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能不能对着我说爱我,能不能就陪着我一直到最后[GL]  作者:看到高数都烦  分类:[同行]  
  下午我们就回了C市。

  就像做梦一样,我不时的回忆着这两天发生的一切,研究着这到底是不是我幻想出来的。

  正式回归上班的第一天,我正把店门打开。

  就收到沈连熙小姐悚人的短信

  “我迟迟呢?”

  我浑身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哎呀~你让我恶寒了,我的熙熙,我在开门门”

  “哎呀,你好恶心”她又给我回过来。

  “你恶心”我回。

  “你你你”

  “你你你”

  ….

  我一阵恶寒的把手机放进了兜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她这些招。

  回来后,现实又熟悉的环境,一下子又把我拉回了实实在在的生活里。
  我并没有因为这突然来临的感情而患得患失,除了美好的心情。

  我喜悦于与连熙的重逢,感恩着这段感情的来临。

  但我不敢过多的寄望。

  这段感情,比起我跟洛辛的初恋,以及聂柔的那段情要更复杂。

  我不想用复杂的条件去束缚和要求她,也不想用过去去伤害她。

  因为沈连熙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结构,她会想要跟我相处,归根到底是因为相对于她从前面对的人和事,我是简单的,我是没有家,没有家人再会来为难她的,我是没有能力伤得到她根本的。


  我欢喜于沈连熙跟我天晴说爱,嘻嘻笑笑。

  我得意于有这样一个女伴。

  可我,并不确信自己想要占据她。

  面对感情,我还是那个怯懦的我。


  我心安理得踏实的把自己沉浸在我小小的店铺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忙时,迈步徘徊于餐桌,碟碗间,端端茶,上上菜,悄然聆听着那些陌生人时而放声大笑,时而低声感叹。

  闲时,静坐徜徉在阳台,一杯茶,一支烟,对着手机里那些无厘头的文字,不自觉的傻笑,不是文字好笑,而是那样的自己很好笑,


  日子没有多大的变化的流转着,我常常在中午独坐的时候,开始感觉到自己正逐渐逐渐的老去。

  我想我要是再养只狗,坐在我旁边,那寂静烘托的画面,和着我瘦削,微微弓起的背影,应该落寞的很美。


  回到C市,我故意假意沉浸在感情里,没有过多的跟田恬和洛辛交流。对于洛辛,我觉得我跟不跟她谈及我的感觉,她心里的伤都还是会让她不快;至于田恬,我是在逃避,她会在我和聂柔间做出选择。


  但,当人越年长应该越了解,你越逃她越来。

  所以,当那个看似与往常无异的下午,我坐在阳台喝着冰汽水,田恬站在我的右手边,告诉我,她要去找聂柔的时候,我感觉到一丝讽刺….

  我一面享受着冰凉的汽车刺激着我心脏的透彻,一面撕裂的接受着生活的无常

  ……
  ……


  那天,我从冰箱里掏出冰了几天忘喝的可乐,不知为何心里突然感觉阴沉沉,闷闷的。

  我刚喝了一口,冷得钻心。正呲牙咧嘴的叼着烟,上下摸打火机。

  啪。

  田恬杵在我身边,手里举着点着的打火机,看着我。

  一丝莫名又陌生的感觉,从D市回来就围绕着我和田恬间,那豁然在我和她之间的小小火苗,她终于还是举起了。


  “小迟,我….”田恬在我对面坐下,把打火机轻轻放在了桌子上,好像很用力的在轻咬着嘴唇。

  “田恬,你怎么会有打火机,你抽烟?我怎么不知道”我看着有些焦虑的田恬。

  “嗯,才开始抽的”她明显心不在焉的应对着我。

  “有心事了?”

  “那天…在D市,我送聂柔回去那晚,我…聂柔就蜷在我怀里,我喜欢那种感觉,我想,我想去D市”田恬不太顺畅的说着。

  这短短一句话,却好像重重的揍了我三拳。

  她蜷在她怀里

  她喜欢那种感觉

  她要离开


  ……

  我尽量的捋清自己的脑子,冰冻自己的情绪。

  我长吸一口烟,大喝一口冰水。


  “你怕不怕,她不喜欢你,而我们也没法做朋友了?”我紧握着拉罐冰凉的铁片。

  “那也是到时候的事情了,现在,我只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到她身边,哪怕从备胎做起”

  “你如果是不了解内情的人,我会鼓励你去。可你什么都知道,知道我们谈过恋爱,那以后你心里就会比较;你知道我们上过床,以后你会觉得对你不公平;你知道我跟她的矛盾,以后你会在有矛盾的时候,用来攻击她。你真的可以吗?田恬,我不想阻止你,但作为多年的朋友,我谢谢你坦诚相告,也劝你慎重”田恬因为我的话,脸色变得很难看,甚至有些发怒。

  “小迟,这番话不适合你跟我说。你自己跟我也是一样的。千挑万选把最该选的女孩抛弃了,我都不能理解你。洛辛,父母那一关,你永远过不了;沈连熙,她那样的女人,你养得起吗?你很清楚她就是因为贪婪和不能吃苦,才有了那样的过去。可是你还不是一样执迷不悟。”

  田恬的话堵得我说不出话。

  “好,我不劝你。说说你的打算,或者,需要我做什么?”

  “我想退股,我去D市,需要一笔钱保障我初期的一些生活”田恬低着头,没有看我,手摆弄着打火机。


  “嗯,我跟洛辛商量之后,过两天答复你,你也可以再考虑考虑”

  “嗯”

  说我这个字,我们两个人开始陷入了沉默。

  “你去忙你的吧”我需要一个人静坐一会儿。


  “小迟,如果你我对换,我肯定做不到像你这样冷静的对话,这种冷静太无情了,没有一丝挽留的温度”田恬站在我背后说了一句后,离开了。


  你没有无法挽回的家庭,你没有无法挽留的爱人,现在连你自己都决定离去,你怎么能够说得出口,如果你是我。


  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不会去爱你的前女友。


  让你去隐忍这种无法宣之于口的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