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能不能对着我说爱我,能不能就陪着我一直到最后[GL]  作者:看到高数都烦  分类:[同行]  
  “严迟,洛辛要把我调到D市去了”聂柔在几天后给我打来了电话。

  “升职吗?”

  “D市那边开了新馆,洛辛说调我过去负责我这块的事务,算是升职吧,可是…可是…”聂柔又闹起来了。

  “挺好的,D市比咱们这儿适合居住,以前念书的时候我就很想留在那。你自己喜欢这工作就去,不想离开家就不去,这方面我给你出不了主意。”我安慰着她。

  自己心里却在暗暗的嘀咕,这就是洛辛说的另外一件事?

  最后聂柔还是同意了去D市,临走前在店里给她践行。

  “洛辛,谢谢你给我的机会”聂柔喝了点酒有些激动的看着洛辛说。

  “没关系,我也是为了我自己。过去就安安心心的在那边工作吧,回来也很方便,留在D市生活曾经是我的最大的梦想,我这辈子可能完成不了了,就留给你帮我完成吧,在那边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洛辛的话让我们都有些难受了。

  “嗯,我希望从我去D市开始,我们大家都可以真的有新开始,新生活”聂柔的意思我懂。

  D市,曾经我和洛辛安家的地方,我最快乐的地方。

  饭后送走了先送走了洛辛,我陪聂柔等车。

  “严迟,洛辛是故意把我弄走的,是她让D市那边不用招人,直接从我们这里调人过去的”聂柔说。

  “…..要不,不要去了?”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是我自己想离开了,我们这样说不清道不明的在一块,谁都没有真的过好,本来沈连熙走,我对你还有些幻想,现在彻底醒了。我也想找个人好好的谈谈恋爱了,所以我必须离开你,这样大家都好”聂柔的话还是让我有些难受。

  “不管你怎么决定,总之你照顾好自己,不管在哪里,和谁在一起”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我之间终究是我对不起你。

  “严迟,那天我在店里看到洛辛给你剪头,后来洛辛追出来跟我说,虽然你们分开了五年,可你们其实从来没说过分手,我没资格给你们甩脸子….呵呵, 我真的服了。严迟,既然你们还有情,就在一块儿吧。”

  我不知道还该说什么。

  送走了聂柔,回到店里,田恬还在。

  “小迟,洛辛是在报复聂柔吧”田恬突然说。

  “洛辛肯定恨我和聂柔的,聂柔害她在外受了不少苦,后来又经历了不幸的婚姻,她是变了,可她不是坏人。她不会真的害聂柔的,恬,你还喜欢聂柔吗?”

  “呵呵,你在说什么呢,我对她仅仅是友谊了,年少无知的感情本来就是说变就变的。都那么多年了,我早就心里不知道换了多少人了。我们跟你和洛辛不同,本来就无爱”田恬拍拍我的肩膀,让我悬在心里许久的疑问放了下来。


  “爱,到底是个什么呀,我也不知道了”我笑了。

  “什么爱不爱的,找个人可以过日子的人,好不好,和洛辛在一起吧,你们都好成那样了,,大家都看在眼里,你们到底还要怎么样才肯迈出那一步”田恬说。

  “嗯,不急”

  聂柔走的那天,让我不要去送她,不然她会硬不下心离开。

  于是,我就静静地坐在飘窗上,紧紧的抓着那只讨厌的大熊,一支又一支的吐纳着。

  我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不至于哭吧。

  却还是,难过得不能自已。

  这么多年,她一直在我身边,从来没有这样长时间的分别过。

  最先洛辛走了,然后连熙走了,终于最爱我的你也走了。

  聂柔走了一个礼拜后,洛辛才来店里。

  还是一样场景,阳台外,长凳上,一壶茶,两个人。

  “严迟,我终于赶走了聂柔”洛辛喝了口茶,望着远方说。

  “那气消了吗?”

  “呵呵,嗯,我说不上来,也许最气的还是我自己不争气吧”洛辛说。



  “设身处地的想,你应该恨我和聂柔,她摆了你一道,我却跟她在一起。不过你的报复方式大概是世界上最善良的。”

  “我想过很多种对付她的办法,但其实我只需要让你难受,她就会痛不欲生。看明白了,也就看淡了,聂柔不过是你绷住自己爱上那个女人的心弦,可你终究没有绷得住。聂柔也是可怜人”洛辛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看着我。

  “那你我呢?我们是可怜人吗?”

  “那年我才到澳洲,心里很难受,没多久我就大病了一场,在医院遇到了我后来的先生。他一直追我,我一直想着回国找你,想都没想过要留在那里,直到有一天聂柔发了一张你们一起睡觉的照片,让我不要再找你了。我才决定嫁人,再不原谅你们了,可我一刻都没有体验到婚姻生活的愉快,每一次触碰都让我痛不欲生,最终我的婚姻没有超过半年就结局了,但我却痛苦到现在,严迟,你们为什么要那样对我”洛辛有些哽咽的诉说着。

  “我不明白了,我承认我和聂柔在一起了,可那也是在你母亲告诉我你结婚之后的事情了,时间上不对”

  “聂柔阴了我们。”洛辛一字一顿的望着远处说,用力的捻灭了烟头。

  “怪她,也怪我们自己命不好。所以我喜欢过的人都相继的离开了我,其实我也没有善待过任何一个人,我的自私造就了我这样的下场”



  “知错可以改,表停了也可以再走,人也可以再爱一次,你不需要否定自己的感情”洛辛认真的看着我说。


  “人可以再爱?我们呢?”我看着洛辛,洛辛回避开我的眼神,转向一边。

  “我…会是陪你一支烟,一壶茶的朋友。我们,错过了。”洛辛看着我的笑容坦然和透彻。

  “呵呵,好’”我笑着说,心情释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