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能不能对着我说爱我,能不能就陪着我一直到最后[GL]  作者:看到高数都烦  分类:[同行]  
  “恩,那你等会给我们带点饭菜过来吧”

  “好,那我这就去买菜,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她麻利的从房间里拿出一个购物袋,塞进了自己的包里面。

  “都行,别做多了,不好拿”

  中午的时候,连熙带着饭菜过来了,老头公司的叔叔也带着给老头扎针的中医来了。

  吃过饭,老头心情挺好的,话虽然说不出来,但还是笑呵呵的看着的看着我们。

  “小迟,你爸爸这个样子了,回去上班是不大可能了,你回来帮帮你爸吧。老严你说呢?”叔叔坐在老头身边说。

  “恩恩”老头斜歪着脑袋点了两下

  “那哪行,我还有个馆子要看着呢”我一面回绝,一面看着连熙想看看她的意见。

  她看看我,没有给我任何答应或者拒绝的回应,只是好像在思考什么。

  “你那馆子找人管一下,或者盘出去吧,挣不了几个钱,难道你还指着那个店过一辈子吗,好歹你爸那里还挣得多一点,现在不比过去,你养活自己就可以了。你爸爸这儿现在方方面面都需要钱,难道你不管吗?你大了,要养家了”叔叔的几句话倒是说到了我没考虑到的地方。

  “这倒是,你不用养家吗?”沈连熙话里有话的看了我一眼。

  “也是...”我当然知道她什么意思。

  “我不同意!”那个女人突然打断了我的思考。

  “我不同意把公司交给严迟,这个公司是老严的,有严迟的份,也该有我们娘俩的份。严迟如果要去,那现在老严就把公司股份分配了,我和孩子也要占一份。不然就把公司卖掉,钱一家一半”女人站在我们对面,双手交叉着,对立的看着我们。

  老头有些生气,着急的呜呜呜的吼起来,叔叔赶紧劝住他,不让他激动。

  “你担心我去了,不拿钱给你们娘俩生活?”我一边拍着老头,一边问女人。

  “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把钱拿去给你妈妈,我孩子还那么小,我不能不为她打算。我必须确保孩子的生活。”她依旧理直气壮的说。

  “那不如这样吧,你们占大股,你去公司工作赚钱回来,让严迟在家照顾她爸爸吧,这样大家就没有矛盾了”沈连熙突然一句话,噎住了那个女人。

  “我,我多少年都没上过班了,我能干嘛。反正我不同意严迟去公司。”女人一脸耍无赖的样子。

  我起身慢慢朝女人走进,站到几乎跟她脸贴脸的位置,她不知所措的,慌乱的回避着我的眼神,企图躲离开我的控制。

  我小声的贴在她耳边说:你应该求我去公司上班赚钱回来供你们一家三口生活的。你知道吗?现在不能自食其力的是你们仨,不是我。公司你要卖,你去卖啊,记得要把我那份给我,剩下的,你们就祈祷物价不要再涨了,不然很快就会断粮的。

  “你...”女人气的脸都涨红的看着我。

  “你...”女人气的脸都涨红的看着我。
  老头看到我无礼的对待他女人,又急的嗷嗷的叫起来。


  |“严迟,你干嘛”沈连熙有些责备的拉开我。

  “呵呵,没事,开个玩笑,等我去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吧”我假笑着说。

  “老头,我要去你公司上班,我挣钱给你治病养老送终,好不好?”我坐在老头面前,出于气女人,出于一点真心的说。

  “嗯嗯嗯”老头歪着嘴点着头。

  “那我明天就去公司咯?”我笑着问老头。

  老头也笑着点点头。

  女人还愣在那里,没缓过神来。

  在我阴一阵阳一阵的变幻着样子时,我没有在意沈连熙看我那陌生的眼神。

  回家的路上。。

  “严迟,你突然翻脸的样子,好像变态。”

  “我有吗?”我心里楞了一下。

  “会不会哪天你也这样对我”她坐在副驾驶,轻轻的跟我说。

  “怎么可能,我那样对那个女人,是因为她破坏了我的家庭”

  |“我也破坏过别人家庭...”沈连熙说完这句话,把头转过来看着我,好像鼓起了很大的勇气。

  我没想到我们刻意都不再去提过去,她却自己说出口了。
  |
  “沈连熙,你如果破坏我和你的家,我就杀了你”

  第二天,我就跟随叔叔找到老头的公司,跟我想象的差距实在是太大。

  完全不是我想象的高档现代化写字楼里的公司,就是在一个偏僻的工业园区里,一间小小的两层楼简陋土房子。

  楼下一层就是一个仓库,走近就是呛人的化学物品的味道,一个50多少岁佝偻的驼背的男人看守着库房,穿着就是当地村民的打扮,听叔叔介绍完我,憨厚的点点头,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言语。

  窄窄的楼梯,上到二楼就是办公室,一间是老头的办公室,里面就是一张老旧的办公桌,一台老式的台式电脑,一部电话,一叠手写的记账的单子。另一间就是这个叔叔和会计的办公室,堆得乱七八糟的文件。

  “公司就你们几个人?”我有些不敢相信的问叔叔。

  “平时就我们几个,还有一个做清洁的阿姨一周来给我们打扫一次。是不是觉得很简陋啊,呵呵,小迟啊,你爸爸赚点钱真的很辛苦的。每天早早的就来这里守着,也没什么休息,进货出货都是他到处去跑”叔叔说。

  |“我记得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呵呵,你已经太久不关心你爸爸了,孩子。公司小,不需要你出去应酬,但是就要你耐得住性子,天天守着这里,因为随时都可能来生意,然后就是多去了解一下哪里拿货便宜。以后这里就全指望你了,小迟。”叔叔语重心长的拍着我的肩膀。

  “我现在还什么都不清楚,还要叔叔你多教我了。”

  那天我就开始听叔叔讲了一下公司业务,我已经许久没有在这种办公里上过班了,又新奇又莫名的觉得压力很大。

  下午的时候,我把会计叫到办公室来。

  “我可以信你吗?”请她坐下后,我直接问她。

  会计是也是个50多岁的老太太,退休后出来找点事做,被爸爸请来的。

  “呵呵,当然可以。你不知道吧,你爸爸每个月偷偷给你打的生活费,都是我给你打的,还要做得让你那个阿姨看不出来呢,都是我做的呢,呵呵”老太太很和蔼的呵呵的笑起来。


  “谢谢阿姨,你能不能给我讲讲现在公司的盈利情况,教教我看看报表。”

  我开始十分用心的了解公司的方方面面,我发现公司根本没有我之前想象的那么能赚钱,老头每个月负担我的钱,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轻松。老头比我想象的辛苦,远远没有我想象的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