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能不能对着我说爱我,能不能就陪着我一直到最后[GL]  作者:看到高数都烦  分类:[同行]  
  从聂柔家出来,突然觉得人像抽空了一样疲惫一样无力。

  这两天就像坐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我已经许久没有这样劳心费神的跟谁说个这么多话了。

  或者,我已经许久没有见到自己了。

  看着自己的影子,我想它应该在偷偷的颤抖。

  我最后的力量是回到了酒店,没有更多的力气回应田恬疑惑的眼神。

  倒在床上,我的身体就仿佛被一个漩涡吸引着向下陷。

  只是依稀能感觉最后有眼泪从鼻翼划过,一颗一颗,一丝一丝,一行一行。

  我一点都不想哭,只是止不住泪水,而已。

  我不知道我在伤心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有什么不可以伤心的。

  我还能不能拥有一次全心全意的感情,我还能不能爱。

  我可不可以回到十年前,如果可以,我谁都不要爱了。

  不是不想爱

  只是

  太苦。


  在一阵烟味中,我模模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被子里还有一双腿,我抬头正迎上了,抽着烟,眼神憔悴的洛辛。

  看见我茫然的看着她,她深吸了一口气,吐出了一条长长的烟雾。

  就像忍了很久,终于可以吐出来了一样。

  “你怎么跑我这里来睡了?”我有些诧异的问着她。

  “你像一颗死虾一样的蜷在床上,我和田恬还以为你要死了呢,现在田恬去我那屋补瞌睡了”洛辛白了我一眼,继续吞吐着。

  “额,嗯”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手机响过了,准备下,我们该回去了”洛辛把手机丢给我,起身,下床,回房了。

  是沈连熙打来的未接。

  “你找我?”我回过去,才发现听筒里自己的声音显得更加沙哑了。

  “怎么这种声音,感冒了?”温柔的声音传进耳朵,突然觉得心里酸酸的。

  “没,我哭了”我有些赌气的朝她嚷嚷着。

  “你?!哭?!你哭什么?砸脚了”她还在那坏笑的说。

  “我跟聂柔摊牌了”

  “怎么摊的?”她还在笑,我真想一拳从话题里揍过去。

  “我说我爱你...从以前到现在…”鼻子又开始酸酸的了。

  沈连熙的笑声仿佛止住了,一声长叹之后,静静的沉默了。

  我开始后悔是不是不该那样吐露自己的心声。

  我正抓脑勺,准备圆回那句话的时候。

  话筒里幽幽的传出她小小的声音:“你再说一次那三个字”

  “不说了,我要准备回去了”突然的失落让我没有诉说的情绪,其实心底里还是害怕那表白后长长的沉默。

  “你怕啦?”沈连熙幽幽的吐出这三个字符直刺我心底。

  “是,我怕说出来之后,没有回应,很伤心的,会哭。”

  “切,说得那么可怜,你无非是想听我也说那三个字嘛”她又乐了,这么严肃的事情她又乐什么呢,神烦她这种嬉皮笑脸的态度。

  “能不能严肃点”

  “噗~,好,那你承不承认?”她还在笑。

  “我没有呀”我得端着

  “你会为你的口是心非付出代价”
  “什么代价?”你以为你还能代表月亮消灭我?!

  “那就是我绝对不会跟你说那四个字了”

  “四个字?哪四个字?为什么是四个字,不是三个字吗?”我糊涂了。

  “我也爱你呀”沈连熙以超越人类极限的快速从口中划过这几个字,声音又低又轻,我还没做好准备,它就穿透了通往我心房的壁垒。

  一瞬间的灰飞烟灭,说的是我突然崩溃的心防。

  我输就输在,不经逗呀。

  哎,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