而且手里什么都没带,一个个就开始退场。
  我擦了一把脸上的汗,转身进屋。

  进了屋,大家就开始研究七天后举办法典的事,我对大家说那是我忽悠老百姓的,让他们退下。韩老道一听正色道:“赵帅,你现在可是代表皇上说话,说话就得算数,不然我们在这里就呆不下去了。”
  既然韩老道这么说,那就办吧,我就问他们:“七天之后真的是十五?”大家就说:“你既然说了七天之后是十五,那就得是十五,不是也得是!”
  “如果我没说呢?”
  “如果你没说,那就是十四。”
  我一听既然这样,差一天就差一天吧,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没有想到,从此中国的月亮都是十五不圆十六圆!
  我正跟他们白呼日期的事,忽然心血来潮,叫道:“大事不好!”我这一叫,把众人下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我也感到有些失态,忙说:“再过几天,兰贵妃就要生下一个男孩,他是未来的皇帝,我光顾打仗了,把这事忘了。”
  未来的皇帝出生,这可不是小事,大家被这突然的消息也给搞懵了,我喊来秋香和秋叶,让她们带上随从快马加鞭赶到枣庄,挑几件首饰赶紧上京城送礼,大家一听也赶紧凑份子,能给皇上送礼,那是长面子的事,只是他们是出家人,手里没有多少银子,东凑西凑,又从我这里借了一些,凑上一千两,写上名字,秋香领人赶紧走了。
  虽然银子不多,不过把咸丰乐够呛,这么多出家人来贺喜,说明他儿子将来是有大发展的人,于是在礼单上写下“江山与江湖同治”,等他死了他而是上位,就用了同治作为年号,那是后话,现在按下不表。
  这么一闹腾,我就没心情了让他们策划七天后的事,我跑到一边看夕阳。
    你道为啥,想家了,因为兰贵妃生下孩子,秋儿也快了,这让我不由的想起妈妈看相片的时候看她的孙子看的那么仔细,心说如果现在不是清朝多好,妈妈在身边不知道有多高兴。
  就这样慢慢的天黑了下来,秋菊秋梅和李中惠在我身后做保镖,不知道我想什么也不敢打扰,就这么一直跟在我的后面。
  话不多说,五天过去了,按照韩老道他们的布置,搭起了一个木头平台,然后开始布置道场,老百姓早就传开了有些游手好闲的就来到这里占位置,有的有信仰的就过来帮忙,于是就有小摊小贩过来兜售,不知不觉这里就成了赶大集的地方,多少年了一直打仗,忽然有这么一个大集,老百姓喜上眉梢,看他们高兴,我也高兴起来。
  只是我高兴的太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