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的前世来找我  作者:球塔球  分类:[鬼话]  
  那武将到了树精的近旁还问树精姓什么叫什么,那树精也没有理他,估计它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轮起棍子往下就砸,这武将也不含糊,躲都没想躲,轮起狼牙棒横着就奔树精的腰砸来。估计这武将也是艺高人胆大,知道狼牙棒的速度比这个棍棒快,所以想只要我先砸到这个家伙的腰上,保证他筋断骨折,这个棒子还不知道落在那里,所以他把力气都集中到他的狼牙棒上,耳廓中就听“啪”一声,狼牙棒不偏不倚,正好砸到树精的腰上,可是这树精就像没感觉似的,继续往下砸他的棍棒,那武将就是一愣,还就在这一瞬间,树精的棍棒到了,就听”啪的一声,那枣红马的脊梁骨当时就断了,“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死了,有看官问了,你说马干什么,怎么不说武将?那武将已经看不见了直接就被拍到马肚子里成了肉饼。
  
  大家一看下了一跳,不到一招这人就没了,不过也有不服气的,长毛那里又飞出两员大将,因为距离远,所以这二位没看清是怎么败的,只道是是技不如人,于是这二位一起出马。
  等到了近前,这二位跳下马来,摆刀就剁。原来这二位也是步下将军,不能骑马作战,至于骑马过来,那纯粹是在摆谱,待遇嘛,必须享受的。
  等这二位分站左右一交手,发现问题了,左边这位就发现树精是个白眼仁,是个瞎子,连忙站定不动,等待好的时机,树精果然失去了目标,就奔右面的那位去了,右面那位一看这种情况,心里也猜出八九不离十,等树精转过来一看,果然是个瞎子,于是也站定不动,这树精找不到目标无法发力,也站住不动,等这二位坚持不住动了起来再拍死他,而这二位都等对方先动,树精拍对方的时候,自己从树精的后背下手,所以谁都不动。
  可就在这个时候,就看长毛的后队乱套了,顺耳一听,原来在他们的后方来了一股清军,已经打了过来,此时的长毛武将都在我这个方向,后方一受到攻击无人组织抵抗,霎时间乱了起来。
  这是谁呢?该不会是个圈套吧。
  
  大家一看下了一跳,不到一招这人就没了,不过也有不服气的,长毛那里又飞出两员大将,因为距离远,所以这二位没看清是怎么败的,只道是是技不如人,于是这二位一起出马。
  等到了近前,这二位跳下马来,摆刀就剁。原来这二位也是步下将军,不能骑马作战,至于骑马过来,那纯粹是在摆谱,待遇嘛,必须享受的。
  等这二位分站左右一交手,发现问题了,左边这位就发现树精是个白眼仁,是个瞎子,连忙站定不动,等待好的时机,树精果然失去了目标,就奔右面的那位去了,右面那位一看这种情况,心里也猜出八九不离十,等树精转过来一看,果然是个瞎子,于是也站定不动,这树精找不到目标无法发力,也站住不动,等这二位坚持不住动了起来再拍死他,而这二位都等对方先动,树精拍对方的时候,自己从树精的后背下手,所以谁都不动。
  可就在这个时候,就看长毛的后队乱套了,顺耳一听,原来在他们的后方来了一股清军,已经打了过来,此时的长毛武将都在我这个方向,后方一受到攻击无人组织抵抗,霎时间乱了起来。
  这是谁呢?该不会是个圈套吧。
  
  我连忙站到马背上,拉起独眼龙就看,不看怀着罢了,这一看不由的吃了两惊。
  这第一惊是惊方大夫,这位果然是高人,原来以为他整个星宿无非就是打个强心剂,在最后的关头用神来凝聚一下人心,因为他说的星宿有一少半的人不在,这摆什么十八星宿啊,那成想来的正是那些人,头一位就是红金刚,然后就是白金刚她的老公,原来星宿里还有一个薛定一,我还纳闷,这个来镀金的官二代还能破阵?没想到他竟然在第三位,如果不是薛定一的马不行,搞不好他该就是头一位了。
  这第二惊,是这些人原来是留守看护大本营的,当时说的明白,无论如何他们也不能过来,他们这一过来,我的心忽悠一下,是不是老窝被长毛抄了。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趁长毛没搞明白怎么回事,赶紧调整进攻路线,不再突围了,而是与红金刚薛定一他们汇合,于是下令开始发动总攻,张红芳手一抖,这雷就打下来了,然后一百和尚一边念经一边就上去了。和尚一念经,树精们都躲了,所以让他们打后阵,大家个拿兵刃一声怒吼就冲了上去,长毛们被前后夹击连忙退后,让出了大道,自己组成一个圆形阵势,开始防守。
  等我见了薛定一一问,才知道老窝也发生了不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