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的前世来找我  作者:球塔球  分类:[鬼话]  
  是夜无话,第二天在保定买了十匹红绸子,有买了道服香烛,然后出城寻找作法的法场。我心里很清楚,用丝绸跟这把刀摩擦会产生远远比空气摩擦更加强大的静电,这个在高中的时候老师就给我们做过类似的实验,只是在这里跟他们解释不通,而且我也不想解释,既然我已经被神话了,那我就开始装神了。
  我要的法场很简单,要一个空旷干燥的场所,和一个干燥枯死的树干就可以了。
  最终,我相中了一个村庄的打麦场,这里是这些农民晾晒麦子的地方,现在不是麦收的季节,所以这里空旷而又干燥,最理想的还有一颗马上就要枯死的大树。我们找到了保长,说明了来意,银子往面前一堆,保长马上眉开眼笑的答应了。
  我们马上动手,,用大红绸子把大树裹了起来,庄子周围的人听说有神要在这里为一把刀作法,都过来看热闹,更霎时间就把打麦场围了水泄不通。
  天渐渐的黑了起来,我们一行在打麦场排好,我也穿好道袍,戴好甲马,点燃了香烛。然后我开始念念有词,说一些连我自己都不懂的话,抽出了那把石头刀。
  刀还是那把到,抽出来嗡嗡作响,只是我已经不再神话它,所以只是感觉他在响,却没有什么情感在里面,我一看还行,果然是我想象的样子,于是我就开始拿着刀围绕大树转。别人看我是在作法,我自己知道我是在用刀和裹在大树上的丝绸摩擦。
  果然,刀开始颤抖起来,如果不知道它的原理,还以为它是激动了,其实就是静电积累的多了,还是与周围产生了作用力。我一看有门,就更快的转了起来。
  很快,刀开始产生了火花,火花开始的时候是打向了树干,接着开始开始打向大地,周围的人一阵喧腾,接着就肃静起来,我也没有别的心思,就是要尽量的快旋转,把更多的静电聚集到刀上。
  刀的颤抖越来越激烈,最终到了我快要拿不住的时候,我把刀朝天一举,原本要宣布刀已经复活,哪知突然一个闷雷炸起,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可怜的我假发烧没有了,道袍也少没有了,就剩下烧的黑乎乎的赤裸的身体如同木鸡一样站在那里,只有受了刺激而勃起的小鸡鸡在那里颤动,证明我还活着。
  当我缓过来的时候,看见周围的人都齐刷刷的跪在地上,于是我赶紧把刀插入刀鞘,捂住羞处,对大家说:“都起来吧。”
  我谢绝我保长的一再挽留,让大家骑上马赶回保定府,因为我知道,如果在这里停留,一定会有很多人要我捉神抓鬼,我那里会这些,见好就收,赶紧走。不然就会露馅。
  走在路上,我已经注意到秋儿的变化,此时的秋儿已经相信了那些神话,对我已经没有了冷傲,而是小心翼翼起来,说话的时候也开始齐眉顺目,其它的人更是把腰弯的低低的。更让我发笑的是,那些人的金龙刀的刀柄上都缠上了从树上扯下来的红绸子。只是我没有想到,从此以后,中国的大砍刀刀柄都要缠上一块红布,流传到今天。
  城是回不去的,原来咸丰的时代,各地早已不平静,城门只有白天开放,现在是黑夜,我们根本就进不了城,于是我们找了一个避风的地方,点起几堆篝火,大家在一起唱歌跳舞闲聊。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那个日本人,估计那个日本人一定是怀抱没人睡在客店的大床上。妈的。
  那时的大清对日本人还没有太多的反感,甚至后来的光绪皇帝还要日本人来帮助他改革朝政。至于秋儿他们更是连日本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想起那个日本人,就问秋儿是不是知道他为什么要去福建,不料秋儿回答的竟然干干脆脆:“他不是要到福建,是想刺探长毛的情报。”
  我默然了,因为我只是对日本人反感而已,竟没有想到这一层。可是看起来秋儿一行不但清楚知道田中的目的,而且还很乐意帮忙,这让我十分的不解,秋儿看我茫然的样子,就说:“其实我们早就想去看看长毛,也想了解他们的情报,现在有田中引路,正好。”
  “这是谁的意思?”
  沉默了好一阵,秋儿才轻轻的说:“恭亲王。”
  我视乎明白了什么,秋儿对恭亲王虽然没有说过什么不好听的话,但是我能感到她对恭亲王反感。其实我并不知道,原本护送田中是我的意思,却被秋儿理解为恭亲王的意思,只是这次路程跟他们的想法一致,所以很高兴的答应了,但是对恭亲王的反感一点没有消失,至于对田中的洞察,自然不是秋儿能察觉到的,我现在感觉到,在我们这只队伍的后面,除了肃顺,还有几双眼睛在盯着,而且他们跟秋儿还有足够的沟通,只是这些我不知道而已。
  我本来就是一个被利用棋子。
  天亮了,一行人进了开封府,不用说,开始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