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的前世来找我  作者:球塔球  分类:[鬼话]  
  这个钓鱼莫名挨了一顿揍之后,我开始问话:“你为什么到这里钓鱼?”
  这个问题显然把这个钓鱼的问愣了,半天才说:“我就住在这附近,上有八十岁的瞎眼老娘,这不老娘说她想吃鱼了,我就赶紧过来钓鱼给老娘吃。”
  “胡说,这里荒郊野外的哪有人家,分明你是在狡辩,来啊,再给我打。”
  有时一顿狂殴,我从愤怒中冷静了下来,一摆手就说:“你说你住在附近,还有八十岁的瞎眼老娘,那你敢不敢领我们过去看看你是不是说了实话。”
  于是我们跟着他转过一个山沟,果然看见前面有三间小屋,屋子外面有个老太婆和一群小鸡,旁边还有一片菜地。老太太果然是个瞎子,听见脚步声凌乱,就问:“亮儿,是谁来了?”
  “娘,是路上遇见几位迷路的朋友,他们要过来讨碗水喝。”
  我一听这对白,眼泪刷的就流了下来,怎么,这让我想起我老娘了。
  走进一看,果然这个老太太白发苍苍,年纪不小,但是眼睛却是水灵灵的,看不出毛病,如果不是她两眼发直,还真看不出是个盲人,我心道,原来是个睁眼瞎。
  看来这个钓鱼的时候孝子,而且他去钓鱼的时候雨已经不下了,看来我们是冤枉了他,所以趁他老娘给我们烧水的时候,我赶紧掏出一大锭银子给那个钓鱼的,意思是做精神损失费,这钓鱼的还不想收,秋香一瞪眼,这位财乖乖收下。
  香就悄悄的对我说:“这个钓鱼的肯定有来历,你看他的官话说的多好,就是他老娘也说的那么好的官话,这绝对不是一般人家的母子。”我点了点头,就开始闲聊。
  原来这个钓鱼的姓张,年龄不到五十,是个道光时期的举人,因为与上司交恶,一直没有得到重用,长毛一过来,他们就逃到了深山,等长毛一走,他们又出来了,还发未损,结果被他的上司问了死罪,一家十余口被斩,只有他和他老娘逃了出来,他老娘因为悲伤过度双目失明。
  我听到这就问:“你得上司是谁?”
  “安徽太守杨文定。”
  “那你没有递状子为自己鸣冤?”
  “递状子有什么用,状子还不是到了军机处,到了那里就石沉大海。”
  我沉默起来,过了一会,秋梅就说:“张举人,你母亲的眼睛是换了火疾,这一路上我看见地上长着几味草药,估摸着能只好你母亲的眼睛,如果你信得着我们,我就摘了那些草药煮一锅药水给你母亲洗洗眼睛如何?”
  那哪有不同意的道理,我知道这洗药水是假,秋梅这是觉得白白揍了人家心里过意不去,这才打算动用自己的内力治病,当下我也不阻拦,就看秋梅治病,结果不到两柱香的时间,老太太的眼睛果然好了,可把这娘俩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自然要杀鸡留我们吃饭,这娘俩心意太诚实了,尽管我们一直想走,也不得不留下来吃他们这顿鸡。
  一边吃这老太太就问他儿子浑身上下怎么了,张举人不好意思说,我可不能不说,于是酒把经过说了,这娘俩还真大度,并没有怪罪我们,张举人听完,一边沉思一边说:“以老朽看来,你们那些人并没有死。”
  张举人一说这话,我一下子就蹦了起来,连忙要下跪,张举人哪能让我跪下,一边搀扶一边说:“你看看那个小湖,哪能容得下这么多人和水鬼,如果他们真的死在湖里,早就能看见他们飘起来了。”
  我心里暗道。姜还是老的辣,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那他们能到哪里去呢?”
  “你看见这湖的两头都河流了吗?你可知道这河流直通到什么地方?”
  “到什么地方?”
  “到庐江啊。”
  “那就是说这小河直通庐州?”
  “是呀,当初我们就是从这条小河逃到这里的。”
  我沉默了。
  张举人见我没说话,就问:“你们是不是得罪了杨文定?”
  “何以见得?”
  “这水鬼就是杨文定养的!”
  “他养水鬼?”
  “开始的时候,他没有养水鬼,只是这家伙来了之后盘剥百姓,结果总有被逼跳河的,这水鬼就越来越多,于是就有水鬼找机会要害杨文定,这杨文定不知道跟谁学的,也会一些法术,他就要把庐江改道,这些水鬼听说吓的要命,没有水,他们也就完了,于是双方谈妥,每年他们帮杨文定做一批案子赚得金银,杨文定做法给他们阳寿让他们出来玩玩。就这样杨文定算是养了他们,同时上报朝廷,说是训练了一支水军,骗了不少银两,同时也在庐州劫杀不少商船,发了不义之财。”
  “啪~”我重重一拍桌子,就把我们来的意图说给张举人,然后对张举人说:“你也别在这里蜗居了,跟我走,我们一起为安徽除掉这个恶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