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的前世来找我  作者:球塔球  分类:[鬼话]  
  队形排列好了,一看倒也不错,最前面一员大将,如果没猜错的话一定是领头的将军,后面两个军官,雁翅排开,倒也是训练有素的样子,一副正规军的派头。随后就是白天看到的那个骑兵小队,与我们白天看到的不同,这一次不但有弯刀,还有弓箭,典型的正规军骑兵配置。骑兵的后面有八十多人,全部是步兵,武器杂七杂八,却有乌合之众的感觉。
  我们看对方,对方也在看我们,我们看起来倒是彻头彻尾的乌合之众,二十多个财主的公子哥,骑在马上,后面跟十多个打杂的,打猎可以,打仗不行,跟正规军打仗更不行。
  但是那个将军可谓是久经沙场,一看这些人骑的马,那是他这辈子也没有见过的马,在看我们的刀,全部是制式武器,别人不知道,对于这个将军来说太熟悉,这些家伙多是用于执法。仅仅就马和刀,就可以断定这些人是极有背景的人。
  看罢多时,我喊了一嗓子:“对面是哪位将军?鄙人赵杰!”
  说吧一拱手,等对方回话。
  “啊,赵先生,鄙人婉凌云,六品顶戴。”
  六品的官,在京城比蚂蚁都多,但是到了这里,恐怕是最大的了,县太爷不过是九品而已。
  “六品的爷啊,怎么到这里来了?”我话有些讽刺,不过问题倒是我真想问的。
  婉六品一看六品的官阶没压住我,有些沉不住气了,但又搞不清我们的来历,不得不与我们周璇几句:“赵先生,我们是路过此地。”
  路过?我听明白了,是一伙逃兵。
  “婉将军,你们是往江南去还是离开江南?”
  这句话在他们听来简直就是骂他们,不过我倒是真心诚意的问,虽然他们是逃兵,可是也得归队啊。
  “婉将军,跟这个乌龟王八蛋费什么话!”
  骑兵小队里传来骂声,接着飞出一只冷箭,直奔我的哽嗓。
  
  有道是将军“不怕长枪就怕寸铁”,这里的寸铁就是指弓箭,这家伙让大将们防不胜防,更何况在黑夜里的一个屌丝的我。
  等我发现这支箭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当时心里一紧,暗道不好,耳廓中就听“啪”一声,箭被一枚暗器打落在地。
  这自然是秋香的杰作。
  “打得好!”对方阵前一声怪叫,又有四支雕翎飞了过来。
  “啪啪啪啪”四枚暗器打了过去,箭又被打落。这一次对阵一阵骚动。
  这一次,我也愤怒了,拔出火统朝天就是一枪,爆响之后我发狂吼道:“暗中下黑手,还算人吗?”
  火统一出,一下子镇住了对方,等我一出声,大家更集中精力听我说什么,哪知就这功夫,我阵一人从马上飞身而起,鬼魅一般扑向对方,说时迟那时快,只一个起落,就到了对方阵前,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黑影已经落回马上,象没事一样继续看阵。
  是秋儿。
  对方可是一阵大乱,刚才还在射冷箭的四个家伙已经死尸栽倒,哼都没哼一声。
  这种千军阵前直取大将项上人头的功夫只见传说,不料秋儿却展示了这个绝技。
  现在对方彻底明白了他们遇到的不是财主,而是劲敌。
  
  骑兵自然不干了,于是怂恿婉六品出兵,婉六品不肯,他们就争吵起来。
  我在本队暗自盘算,如果他们真的席卷而来,跟他们硬拼,输的一定是我们,所以我们只能退到村庄在各个房屋打巷战。只是如何打,我还不知道,按照我对他们的了解,一定不会分散开来各为战,而是会聚集在我这里,结果可能还是会被人家一锅端。
  但是婉六品坚持不出兵。
  从兵法上看,婉六品是对的,因为他的部队已经失去了先机,如果他像那将军那样上来就把我们围住,情况要好一些,现在我们进退自如,他已经失去了地利这个有利条件,而且天时人和也未必站在他这一边。
  他很清楚,我们是有背景的人,如果不能全部歼灭,跑了一个人,他们就会有灭顶之灾,而且搞不好是三族灭顶。
  当然,他还是低估了他的对手,如果灭族,那就不是三族,而是九族。
  既然没有把握,那就不要得罪了我们,最好能一走了之,所以他不可能同意骑兵的攻打我们的要求。
  既然婉六品不同意,骑兵也就不勉强,一踹脚蹬,跑了。
  我一看明白了,原来他们不是一伙的,是临时凑在一起的,看来他们是几股逃兵临时凑在一起组成的部队。
  看到这个戏剧的一面,我的怒火消失了,也感到了婉六品的难处。
  于是我对他道:“婉将军,你是辽宁人吧,我也是辽宁的。看你的姓氏,你应该是契丹完颜家族的后人,身体里可是流的高贵的血,怎么会落魄到这里?”
  几句话触动了婉六品的痛楚,他声音发颤的说道:“唉~说来话长啊。不知阁下是何方人士,怎么也会到此?”
  看来婉六品为人处世方面还是很老道的,如果我不说实话,今天还是很难收场。
  “我们是皇家侍卫,护送一人去江浙失陷区。”
  对方没反应,显然是非常的怀疑,这个时候还有人去长毛那里?
  我随手指了一个侍卫,让他脱掉上衣,于是,黄马褂露了出来。
  那是金黄色时皇家专用,常人绝对不敢穿着,所以婉六品一见黄马褂,不信也得信,立即下马口头,口称死罪。
  原来黄马褂在清的时候有两个作用,一个是相当于免死牌,不但免死,而且还免揍,因为黄马褂就是皇帝的衣服,那时讲究儒家的刑不上大夫,意思是大夫(相当于二品)以上官员犯罪,本身可以不受处罚,处罚的是他的衣服,比如把他的衣服脱下来用大棒打一顿衣服就当做处罚,衣服就相当于他本人了。
  那么皇帝的衣服呢?
  所以婉六品一看见黄马褂就立即下跪,行的是君臣之礼。
  黄马褂的第二个作用就是吃饭不给钱,这个就不用说了。
  婉六品一跪,后面的士兵释然也就跟着跪下。
  行礼之后,我们就成了一家人,婉六品过来不亲假亲,我们就跟着他们回到他们的驻地,算是大家聚集在一起。
  路上我就问婉六品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婉六品又是一声长叹。
  原来婉六品所在的绿营在安徽一代布防,奉命去湖北围剿洪秀全的长毛,他们的部队刚刚到营地驻扎,夜里就被长毛偷袭,他率领部下拼死抵抗,眼看稳住阵脚开始等待支援,那料大营的将军哈喇刺早就逃之夭夭,婉六品等待支援无望,只身逃走,路上有聚集了一批逃兵,就这样他们跌跌撞撞淘到这里,却跟我们撞上。
  我眼珠一转,对婉六品说:“婉将军,跟我们一起去江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