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我的前世来找我  作者:球塔球  分类:[鬼话]  
  我看见有烟进来,又是羞愧又是害怕,羞愧的事当初我怎么就没有想到用烟把那几个长毛熏出来?害怕的是过了一阵子我们坚持不住怎么办?出去一个就会被砍一个,无论出不出去,死的都够窝囊。
  我们真的就这样死了?我心里开始发堵。
  我这一闹心,耳边就听“嗡”的一阵细响,一只绿豆蝇飞了出来,在我面前转了两圈飞走了,不一会,绿豆蝇又飞了回来,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似乎让我跟它走。我知道这个绿豆蝇就是我的蛊,它让我走,是不是找到了逃出去的路?
  于是我站了起来,跟绿豆蝇走。
  根本就没有新发现的路,还是那条小径,我刚要进入,秋梅看出门道了,一个健步抢在我的前面,我心里好一阵感动,秋梅这是把死留给了自己,把生让给了我。
  就这样我们几个探头探脑的走了出来,没有人暗害我们,那几个守在小径旁边煽风点火的长毛已经七窍流血,倒地身亡。一看到这,我们大刀一轮,来了精神,就要找长毛拼命,一看周围有不少七窍流血的死长毛,没有一个活的,活的长毛在不远处正在与树精苦战,耗子这个时候正现在一个树精上面声嘶力竭的喊叫指挥,把已经打乱的树精收拢回来向我们靠近。
  不用说,是绿豆蝇对我们附近的长毛施了蛊放了毒。
  等我们都出来的时候,树精们也基本都回笼过来,这一下局势又发生了变化,基本打成了平局。长毛稍微退了一下,脱离了战斗,我知道他们又开始想新的办法。
  
  我总感觉我犯了一个错误,却不知道错在什么地方,趁战斗间隙,开始整理思绪。
  我没有一刀杀了那只公鸡,我还在这里,目的就是把长毛的大将们吸引过来在这里歼灭,攻打李中惠的布阵打好基础,这个目的现在看来是达到了,可是现在好像是他们在消灭我们,而不是我在消灭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呢?想来想去,有点想明白了,我没有掌握战场的主动权,每一次都是人家有条不紊的打我们,我们在仓促应战。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主动的打他们一次。
  我把大家喊到一起,对大家说,现在长毛的头领们一定集中在一起商量下一步的动作,趁他们集中,我们悄悄的围住他们,争取把他们都干掉。
  大家听完,也没有什么态度,我就让耗子找出他们开会的地点,大刀队和弓箭手组成暗杀队,准备搞暗杀。
  他们开会的地点很好找,看哪里的旗子多旗子大,那里就是大官的地方,开会一定在大官那里开。耗子过去核实完毕,暗杀队就开始出发。
  这事我肯定会去凑热闹,加我一起不到二十人,悄悄的就溜了过去。长毛们都东倒西歪的休息毕竟他们是赶过来增援,一路上不是爬山就是涉水,一点都没休息,直接就与我们厮杀,所以累是很正常的。只有几个哨兵有一眼没一眼的在看我们的方向。山林挡住了我们的视线,也挡住了他们的视线,以至于我们都靠的很近,他们也没有发现。
  但是想不被发现那是不可能的,就在我们到了他们鼻子底下的时候,他们发现了我们,短兵相接,大刀队的手枪一阵乱响,长毛们没有靠上来,我们趁机冲到了一个大帐篷前,那里就是长毛在开会的地方。
  枪响了,他们听见了,但是并不在意,他们以为我们是闯连营回去报信搬救兵的,没想到我们却冲他们过去了,等感觉到不好的时候,我们已经到了眼前。长毛们从帐篷里往外一冲,弓箭手的小张机就发射了。
  小张机,就是两个巴掌大小的弩箭,能打十多步远,虽然可以连发,但是威力并不大,只是这些小张机的箭头都是经过剧毒药水的浸泡,见血封喉,所以这些军官们可就吃了亏,霎时间一半的人就躺在地上死了,其他军官一看不好,赶紧往后撤,打算撤出小张机的射程,但是那些弓箭手就是把他们贴住,结果又死了不少。
  有看官可能就问了,那些武将怎么不冲上来?原因很简单,他们手里没有武器,开会的时候,武器都要上交统一保管就怕开会争吵起来互相砍杀。没有武器,这些武将不敢徒手上来,结果被我们追着打。当然这些只是一瞬间的事,很快长毛的卫戍部队就上来了,我一看见好就收,一摆手,又杀了一条血路撤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