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剖析国有银行基层经营,管窥中国金融乱象  作者:螺蛳及顶伟大少  分类:[商战]  
谨以此文献给银行业各层级做牛作马的兄弟姐妹们,是你们的辛劳、善良与隐忍换来了高贵者狂欢的盛宴。
今天又是一个旺季末,又是兄弟姐妹们含辛茹苦疯狂卖笑的一天,又是兄弟姐妹们忍辱期盼合法经营能挺起胸膛为人民服务的一天。
乘两//会胜利闭幕的东风,各行各业都在两//会精神的指引下继续发展不断前进。天涯上似乎少有剖析国有银行经营现象的,本大少审计学爱好者,忧羊亡而不知补牢,虑蚁穴而致堤溃,剖析事实,理性探讨,请勿跨省。以某大型国有银行市级分行近几年的经营为调研样本,管窥中国金融乱象。纯作理论交流,现象也许只有偶然性不具普遍性,但在国有大型商业银行统一法人体制下至少在省级一级分行辖管里,区域性经营机构的经营状况还是值得反思的。
和尚皈依都受戒律,古时每受一戒头顶必烙一戒疤,猪悟能受八戒是否在斗大的猪头上烙了八个疤吴老夫子没有交代,但某钱庄雇员号称有二百余禁令是谓人受具足二百余戒,人人也该是烙了满头的戒疤了,头顶如此近三百疤能否防得了脚底流脓呢?
奇闻共赏,若银行业真是非乱不能发展非黑不能生存,各位看官交流多跟贴多的话,本大少还将陆续推出“银行基层机构主要指标提升捷径攻略”、“银行各岗位外快捞钱秘籍”、“银行基层经营事故的隐秘处理及善后”、“反监管反审计答问”、“企业贷款与银行审贷各环节博弈技巧”、“银行各层级虚增业绩增加绩效工资技术解密”“国有银行虚造业绩获取高额职务收入的法律问题探讨”系列等,欢迎银行业同仁交流经验,跟贴,完稿后当即奉上,共同提高收入共同规避风险。
齐鲁银行大案、#行扬州大案共同揭示的就是案件本身没有任何一点高技术高智商的含量,一切乱象本源于动机和胆略,一切乱象与银行“一把手”文化中爬的更高、拿的更多、多拿快升的精髓相关。


  财务管理之成本及利润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列位看官稍息,先谈野史:古清江浦,舍舟登陆南船北马之漕运要地,商贸发达,旧为河道总督驻节之地,向东咫尺为漕运总督部院衙门,历代银两宽松,迎来送往,拉帮结党,奢靡成风,本朝开国元勋少小离家,神仙境界,故一品丞相终身两袖清风也。
  地方志载,大清朝地方治河官吏上下贪墨,钱粮师爷常用的招术就是车马费中的草料费,原因是草料被骡马吃了,无从查实,一是各骡马食量有异油耗不同二是骡马不通人话里程总数查无实据,总不能为难审计主薄们从骡马拉粪的多寡去推断吃下的草料数量吧,再说总有细心的弼马温诚恳地列举宝马爱骡的食量之大日行一千一百一十一里一丈余夜以继日而不歇,且有行程台帐及草料出入库登记为证,主簿自然会心一笑哪怕帐本墨迹全新非吾尽职之内容也。
  请看财务管理第一篇:泼皮公猴的七十二变与白骨精的二十七变。孙大圣七十二变是说行者身体幻化无常,不经点拨虽自家师傅亦不能识破;白骨精二十七变是说钱庄财务发票亦真亦幻,科目串用无常,虽疑假亦无法查实。
  

  诸位看官了解一下财务管理专用词:“变通”。盖“变通”者,某钱庄分号财务管理专属词,连续数年无愧年度使用频率最高之靓词,法律及财务教科书没有详述,“变”是改变,改变的对象是发票;“通”是通达,违法通合规之途也。一声变通旗挥,小嗦喽们闻变通而色喜暗自盘帐奔走相告,各处索票者夜行于市,甚至于钱庄附近兼职黄牛贩票者节前季初收取七八厘的手续费用也常小有斩获。
  至此,“铁算盘铁帐本铁规章”向古代钱粮师爷取经学习接轨转型为“铁皮柜打印纸汽油费”了。
  

  略举前二年例:汽油费核算列支成本科目,已车改单位理论上除分摊的钞币运送费外不应该再发生汽油费发票报销(用车人已享受车改补贴、特殊公务用车按次专门申请,没有公车何来汽油费?),未车改单位报销的汽油费总额应与该单位车辆数及车辆里程数相对应。实际上,公家马私家骡同槽吃草,外加鲍鱼海参在发票上的名称或也成为骡马草料这些绿色食品,前二年报销的海量汽油费又成了数年前传说中一个几十人单位一年报销几百张办公桌的笑话。
  统计一下近年各单位打印纸数量,亦天量也。
  再探察一下各年春节、中秋前后各大型超市卖场向钱庄开出的巨额发票,恐怕更令各位看官瞠目结舌了。呵呵,自古清江浦有“阴兵借粮”的闹剧,名义购买的如此巨量办公器具自然连个尸首也不会留下。(当然如此虚假发票巨额的支出流向大少那真不敢妄言也许该是官府刑部衙门的事吧)
   若贪墨谓之变通,那饭局则不称饭局了,有良心的小长老们一般中午相聚了吃了一堆碳粉,下午沐足敲背麻烦了碎纸器,晚餐只好将就啃几个硒鼓了,变通的数额还得大点,原因是变通了二次发票但国家的税收咱不能赖,跟班跑腿的是不是也还得少揣点?实不知更有良心黑了的小长老搞点变通发票而自肥?帐无实帐,数无实数,窥一斑而知全豹,日常费用的财务管理无法想象更无法置信,不是一笔糊涂帐而是一概糊涂帐。
  野史接着说:主簿们看到巨额发票能不起疑?细思量,曾相识。按按兜里的购物卡储值卡硬硬的还在,脸自觉一红,怪不得出票单位的名称如此眼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