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的前世来找我  作者:球塔球  分类:[鬼话]  
  耗子心里琢磨,估计此时的曾国藩也应该料定他们一百多树精绝对不会打回去,曾国藩能杀回马枪,我们怎么就不能?想到这就下令回去也要杀个回马枪。
  要知道当年耗子也是军伍出身,职位相当于今天的参谋长,排兵布阵并不是外行。他把树精们分散开成一字长蛇阵,横着就向曾国藩的营地推进。
  曾国藩还真的没想到这一百多人敢在大白天公然向他们发动攻击,除了几个哨兵外,就剩下一群火头兵在埋锅造饭,其余人都解盔卸甲埋头大睡,一宿没睡还来回跑了四十里,当然疲倦要休息了,眼见树精们推了过来,竟没人准备应战,等树精把棒子轮起来了,大家才知道这帮家伙又回来了。
  树精回来了,曾国藩在想组织部队防御已经组织不起来了,此时的曾国藩的军队,将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将,更重要的是树精接触到曾国藩的军队并不急于攻打进去,而是始终在外围殴打他的士兵,有些偏将想上前来个单打独斗,可是树精们不给这个机会,一棒子拍下,连人带马一起被拍死。就就这样转眼之间,两千人就被打死,这个时候的曾国藩才把队伍整理好,也排出长蛇阵拦住树精。
  
  如果问,大象最怕什么,很多人都会回答是耗子。曾国藩几万人的队伍排列整齐,面对一百人的树精,真有大象面对耗子的架势,看起来气势汹汹,其实是外强中干。耗子蹲在一个树精的头顶上,心中不禁叫好:“曾老儿,你也有今天,你这样把全部的兵马集中起来,不就是让我一次摧毁吗?真是天助我也!”
  于是耗子开始做法,不一会,曾国藩的一个管粮草的校官跑了过来,对曾国藩报告说,粮草有看不见了。曾国藩一声冷笑:“对面的也就这点能耐,就会用障眼法。”
  “对面?”校官听了有些纳闷。
  “是呀,是对面,你是不是瞎了,没看见对面有一百多瞎子吗?”曾国藩有些讥讽的说,他到不是讥讽那个校官,而是瞧不上对面的树精。
  “大帅,我可能是瞎了,我怎么就没看见对面有人呢?”校官说。
  曾国藩扭头一看,对面果然不见了人影,这时就听一个尖细的声音喊道:“大家注意看啊,你们大帅的帅旗左面第三个绿色的将旗,我们开始打了。”
  声音显然是耗子喊的,大家还没听清楚怎么回事,就看那面大旗下,也不知道哪来的力量,就像一群看不见的木棍砸下来一样,那些人突然脑浆崩裂,霎时间就躺下十多个人,大家一看吓了一跳,不用解释,一定是那些用了障眼法把自己隐藏起来的瞎发动的攻击。
  正当大家惊魂未定的时候,耗子又喊道:“你们在看帅旗的右侧第三面黄色的将旗,我们开始进攻了。”
  大家这回听清楚了,立马扭头观瞧,果然那里又是被一群看不见的瞎子们一顿棒子,立马又躺下十多个。
  接着耗子有可是喊了起来:“你们在看帅旗下的曾老儿,我们这回可要打他了。”
  这一次大家听的真真的,还没等曾国藩反应过来,他的随从——也就是他的警卫马上把他裹到自己的马上放开马就往后面跑,他这一跑,帅旗得跟着,帅旗一跑,几万人就都跟着往后跑,这一下就乱了套,谁也不顾谁的死活,拼命的跑了下去,大家都知道,大帅都逃跑了,谁在这里就是等死。
  可是逃跑的路太窄了,根本就容不下几万人同时逃跑,于是曾国藩的部队漫山遍野,耗子指挥树精们一顿乱砸,很快就看不见了曾国藩队伍的人影,耗子喊回了树精,长出了一口气,这些军需粮草又夺了回来。
  跑出二十里,见后面没有追兵,曾国藩不跑了,赶紧收拢部队,几个时辰下来,部队收拢完毕,一清点,又死了二千多。曾国藩气的胡子直蹦,可是没有办法,现在不要说粮草,就是做饭的锅都没有了,败得这个惨。曾国藩有心在打回去,心里有些胆怯,摸不清楚对方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有心撤回去,心里有十分的不甘,就在这时,又上来了一直部队,这只部队大约二千人,是给曾国藩送粮草的,有个谋士带队,在这里遇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