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能不能对着我说爱我,能不能就陪着我一直到最后[GL]  作者:看到高数都烦  分类:[同行]  
  “严迟,你干嘛打人?”我火还没消,沈连熙没走几步,突然扯了我袖子一把,带着非常不满的情绪责备起我来。

  “那种小三儿,不要脸的东西,永远不知安分的,打她就打她了,还要挑日子打吗?”我抽回她扯着的袖子,用力过猛,推得她一个踉跄。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赶紧拉过她。

  “走开”她气呼呼的推开我,我看见她眼睛都红了。

  她径直的往外走,我赶紧在后面跟着。

  她一副气呼呼的样子,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实在受不了,这种对峙了

  “我现在就去跟她道歉,行了吧?”我拽过她往回走。

  刚从电梯里出来,还没进病房我就听过女人颐指气使的声音,骂阿姨在我面前搬弄是非。

  我刚刚跨进病房,她看见我,立马窜到老头身边,挽住老头胳膊。

  伸出食指指着我

  “老严,你女儿刚刚在楼下打我。我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老头马上表情就变成那种痴呆者愤怒的那种表情,还用手拍了拍病床。

  呵,不知道刚刚这一会儿时间,那女人又给他下了什么药。

  看到老头那看我的表情,我心底的恨意和怒火再一次生起。

  碍于连熙,我掩饰起来。

  “对不起,我只是心疼我爸,请你原谅。”我脸转到一边,看都不想看那女人。

  “哼,说的好听,就是想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女人更得意了,声音更尖了。

  “老严,我不干了,你女儿刚刚在楼下威胁我不给我们生活费了,万一哪天她真的断了我们生活来源怎么办,孩子还要读书,你还要看病吃药,怎么办啊。你把公司拿回来,我们请职业经理人来管,或者卖了,剩下的钱,我去投资个小店也好啊,反正让严迟管着钱,我不放心。她心多狠啊。”女人手挽老头挽得更紧了,摇了又摇。

  老头也若有所思,眼神有些冰冷的看着我。我想他确实是在考虑女人的话。

  沈连熙可能担心我再次发火,有些小心的偷偷看着我的表情。

  我深呼吸了一口。

  “怎么会呢,你想太多”我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好啊,那你拿2万块钱给我,我爸病了,需要钱。”女人继续蹬鼻子上脸...

  没等老头嚷嚷她,我答应了。

  “好,找你有空的时候,来公司拿。”

  说完我牵着沈连熙离开了病房, 连再见都没跟老头说,他冰冷的眼神再次让我讨厌他了。

  这一次一直到回到家里躺下,我都没在跟沈连熙说话。

  关了灯,沈连熙轻轻的靠在我怀里。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那么讨厌她,为什么以前那么讨厌我了”她小心的伸手环住我的腰。

  “你属于炮灰,误伤。”

  “真的吗?那以后不要对我那么凶,好不好,一路上都没说话。”她讨好的语气一下子让我有些内疚。

  “恩。”我的愤怒已经不是沈连熙一两句耳旁软语可以平息得了的。




  我紧紧的拥住连熙,就像要紧紧捂住那女人掀起的耻辱。

  第二天上班我就转了两万块钱给那女人,我没有在钱上面为难她。

  我也渐渐减少了去老头那里的次数,也不再无缘无故的临时跑上门去。

  所有人都以为我是在和老头怄气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在给那女人铺一条逃跑的路。


  有一天女人突然打电话说让我回去吃饭,说老头想我了。

  连沈连熙都说肯定没好事,但我俩还是去了。


  那天女人诡异的对我们和颜悦色的,我们都心知肚明她肯定有什么企图。

  果不其然,菜才吃了两口,女人就沉不住气了。

  “严迟啊,我和你爸爸商量了一下,你一个人打理公司很辛苦 ,要你一个人养活我们这么大一家子,我们也实在不愿意让你承受那么大的压力,你爸爸的意思是还是把公司卖了,把钱拿出来去投资,也免得你辛苦。”女人笑着看着我。

  “你也是这样想的?”我转过头询问着老头,我甚至希望他眼里有一丝被逼迫的无奈,可是他没有,只是那点头的瞬间流露了一丝歉疚的看着我。

  我没在说话,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临走的时候,女人跟到外头来让我表个态,到底什么意思。“


  “公司我不想卖,所以我们打个商量吧”我和女人说。

  “什么商量?”

  “公司留给我继续经营,不然我就没有工作了,账上的钱我都给你,亏了,倒闭了算我的如果你同意,明早你就来公司来支票。如果不同意,卖公司的钱要给我一半。”我倚着楼道的墙看着女人。

  女人眼珠转动着,盘算着,最后还是点了头。


  一整晚沈连熙都觉得我吃了大亏,轻声细语的安抚着我。

  第二天女人兴高采烈的来了公司,我给她看了银行账上的余额,然后让会计给她开支票。
  她亲自看着会计填支票,盖章。

  我告诉会计支票上不要写名字,方便他们使用的时候,女人突然嘴角就浮起了笑意。

  我把支票递给女人,女人小心翼翼的放进包里。

  “严迟了,这件事你暂时不要跟你爸爸说,我回去给他做下思想工作再说吧,他那个人老思想,一会儿一个变他接受不了的。”女人试探着我的反应。

  “好的,你看着办吧。反正支票的时间是半年后,等我确定你们不再卖公司了,你再去取吧。反正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也拿不走,是不是。”

  女人连连说好笑呵呵的走了,我想我跟她再见面的时候应该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