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的前世来找我  作者:球塔球  分类:[鬼话]  
  这个时候,田中又出来了,用非常地道的北京土话对那些人说:“各位就别装了,难道还有不认识田某人的吗?”
  果然他们认识,我们把刀往下一垂,等他们说完。
  但是我们失望了,鬼头刀们根本就没打算说话,只是我们是骑马的,他们是步下,所以不便直接砍过来,他们在等我们过去,然后直接砍断马脚,这是步兵对付骑兵常用的招数,他们手拿鬼头刀的目的也是如此。
  不过我们现在清楚了,既然田中用北京话跟他们说,他们的上司一定北京的,而且与田中很熟悉,那就只有一个人了。田中很聪明,没有直接说,算是对得起他的前主人了。
  既然话没的说,那就再举起刀,往前冲吧。
  果然,我们高举大刀,大喝一声,拨转马头往后就跑,田中一瞧要把他自己留在这里,来了一招穿天猴,直接蹦到我的马上,我们俩个人一匹马,整个大队就撤了下去。
  对于危险,侍卫们的估计总是不错的,那毕竟是他们的专业,而且他们的专长也不是群殴,而是护送主子逃跑。大道上只剩下鬼头刀们骂娘了。
  
  当然,我们是撤退,不是逃跑,毕竟那些鬼头刀都是两条腿,追不上四条腿,所以我们撤的有条不紊,路上也不影响盘问田中,到了这个时候,田中也不隐瞒,我们一提话头,他就哇啦哇啦的说了起来。
  原来他到肃顺那里,原意是拉拢肃顺,在军机处找个代理人,而肃顺显然在外交政治上是个白痴,有一种天然的自我强大唯我独尊的思维,对世界的认识让田中哭笑不得,而肃顺周围的幕僚也各个排外,认为中国儒家天下第一,西洋东洋的先进技术只是淫虫小计,一盆狗血就能全部破解。
  田中在那里没有朋友,又争取不到肃顺,就打算争取恭亲王,因为恭亲王刚刚就任总理(咸丰早起期的总理仅相当于外交部部长,跟今天的总理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的),所以他打算转投恭亲王也是顺理成章。
  那个时候做幕僚基本都不是毛遂自荐的,需要有推荐人,有担保的意思,也有师承的意思。
  田中找不到门路,听说肃顺收留一个人与我作对,目的是为了对付恭亲王,他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打算向我出卖铁掌春刺杀我的情报博取我的信任进而取得接近恭亲王的机会。
  跟我几次聊天后,发现我的地理知识科技知识远远超过其他人,而且对儒家并不以为然,于是就要交个朋友不仅赠枪,而且连自己是日本人的事都说了,结果发现我对日本人极为反感。
  对于茶棚的事,他因为认出那些人是肃顺的人,知道茶里一定有文章,所以就下车查看,当他刚刚发现线索,那几个人就拆了茶棚破坏了现场。
  说道这,田中就不往下说了,我也知道问也问不出什么,但是有一点也清楚了,田中会骑马,不用准备马车。
  下一步该怎么走?想要我们命的人会想尽办法追杀我们,防不胜防啊。
  
  马背上我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大家莫名其妙的,我勒住马对大家说:“我们是准备冲进长毛老巢在冲出来的队伍,怎么被三十多人就拦住了,还没有交手就吓跑了?”
  我这么一说,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由得也笑了起来。大家都是按照平时训练形成的条件反射去打仗,全然忘了自己的目的。看来本军无大将不行,以前是我不经意间充当了大将的角色。
  我知道冷兵器时代大将先挑战的做法已经落伍,面对已经开始的热兵器作战,还需要新的作战模式。
  于是我对大家如此如此做了布置,大家又拨转马头,开始往前走去,准备杀个回马枪。我们走的慢,探马却飞似的跑了,不一会探马回报,那些人还在原来的位置上,但是没有任何防备,坐在大道上眉飞色舞,估计在拿我们当笑资讨论。
  我按照事先的约定打了一个合围的收拾,大家下了马,一半人溜进旁边的青纱帐,另一半则原地休息,田中掏出大怀表在那里看时间。
  等了一刻钟,田中留下看马,其余人跟我向前摸去,自然是侍卫们在前,我和美女们在后。
  一会儿的功夫他们也发现我们,提起鬼头刀冲了过来。
  但是这一次不是前一次了,那一次我们在马上用短兵器没有任何的准备,这一次我们也是步下而且有了准备,所以仅一个照面,他们就躺下五个,各个都是致命伤。
  对方显然也是训练有素,退下去稍微整合,马上形成一个三角队形,由一个将官领头,其余人扇形展开,开始第二次冲锋。
  我们开始摆的是矩形阵型,也就是常说的一字长蛇阵,这个阵型被人家的第一次冲锋基本被冲乱,由于没有将官指挥,所以也没有恢复。而对方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排出了三角队形,这个三角的尖一旦插进我们的队形,我们就会被分割切断,我们这个长蛇就成了断了七寸的死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