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的前世来找我  作者:球塔球  分类:[鬼话]  
  跑了?我吃了一惊,按说还没有开打怎么就跑了,赶紧领部下过去查看,看看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计谋,别中了人家的骄兵之计。到了文艺原来扎营的地方一看,这个惨啊,好多帐篷都成了碎片,那些跑不动的伤兵就在地上躺着坐着,等我们过来收容,当然不仅仅有伤兵,还有受伤的马匹,至于尸体到处都是,留下的余火也没人管,就在那里冒烟,我一看赶紧救人救火,等到了营地的后面,一看文艺的粮草还在,一群官兵在那里把守,见我们过来,递上账簿,算是归了我们。因为我们都是清军,算不上投降,只能说是收容。
  等处置完毕了,我就发愁,现在的军粮太多了,没法处理,于是就把文艺的兵喊来,说你们愿意走的能拿走多少拿多少,结果一个都没有走的,你想那些伤兵往哪走?现在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到了哪里都没有饭吃,更不用说养伤了,在这里又有饭吃又能养伤,谁能走?
  我看吧也只好如此,把他们分在一个营,准备我们走的时候把他们留给薛定一作为护兵。
  
  不过这些士兵眼下还不能给薛定一,因为我们先要审问一番,要通过他们的嘴了解文艺的情况,了解庐州的情况,了解杨文定的情况。
  既然文艺走了,那我们还得回去继续攻打庐州城,等我们回去了,胡家二兄弟赶紧过来请安,说你们可回来了,再不回来我都没法打了,因为对方几乎就不跟我们打,只等我们进城了。
  我就纳闷,怎么不打了?
  等我围着城墙转了一圈,看出不少端倪,原来这守城的基本都是城里居住的士兵,或者是当地的老百姓,现在人家已经知道了打城的不是什么长毛,而是清军,而且是陆定一,这都是狗咬狗,当官的互相争夺权利,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谁也不肯卖力,更何况江中源刚刚到这里来上任,据说还没有得到皇上的同意,帮了江中源搞不好将来就是一个反叛的罪名,所以大家都躲的远远的,而这个江中源与陆定一不同,陆定一来了是减税,因为那时刚刚打完仗,总有一些市面关张,所以用减税的办法刺激他们开张。可是江中源来了就打仗,他需要钱,没钱士兵就不动,这钱哪来?从他自己兜里掏?那是不可能的,于是开始挨家挨户的收钱,这一对比,更没有人帮江中源了,甚至都在盼薛定一回来,所以这胡家二兄弟不会打仗了,本来想攻城,结果守城的士兵出来要当带路党,这可把胡家二兄弟愁得要死,见我们回来了,赶紧把令箭上缴。
  我们围住这庐州,这江中源就接到了消息,不过不仅仅接到了我们打跑文艺回来围城,也接到了另一个消息,就是他的三十万军队从江西风驰电掣般的赶来,估计再有三天就能到达城下,换句话说,只要他能坚持三天,胜利就是他的了。
  江中源收到了消息,我也收到了,那是曾国藩来的鸡毛信,信里说江中源的三十万大军要路过他的地盘,问我是截住还是放过去,我一看三十万,我的妈啊,张这么大也没有见过三十万人,现在要一起过来,有心让曾国藩截住,但是一想曾国藩要截住这三十万人马,估计自己也剩不了多少,此时的曾国藩满打满算也就二十万人,还是让他放过来吧,大不了我跑就是了。
  注意已定,就对左宗棠说:“算了,就不让曾帅为难了,放过来吧。”
  左宗棠一听一下子窜了起来:“赵帅,万万不可!”
  我叹了一口气说:“我也知道万万不可,但是曾帅只有二十万兵马,要拦住他们恐怕都得赔进去。”
  左宗棠扑通一下就跪了下去,把我下了一跳,连忙说:“左先生有话好好说,赶紧起来。”
  这左宗棠一把鼻涕一把泪就说开了,他这一说,让我感到这左宗棠的眼睛那可不是一般的亮,看的也不是一般的远,难怪他后来成了兰贵妃的红人。
  原来曾国藩最担心的到不是什么长毛,而是他的地盘被人家抢了,如果江中源把这三十万大军扎在庐州,那就没有曾国藩的地方了,论实力,曾国藩只能听他的,所以左宗棠不同意放过这三十万大军。
  “可是不放过打完了曾帅手里也没有兵了。”
  左宗棠说:“不然,如果赵帅你能在明天太阳落山前杀掉江中源,这些兵马必然是无头苍蝇,他们跟曾帅一样也是湖南兵,到时候曾帅手臂一挥,他们自然会投靠曾帅。”
  哦,原来如此!我眯缝眼开始盘算起来,心说这左宗棠真是厉害的角色,原以为我们是借曾国藩的光,现在看来其实是曾国藩派左宗棠指挥起我了,那我能同意吗?虽然说我跟这个朝代无所求,但是让我听曾国藩的替他卖命,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