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能不能对着我说爱我,能不能就陪着我一直到最后[GL]  作者:看到高数都烦  分类:[同行]  
  我欢乐的蹦了回去。

  “啧啧啧,不得了,跟猴子附身了一样,你新女朋友呀?”田恬有点取笑我的意思,有点故意说给洛辛听得意思。

  “你有福气了,见到了我们严迟的历任女友,是不是,呵呵”洛辛回敬着田恬。

  “哪有你洛老师有福气”田恬有点不客气的味道了。

  “还是我比较有福气,是不是,洛老师”我笑着看着洛辛说。其实我不是想看见洛辛笑,而是止不住的就想笑。

  “严老板,不要得意的太早哦,防弹背心没穿好之前,谁知道还会不会中枪”洛辛耐人寻味的冲着我眨眨眼。

  聂柔自始至终都低着头,没怎么说话。

  “柔柔,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走,我送你。”我站在聂柔和田恬的对面,看着那副可怜又可恨的模样。

  “小迟,我送她就好”田恬摆出一副有些担忧我会欺负聂柔的神色,看看聂柔,又看看我。

  “还是跟我走吧,我有话跟你说”我没顾田恬,向聂柔伸出手。

  聂柔眼神很快的闪过了一丝惊恐,随后平静的拿上包,抓起了我的手。

  牵着我,没有回头,没有道别。

  有些悲壮的味道的拉着我出了包房。

  上车,替她系上安全带。

  我们一路无话,静默着,思索着。

  很快到了聂柔住的小区。

  “你还什么都没说呢?”聂柔侧面对着我,平静的口吻有些冷漠。

  “我能上去看看你家吗?”

  聂柔有些惊讶的看着我,点点头,下了车。

  聂柔领我进了门,小小的房间,整洁,有一丝她喜欢的香水味,一眼就能看见床上还放着一个熊,还是喜欢那些。

  小方桌上放着一个药箱子,外面放着一盒退烧药,应该是昨晚吃过的。

  “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拿起药盒指指。

  “呵呵,像我这种病秧子,不舒服不都是常事吗?要喝点什么?”

  “无所谓”

  没想到聂柔递过来一罐啤酒。

  “不要这个,我要开车。”我研究着她的小鱼缸。

  “好,那你喝点白开水吧,这个,我喝”我还在对着鱼拍照,她就拉开一罐咕咕咕灌了下去。

  我没来由的心紧了一下,坐到她身边,喝了口水,望着这张我最熟悉的脸,和最陌生的眼神。

  “你知道吗?那年我向你表白的前夜,我和沈连熙在我家也这样一起喝过啤酒,躺在沙发上,她捧着我的头,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我们就走了火。”

  聂柔听着,又灌了自己一大口,我没有拦着。

  “可是,最后关头,想到你,我清醒了。那时候,我是爱你的。”我一只手握着杯子,一只手摁在我的心口上。


  聂柔依旧不看我,头抵在她的膝盖上,留给我一个眼泪划过的侧面。

  “我也曾想过那些所谓的天长地久,和你。我也因为跟沈连熙做了错事,极度恐惧过,害怕伤害你,害怕失去你。还是没有瞒过你,你偷偷停药,日渐消瘦,病情越来越重,使我不得不寸步不离的陪在你身边,你用自己的身体来惩罚我,让我很害怕,强烈的负罪和内疚让我害怕再爱,也爱不下去了。我很想跟你认错,可我终究没能对你说一句,对不起。如果我可以替你生病,可以替你痛,哪怕替你死,我都会义无反顾的去替你。我从不惜我这条命,我可以为洛辛死,也可以为你死。却没有勇气为你们变回从前那个好严迟。我的存在,对你永远都是伤害。”

  说到这里,自己也有些伤心了。

  “所以你想说,沈连熙可以让你变回那个好严迟吗?”聂柔擦掉了脸庞的泪水,望着我。

  “我爱她。从我离开公司那天,在电梯里看她的那一眼,我就知道我爱她。为她打了老板娘的时候,我知道我爱她。送她走的那天,我知道我爱她。只是后来,我让我自己忘了我爱她。昨晚阴差阳错的我走进了她的店里,看见她的时候,我真的就无法抗拒自己内心的感受了,我就是喜欢她,我没有再否认的理由了。聂柔,这一次,我真心的希望你成全我。”我很认真的看着她。


  “严迟,你变了,洛辛也变了。你们都变了。为什么洛辛和你的每次出现,都要这样折磨我,今天你们还组团来,要是这样,我宁可再也不要见你了,我受不了,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你要坐在这里,告诉我这些,我不想听你有多爱沈连熙,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我宁可你谁都不爱”聂柔低着头,眼泪顺着脸滑了下来。

  我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擦掉她的眼泪,看着她 :“聂柔,你没有折磨我们吗?”

  她躲闪着我的目光,转过头不看我。

  “如果你感到受伤害了,我很抱歉,如果你觉得…不见,会让你好过,我同意,就不见吧。照顾好自己,我走了。”

  我放下杯子,起身要走。

  没有意外的,她抱住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