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的前世来找我  作者:球塔球  分类:[鬼话]  
  你看刘黑虎在上面,大家有些头疼,这陈四妹一上去,大家一看是一个二十七八的少妇,就来了精神头,就有一个小子色迷迷的上来,陈四妹一笑,说:“孩,你一个不够,怎么也得上来七八个才行。”那小子不知道深浅,对陈四妹说:“丫头,我都三十多了,你怎么干我叫孩?我一个人对付你绰绰有余。”
  陈四妹也不和他争辩,只说:“你听话就是。”
  还没等这小子说话,果然就上来七八个,这些人上来就把陈四妹围住,七嘴八舌的就没有好听的,这陈四妹也是百岁的人了,并不生气,问道:“你们都来了?”
  那些人一听:“啊,都来了,你打算怎么办吧。”
  “那就一起走吧。”说吧,从脖子后面拽出灵光宝剑,这天漆黑漆黑的,这灵光宝剑显得格外刺眼,有有见识的,马上就知道不好,就想回去,那哪来得及,陈四妹把宝剑迎风一晃,立马变成数把宝剑,奔这些人就去了,这灵光宝剑原本是用来对付玄界的精灵的,专门用来吸魂,现在用在凡人身上,可见陈四妹也是有意显摆,可怜这些人连鬼都没有做成,魂灵就被吸走,死尸栽倒。
  别人一看吓得魂不附体,这少妇杀人就像玩似的,说话之间就要了人命,可是陈四妹却没当回事,捡走这七八匹马拉到刘黑虎面前,刘黑虎脸红的就像猪肝似的,原本陈四妹也是可怜刘黑虎,可是刘黑虎却认为这陈四妹是当着大家的面有意给他难堪,心里对陈四妹就存下了一个解不开的结。不过这些时候刘黑虎也确实有些累了,心里不高兴,但是还是跟别人一起分了这些马,耀武扬威的骑了上去。
  这边分马,那边的人心里很不是个滋味,没想到人家的武将一个比一个厉害,现在先走又走不掉,打又打不过,有一种被猫戏耍的老鼠感觉。
  兵法云,穷寇勿追,这就是我犯了错,现在把人家堵死了,留给人家只有两条路,一条就是拼死,另一条就是投降。死拼不用说,这投降可不容易,需要给人家留一个面子,现在他们跟奔就找不到什么面子,所以也就只有一条路,与我们死拼。只见把将官把腰刀抽了出来,对他的部下说了几句最后的话,率领部队就冲了过来,死也要死的光荣,这些士兵还真不含糊,挺起刀枪奔了过来。直可惜,他们根本就闯不过由阴兵和树精组成的防线,不到一个时辰,对方一个活的士兵都没留下,全部阵亡!
  我得到结果,一屁股坐到地上,心里很不痛快,可是又不能跟别人说,因为这仗打的越来越失控,原来的想法就是找到杨文定把脑袋拧下来就行了,可是眼下杨文定文艺的影子都没看见,几万的清军已经被消灭了,回去怎么跟咸丰说!
  就这样有过了三天,到张举人母亲那里取各个武将的马匹物品的人回来了,大家看见自己的东西喜上眉梢,有说有笑的。这时探马来报,说文艺已经下令,把部队收缩了庐州,准备在庐州跟我们拼命,我一听那好,那我们就去庐州城。
  等我们到了庐州城下,韩老道他们也到了,我一看韩老道不错,这官兵治理的有模有样的,不错。
  大家汇齐了,我就把我的担忧说了出来,大家说这个好办,我们就说我们是太平军来攻打庐州,跟你无关就是了。我也没有什么主意,就对韩老道说,这攻打庐州的事就交给你了,我到幕后去。于是我们就开始准备,要一打庐州。
  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安徽就是这么个地方,山多地少,人民不化,不过庐州例外,庐州这个地方是个大平原,三面都很大的湖泊,有那么句话说,江南是鱼米之乡,这江南说的不是长江以南,而是江南省,也就是今天的安徽和江苏,到了顺治十八年才把江南省拆分成安徽省和江苏省,但是江南的风俗并没有改,庐州的百姓不喜欢打仗,到时很喜欢过安逸的日子,所以庐州号称省会,但是没有什么像样的城墙,一方面原来的江南省的建设重心在江苏,庐州那时还很不起眼,另一方面安徽建省,但是安徽穷,没钱搞基础建设,所以我们一到庐州城,马上就有能力把城池围上,第二天向城内发了劝降书,其实就是挑战书。
  守城的果然是文艺,此时的文强也跑到城里,这哥俩就写信,一方面向朝廷告急,请求援兵,同时也给李鸿章、雪焕和曾国藩写信,请求增援,结果是石沉大海,没有一个回信的,文艺一看明白了,现在大家都在看热闹,根本就没有人肯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