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能不能对着我说爱我,能不能就陪着我一直到最后[GL]  作者:看到高数都烦  分类:[同行]  
  那么适时的,咖啡店的音响里悠悠的唱着:

  把爱,剪碎了随风吹向大海。

  越伤得深,越明白爱要放得开。

  是我不该

  怎么会眷恋你眷恋成依赖。

  让浓情在转眼就变成了伤害。

  我剪不碎旧日的动人情怀。

  你看不出我的无奈。


  女人扯下塞在耳朵里的耳塞,转过身去凝视着我。

  我也贪婪的直视着她。

  那种熟悉到陌生的脸,还是那样的美丽,除了忧伤的眼神,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就像我此刻第一次感到了对老天的感恩。

  这一切美好得就像我为数不多的几次好梦,因为我终于又能找到你的身影。

  原来看到了你,我才看到我尘封得那么深的感情。

  “过来”这是重逢后,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不,你过来”这是重逢后,我说得第一句话。

  呵呵呵,她看着我笑,那么温柔,那么甜。我错了,我该一早就找到你的。

  她端着杯子,站在我面前,俯视着我。

  大大的眼睛,满是欣喜,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完美的轮廓,这些梦里的片段终于拼凑出了我眼前的她。

  我眼前的沈连熙。

  “你坐下,坐下”我腾出一个位置,拍拍我的身边,我想让她坐在我身边。

  “我是不是在梦游,你掐我一下”沈连熙向我伸出一只手,那只带着手链的手。

  “哦”我伸手去取她的手链。
  “偷东西是不是”沈连熙拍下我的手,在我身边坐下。

  她手放在沙发的靠背上撑着头,继续看着我。这张美丽的脸,又再次那么近的在我眼前,我甚至能味道她淡淡的香水味,和温热的鼻息。

  这一切都让我沉醉,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

  “你现在是一个人吗?”我居然脱口而出…..

  其实这也是我一直藏在心里的隐忧。

  “现在?你不是人了吗?呵呵。傻子”沈连熙笑着拿起杯子抿了一口。

  “你喝的什么?”听到她叫我傻子,突然傻乐了。

  “毒药”她依旧坏笑着逗着我,“要不要来一口”她突然挑着眉说。
  “好”我接过她递给我的杯子,尝了一口。
  居然也是巧克力,跟我的一样。

  “为什么你的比我的好喝?”我喜滋滋的问她。

  |“因为我下了毒”这个女人娇嗔的眉眼真是….

  |“嗯,我好像是中毒了”

  为什么这样突然的相遇,居然可以如此的自然,一点尴尬都没有。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问我。

  “来玩,聂柔到这里来工作了”我说。

  “哦,你们感情真好呀”沈连熙放下杯子,从我身侧挪开,白了我一眼。

  “我们早就分手了,你呢”赶紧解释。

  “我什么,我比你更早就分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沈连熙环着胸,责备的看着我。

  |“那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的店,我不能在这里,我加盟的”她看着我说。

  “啊~哦~啊~,嗯,我也开了一家小店,做私房菜”我有点不知所措的说。

  “嗯嗯嗯,哦哦”沈连熙学着我语塞的样子,“还取了个很恶心的名字是不是,叫塞拉西”

  “你怎么知道?”我惊讶的看着她。

  “为什么要取这名倒胃口的名字?”沈连熙抿着嘴坏笑,那明知故意的眼神真是坏极了。

  “沈连熙,你也觉得你的名字很倒胃口吗?怜惜,呵呵,很需要被关爱吗?”这是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揶揄她的话。

  “是啊,很需要。严迟,你迟到了”沈连熙转过头看着我的眼神,就跟那个平安夜后在我家沙发上看我的眼神一样。

  我们坐在沙发上,有意无意的靠着对方,轻轻的聊着天,就像做梦了一样轻快又没有负担。

  她的话语让我觉得她从未离开过我,我的一切她都那样了解熟悉,她就像一只洞察一切又静静等待猎物上钩的猫…

  我们都没有说破各自心中的疑问,也没有过多深入的试探。

  “都四点了,你不用睡觉吗?”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说。

  “好,走”她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回到最开始坐着的位置,收拾好她的包。
  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心事重重了。

  “还坐着干嘛?”她转过头看着我说,朝我伸出了手。

  我慌乱的起身,几乎是饿狗扑食一样的,冲过去抓住了那只手,匆忙间差点碰翻了杯子。

  “怎么那么冒失啊,幸好是自己家的店,要不然可不要被人笑话死唷”她伸手揉揉我的脑袋。

  我享受着这样的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我开车送你”我拉着她朝车走去。

  “我没有车吗?要你开车送我”她挖苦似的看着我说,我茫然的看着她。

  “我家就在前面,走过去吧,我带你认认门”她拖着我往反方向走去。

  “你还回C市吗?”我问她。
  “回不去咯,回去干嘛?”她斜脸带着笑看着我。
  “玩啊,住啊,生活啊”

  “住?住哪里我?我把之前的房子车子都卖了”沈连熙说。

  “啊,为什么?”

  “为什么,你还好意思问。我给你的资料,你是不是给了你们总监,他把资料泻出去了不说,还带着整个市场部的人跑了,公司差点垮了你知不知道,老贺差点还不上钱坐牢,怎么办,我只有卖房卖车再搭了点钱,把这债给了咯”她轻描淡写的说着,我听得心惊肉跳。

  “啊,我闯了这么大的祸啊,你怪我吗?”

  “怪!有什么可怪的,我又不是不了解你。”沈连熙说。

  “那你回过C市咯?你和他怎么样了??”

  “我回去卖房卖车呀,当然回去过,我还去看过你,只不过你站在楼下跟漂亮妹子聊天,我就走了。我跟他,两清啦”她白了我一眼。

  “哦”心里暖暖的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沈连熙牵着我走的很慢很慢。

  “严迟,你要记得这条路,待会儿,我可不会再送你出来。小心迷路哦”

  “记不住,我连怎么开车开到这里的,我都不记得了,这是哪里我都不知道,等会儿我怎么回去”我真的不知道了…

  “我不管,找不到路, 就不要回去了,反正我不送你走”沈连熙的话总让我心砰砰跳。

  “我以前在这里念的大学,和我的初恋在这里住了4年,当初我们就想定居在D市,可惜没成。现在她回来了,我们一起来看看,可是,她变了好多,心里好多仇恨。有时候我觉得她对我很好,有时候我又觉得她真的很恨我。这一年多我身边的每个人都变得很奇怪了,包括我自己”我不自觉的跟她倾诉。

  她什么都没说,也不知道是没有听进去,还是在思考。就那样静悄悄的带着我,在黑夜中穿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