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能不能对着我说爱我,能不能就陪着我一直到最后[GL]  作者:看到高数都烦  分类:[同行]  
  接下来的日子,沈连熙对我的不满又改良变异了,杀到C市来对我拳打脚踢,加冷热暴力。

  我已经专心致志的守着我的一亩三分地,整日盘算着存钱买我的小房子。

  沈连熙半个月来一次,跟我闹闹笑笑。

  很快她又回去了,没多久她又出现了。

  我沉浸在这样的日子里,不动脑筋也不发脾气。

  洛辛三五天,露面一次,每次都照例到处看看。

  在阳台上吸烟喝茶,和我闲聊几句,无关彼此,无关情爱的话题。

  她从不提及过问我和沈连熙的事情,我也从不再她面前主动提起。

  遇到沈连熙来了,她们碰上了,会坐在一起闲聊几句。

  沈连熙通常都自己跑出去逛逛街,做做美容,安排我看店不能陪伴她的时间。

  少有的时间,她也会在阳台晒晒太阳,泡泡茶。

  日子安安乐乐,生意不好不坏,我们优哉游哉的品尝着生活。


  有一天在擦地的时候,电话响了,竟然是老头的来电,犹豫了一下接起来,是那个女人打来的

  “严迟,你爸脑溢血进医院了...”

  我几乎是凭着强打起来的一丝冷静给阳台上的洛辛说清楚让她看店,然后去了医院。

  我不懂什么是脑溢血,也不知道怎么会脑溢血发作,也不晓得....我什么都不晓得了

  我只有心里一直在问:他会不会死啊

  我在医院见到了多年没见的那个女人,领着孩子。

  女人比当年老了不少,打扮也不如当年狐媚了。

  看衣着打扮,反而不如我妈了。

  这样比起来,我妈好像找的男人更好一些。

  孩子看到我怯生生的躲在妈妈身边,我才想起来从前多么歇斯底里的冲着她们娘俩,或者是她们一家三口咆哮,摔打过。


  女人告诉我,老头是在公司开会的时候,低下头捡东西,突然就不动了,然后被公司的人发现不对劲送到了医院。

  据说当时眼睛都红了,可能是血管已经破裂了。

  在那种情况下,我还是出于本能的找了我妈。

  虽然是隔着电话,我还是能听得出她的惊讶和叹息

  她说:你要陪着你爸,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你爸,这种时候你要在他身边,钱方面需要的话可以找妈妈,如果情况不好,跟妈妈说一声。

  挂了电话,我就和那女人,孩子,和老头公司的一个叔叔守在医院里。


  女人焦虑的不知如何是好,公司的叔叔让她把孩子送回去,再准备些住院可能要用的东西。

  女人像傻了一样,点点头,又犹豫的朝手术室看了又看,又摇摇头。

  “还是让她等着吧,万一...”

  我瞪了她一眼,她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口,把孩子拉进怀里,低着头不再看我。


  突然心里有一丝不忍心,可又有些免不了的憎恨。

  老头终于还是抢救过来了,头发被剃光了,脑袋上缠着纱布,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出院接回家里,老头基本上失去正常语言的功能,瘫痪了一样,眼神也总是呆滞的。


  她们娘俩根本就弄不了老头,于是我暂时住到了那个家里,女人让我去卧室和孩子睡,她睡沙发就好,我拒绝了,睡在沙发上我比较自在。



  未免我尴尬开始的几天,女人负责给老头擦身子,把屎把尿,我负责做做饭,看着老头。

  可是总有女人分不开身的时候,老头要拉,要擦,要洗。

  最开始我去弄得时候,老头会发脾气的嗷嗷叫,不让我去弄那些。

  可当我终于还是给他擦了身体,看到他狼狈的那些状况的时候。

  我心里还是冒出了我妈的那句话:他毕竟是我爸。

  后来女人去请来了一个阿姨一起帮忙打理,我一面每天照看老头,晚上回店里算算账,跟洛辛聊几句。

  告诉沈连熙暂时我没有时间陪她,她可以不用过来,她还是坚持来了C市。


  我完全顾不上她,她特别乖巧的白天帮我看着店,晚上在楼下等我回去,也没再抱怨我没有陪她。

  有天清早,她早早的跟我一起起了床,等我要出门的时候,我看她欲言又止,就问她怎么了。

  “我能跟你一起去看看你父亲吗?”她像个提了无礼条件的小孩一样的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