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能不能对着我说爱我,能不能就陪着我一直到最后[GL]  作者:看到高数都烦  分类:[同行]  
  我心里是欢喜的,无与伦比的欢喜。

  我欢蹦乱跳的蹦回了咖啡店,找店员要了店里的电话,这下就踏实了,好像这样她就不会丢了。

  回到房间,天蒙蒙亮了,我很困,可是精神亢奋之后就是睡不着。

  在床上翻来翻去,傻笑,回想着过去这几个钟头发生的事情,就像是一个梦一样。

  反复回味着她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傻子一样,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傻笑着。

  我不停的看着那条短信,确信这不是我做的一场梦。

  不知不觉我还是睡着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看到时间我惊得一下坐了起来。

  我抓过手机,确定那条短信还在…

  “原来不是做梦”我朝那个号码发了过去。

  然后去隔壁敲门,洛辛已经不在了,我打电话洛辛说她在学校操场。

  我简单洗漱了一番,满怀歉意的跑了过去。

  因为没有吃东西,跑过去有点晕乎乎的,洛辛一个人在操场的台阶上吸着烟。

  “对不起,睡过头了,怎么没打电话叫醒我”我在她身边坐下。

  “我知道你天亮才回来….”洛辛连看都没看我,静静的沉沉的吸着烟。

  “哦,嗯,她们俩呢?没来还是又回去了?”我有些心虚的问着洛辛。

  “你昨晚不是去看聂柔了?”洛辛扭过头有些错愕的皱着眉看着我。

  “没有啊”

  洛辛的眼神变得更陌生和深重了。

  “田恬说聂柔昨晚回去就发烧了,半夜才退烧,休息一会儿再过来找我们吃饭”洛辛说的话一点情绪都没有。

  “好,等她们吧”

  沉默…又是沉默….

  滴滴短信来了

  “该死的,你吵醒了我”

  呵呵,我突然想象着沈连熙说这句话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洛辛突然看着我的冰冻眼神,把我怔了一下。

  把手机收进口袋,点上烟,暗暗的乐了起来。

  这个沈连熙….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这趟不该来?”洛辛突然开口问我。

  “该来”

  “态度转变这么大?你怎么想的?”洛辛说。

  “什么都没想,洛辛,我希望你开心一点”

  “好”洛辛的情绪依旧不高涨。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晚餐的时候,聂柔和田恬来了,聂柔的脸色很是苍白,嘴唇也没有血色。田恬也明显有些不悦。

  我知道田恬肯定是因为聂柔生病,对我和洛辛又意见了。

  昨晚那一出,也许田恬认为我们是有意为之。


  “今晚就算给你们践行了,明天我就不送你们了,还要上班。回去都照顾好自己”聂柔说。

  “你也照顾好自己,别老生病”田恬说。

  “洛辛,严迟,过去的事情,今天向你们说一声对不起。这杯算我给你们赔不是了”聂柔一饮而尽。

  “聂柔,算了,你别这样,都过去了,而且也…没任何意义了。于事无补。”洛辛冷笑着说。

  “自己照顾好身体,没什么赔不赔不是的,别东想西想的。”我安慰着聂柔,回了一记不满的眼神看着洛辛。何必如此不留情面。

  那顿饭吃得大家都食之无味,我也不知道洛辛是有备而来,还是昨天的追忆勾起了她的痛。

  我不知道这趟D市之旅的意义是什么,我们既没有逛街,也没有去景区,连唱歌这种事情都没有发生。

  各怀着心事,和都不高涨的情绪。

  至少我还遇见了沈连熙,她们呢?洛辛到底想干嘛,田恬呢?聂柔呢?

  “我们就这样各回各家了吗?我们不应该宿醉一下,唱唱歌喝喝酒吗?”田恬的话正和我意。

  “好啊”没想到洛辛立马同意了。

  聂柔带我们去了一间KTV,昏暗的包房和淡淡的酒精也没让大家摆脱刚才的氛围。

  “我明天回去了”我给沈连熙发了条信息。

  “不送,:-)”一会儿后她回过来了。

  “你在店里吗?我在XXX唱歌”我回。

  “干嘛?这是要来找我,还是要我去找你?”

  “嘿嘿嘿,我可以来接你”我再回。

  |“半个小时下来接我”

  偶也~情绪一下高涨,期待和激动让那半个小时变得异常难以等待。

  “让我来开一下嗓”我开始夺过在那唱得伤春悲秋的田恬的话筒。
  我每一次拿手机看时间,我都感觉心跳的咚咚咚的。

  “我要带个朋友给你们认识”嚎完之后,我在她们错愕的表情中出了包房。

  带个朋友~我除了她们,哪还有朋友,怪不得她们这个表情。

  等了近半个小时,沈连熙才姗姗来迟。
  一袭淡蓝色长裙,宜人的装束,披散的长发,女人味十足。

  “堵车,别怨我”我还没说话,沈连熙抢先一步说了。

  “我又没说什么”

  “我只能呆一小会儿,我那边饭局没完”冲我撅撅嘴。

  什么时候学的这些怪模样啊,太挠心了。

  |“开个咖啡店还要应酬?”
  “你当我跟你似的没朋友呀”沈连熙又气我。

  “我的朋友正在上面焦灼着呢,洛辛跟聂柔杠上了”

  “哈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呀”沈连熙坏笑的看着我。

  “哦哟,吓死我了”我故作害怕的拍拍胸口。

  “我年初的时候在聂柔那里报了个商务英语培训班,聂柔说,你和洛辛在一起了,叫我不要再找你了…你现在为什么又来招惹我”沈连熙轻描淡写的像在问我,又像在说一件什么事情。

  “我没有呀…”

  “没有什么?没有和洛辛在一起,还是没有招惹我?你要是敢说你没有招惹我,我转身就走 ”又扬起一副明知顾问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