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能不能对着我说爱我,能不能就陪着我一直到最后[GL]  作者:看到高数都烦  分类:[同行]  
  车驶入D市,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味道,让我说不来的滋味。

  曾经来往往返的街道,现在已经焕然一新,新修的大楼,购物中心。

  既熟悉又陌生,物是人非的悲伤涌上心头。

  在D大附件我们找了连锁酒店,把东西卸下了。

  曾经我和洛辛就住在这附件,曾经我欣喜的徘徊在校园里等待洛辛。

  我们曾经住过的房子,都还在那里,我和洛辛望着那里,再看对方的眼神,心里各种滋味。


  在洛辛的指引下,我们来到了聂柔上班的地方。

  聂柔不知道我们会来,当我们齐刷刷的站在她面前的时候。

  聂柔先是惊声一叫,然后扑过来搂着我的脖子,又叫又拍。

  洛辛冷着调子拍拍她 :你上班呢,干嘛呢,注意点形象。

  聂柔有些尴尬的问了我们怎么跑来的一些问题,看着她断药后,恢复了从前漂亮的样子。

  长发又披肩了,皮肤依旧白皙,傻笑时还是带着浅浅的酒窝,眼里的惊喜和开心,总能清晰的看得见。

  她不像洛辛,洛辛总让我不敢细看她的眼睛,也看不出她眼里的意思。

  晚上由聂柔领着,我们简简单单吃了饭。

  “等会吃完饭,你们想干嘛,我带你们去,是去唱歌,还是逛街,还是想干嘛”聂柔热情的说。

  “你们去吧,我想自己走走看看去”我想去看看从前我读书生活的地方。

  “我也想去看看那些地方,要不,田恬你让聂柔领你去逛逛街”洛辛看着我说。

  “你们找得到路吗?”聂柔说。

  “呵呵,对啊,我们怎么就找不到路了呢,好,咱们一起去”洛辛笑突然因为聂柔的话变得有些阴狠。

  聂柔的脸色有些尴尬,我和田恬闷头不语。

  驱车回到了,我念书的地方。学校新建了很多教学楼。只是还好,大体都没什么改变。

  傍晚,操场上还是有那么多男生挥汗如雨的打着篮球。女生三三两两的坐在旁边聊着天。

  青春的面庞总是那么相似。

  看到学校食堂的时候,洛辛突然笑了,“从前,我过来看严迟十次有八次她都带我吃食堂,每次去我们学校也要嚷嚷吃食堂,现在怪不得自己又开饭馆,就是舍不得花钱在外面吃饭,是不是?”

  “你放屁,十次八次你吃食堂就吃那么两口就不吃了,然后等晚上又喊饿,又让我跟你出去吃烧烤,你真好意思说,你敢不敢告诉她们那两年你长肥了多少斤。还原事实真相,好不好”我也乐了。

  “你才放屁,十次八次吃两口,是因为你把我的都吃了。你摸着良心说,你哪回没有连我的饭一块儿吃了”洛辛也不甘示弱了。

  “我那是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不嫌弃你算了,浪费粮食很可耻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胡说什么。

  “滚滚滚”洛辛逮着我就是一阵踢。

  我的心情开始因为和洛辛回忆读书时的乐趣,变得轻松起来。其实只要可以面对了,过去也就不可怕了。

  我们又去了洛辛的学校,也就是我们住的附近。

  “诶诶诶,你看那个老头,不是你们当时那个辅导员吗?对你色眯眯的那个,半夜还给你打电话那个”我扯着洛辛的胳膊指着迎面走来的老头。

  “哎哎,你别指别指,会看到我的。哇擦,你记性可真好,这都快7,8年的事情了,还记得啊”洛辛拍下我的手说。

  “啊~”

  “怎么了?不舒服?”洛辛和她们看着我。

  “居然都8年了,太快了,我们马上就快30了,我们四个居然还是四个光棍”时间过得太快了,日子却不如往日了。

  “当初,如果我们留在这里,没有被分开,你说我们现在会不会还住在对面的小出租房里?”洛辛这句话像是说给我听,却直愣愣的看着聂柔,聂柔的脸色变得更加惨白,满眼的无助,让我不忍心看。

  “不会的,我肯定开饭馆了,我们应该住在饭馆里,哈哈。我们去看看那个小出租房现在是谁再住吧”我转移开尴尬的氛围。

  拖着洛辛走了,田恬在背后牵着聂柔,我不用回头看,也能感受到背后传来的阴冷之气。

  那栋房子,当时看起来还不错,如今已经看起来旧旧的了,跟周围新建的商品房比起来已经呈现出一股垂暮的味道。

  我们住在6楼,没有楼梯,我们四个,一前一后的走着。

  楼道里是昏黄的灯,楼道拐角处还有住户随意扔的垃圾,墙上各种小广告贴。

  我们沉默的一步步走着楼道,心里有些潮湿,有些失落。

  “严迟你看”洛辛指着墙上的一行小字 “洛,严”然后各自的姓名下写着残缺不全的正字。

  “这是什么啊?”田恬好奇的问。

  “当初我们说,谁要是忘带钥匙就在下面记一笔,然后就要做家务”我解释给她听,脑海中浮现在当初我们俩同时被锁在门外的情景。

  洛辛也看着我会心一笑。


  “那洛辛肯定做了不少家务”田恬笑话着洛辛。

  “到了,就是这家,要不要敲门看看”洛辛看着我说。

  我没多想,抬手敲了门。

  开门是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孩子。

  “你好,我们是社区的,你们楼下的居民反映你们楼上漏水导致下面管道堵塞了,可能要找你们商量一下疏通管道的问题,请问你们是这家的主人还是租客?”我装模作样的问着。

  “这房子是租的,我们不是房主”男孩还是有点单纯。

  |“你们是对面学校的大学生吗?”

  “是,是的”男孩说。

  “方不方便我们进去看看你们厨房的管道”
  “恩,你们有什么证件吗?”突然里面冒了个女孩,一看也是大学生的模样。

  “你不信可以明早到社区办公室来找,我们需要看一下是不是从你们家漏下去的水,如果不方便,就通知你们房主明天直接过来赔钱就好,我们就走了”洛辛像模像样的严肃的吓唬着那个女生。

  |“那你们进来看看吧”

  “好,我们俩进去就好,你们俩去楼下再那家看看”洛辛拉着我就这样进了屋。

  房子已经重新简单装修过了,大模样还是没变,大致看了一下,假模假式的上下打量了几眼水管,我们就在两个年轻人迟疑的目光中,镇定自若的出去了。

  门砰的关上了,田恬她们已经下楼去了。

  “你看现在的大学生还是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这样就放我们进去了”我走在前面说着。

  洛辛没有搭理我,默默的走在后面。

  我意识到有点不对,转过身,正好迎着洛辛落泪的眉眼。

  她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