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的前世来找我  作者:球塔球  分类:[鬼话]  
  战场上发生这么大的变故,赛李逵的精神就有点溜号,动作就稍缓了一点,就这么一点的缓慢,马上被洋鬼子抓住,两条链锤齐刷刷的缠到两把板斧上,这二位也想较力,那知赛李逵的力气也不小,硬是没有较动。另外两个洋鬼子就过来帮忙,四把链锤缠住两把斧头上,还是没有让赛李逵脱手。我一看这赛李逵真是中国的大力士,四个洋力士硬是没有摆平他,不过那没关系,再上几个洋鬼子就是了。还没等我说话,捡便宜的主来了,方大夫溜溜达达的就上了战场,走到赛李逵面前伸出手指就要点他的穴道,这要是点上,赛李逵不死也得残废,赛李逵知道厉害,双手一松,放了板斧,自己跳出圈外,脚下也不停留,带领他的人走了。
  此时就听对面一声炮响,攻阵正式拉开帷幕。
  我顺着炮响的方向一看,眼见一里地开外,有一面小白旗,在那里摇摇晃晃,白旗的四周站着四位武将。因为方大夫事先给我讲解过,所以我知道白旗就是这个阵的阵眼,四位武将就是护法。
  如果不是用阵赌输赢,那阵眼就不是白旗,通常的情况就是一员猛将。
  我一瞧挺平坦的大道直通白旗那里,丝毫看不出哪里有什么危险,一里地而已,一会儿就能走到,难道这也是什么阵?还没等我想完,只见不远处从地上站起几个人来,开始点火。原来这里布下了不少的用来点燃篝火的木堆,木堆不大,所以我没有注意,估计每个木堆后面都有几个士兵来点燃篝火。
  这篝火一点燃,就升起一股黑烟,我一看明白了,这是在放毒,按照方大夫的说法,这黑烟就是所谓的瘴气,当然诸葛亮七擒孟获的时候没少在瘴气上吃亏。
  只是今天领队的不是诸葛亮,而是我。我一摆手,旁边的司令官就开始摇动手里的小旗。那个时候的司令官不是什么官员,就是一个小兵,相当于今天的通讯兵。这小旗的意思是告诉整个部队开始转移,转移到哪里?当然是上风的方向。这瘴气是顺着风跑,我们到了上风口,瘴气对我们就不起什么作用。
  可是点燃的火堆越来越多,想去上风口,门都没有,眼见这黑烟就过来了,只见千总王成脱掉盔甲,里面是早已穿好的道袍,然后手提青锋剑,走起八卦步,口中念念有词。
  就看平地起了狂风,吹起地面上的土石就向长毛的方向刮去,这风也是黑风,里面好似还有鬼魂,鬼哭狼嚎的,这在道家那里被称为阴风,这风刮起来天地可就一片昏暗,别说什么瘴气,就是小一点的石头也无法在阵地上停留,至于那些用来点篝火的木堆,早就被吹的没影了。
  一看瘴气被刮的无影无踪了,我来了精神,又用手往前一摆,司令官开始摇晃小旗,整个部队排成纵队向小白旗的方向不紧不慢的推了过去。
  到底是正规军,不象我们开始时候几个百总在一起的乌合之众。这些部队排列整齐,谁也不说话,只听见风声和整齐的脚步声。我们是顺风,长毛们是逆风,你看我们乘风势耀武扬威,长毛们可惨了,那风吹得别说是睁眼睛,连站都站不住,更要命的是王成不仅仅祭起狂风,还驾驭地上的石头,把长毛们打的鼻青脸肿,趴在地上不敢抬头。别说是士兵,就是赛李逵也躲在坑里瑟瑟发抖,直到几把弯刀架到脖子上还在在不停的抖动。这个时候的赛李逵无话可说,只得乖乖投降。
  按下赛李逵领着降兵到我的营地缴械不说,单说我们拔下小旗,一切都恢复平静,抬头一看,不由的喝了一声:“好干净的水!”
  原来眼前是一块洼地,里面有淤积了不少的水,形成了一个小湖。这湖水不深,非常的透彻,一眼望去就能看见湖底。
  在湖的中央,立着一个女人,一看夲露瓦块的,就是南洋的人,旁边站着四位女人,长相差不多,也是南洋人。在她们的脚底下,一面小旗插在湖底。
  我一看明白了,这是有到了一阵。
  一看到了这么清澈的湖水,就有想在湖边洗把脸的,刚才的风太大了,刮的满脸都是土,有人想洗就有扇嘴巴的,一边打一边骂:“都说了这里水里有毒你他妈的还要洗脸,真他妈的不要命了。”
  听话的就不洗了,不听话的就当做没听见,捧起一把水就洗。还没等洗完,就觉得手和脸刀扎火燎一般,一看自己的手,肉已经没了,就剩下骨头了,还黑黑的,一看就不是一般的毒。旁边人一看,抽出弯刀就将这些人的人头砍下,一方面不让他们继续遭罪,另一方面怕这些毒性传染。
  就在这时,对面的那个女的乐了,用生硬的汉语说话了,意思是说这些水够化掉几万人的,有种的就过来。
  大家都有种,但是大家都不过去,眼睛齐刷刷的看我,此时的我心里的草泥马早就跑光了,就剩下无奈了。还好,我来的时候已经做了准备。因为按照方大夫的说法,这个阵有用水的,我们就准备了打水阵的装备,你道是什么,原来是避水丹。你还记得吧,有一次在保定,北海龙王给了我们每人一颗珠子,我们没事的时候就拿出来玩,发现这玩意能避水,珠子周围几步之内所有的水都会被挤走,一滴不剩,所以知道这玩意就是避水丹。
  于是我和四大美女口含避水丹,开始往水边摸去,果然在距离我们几步远的地方水纷纷退去,只留下湖底的沙子,非常的干燥,看来这水避的相当的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