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能不能对着我说爱我,能不能就陪着我一直到最后[GL]  作者:看到高数都烦  分类:[同行]  
  胡说八道的结果就是田恬和洛辛都不理我了,聂柔却对我越来越暧昧,看着她添乱更堵心了,我对自己的臭嘴行为后悔不已。
  不管我怎么私下跟田恬解释其实我是喜欢洛辛不喜欢聂柔,田恬都不相信我了。
  我苦恼的上课都听不进去了,着急的团团转,我很在意这个朋友的。

  “洛辛,帮我,田恬不理我了”我逼于无奈给洛辛传了纸条。

  “除非你承认你喜欢的是我…”
  我的心咯噔的咯噔了一下,我转过头看着一脸正经的洛辛,我再传确认了一下那纸条是不是她的笔迹,确实是她写的啊。

  “你有男朋友……”我回过去。
  “我没有”洛辛回。
  我的心炸成了爆米花,什么意思啊什么意思,我真想揪开田恬,坐到洛辛旁边去问个清楚。

  下课铃声一打,我立马起身,窜到洛辛脚边蹲下,“诶诶诶,什么意思,怎么就没有了呢,不是说有吗?”
  洛辛默默的收着书,不理我。
  我扯扯她的裤腿,她还是没理我,再扯扯衣角,还是不理,扯扯马尾。。。

  “诶,我说没有就没有,从来就没有”洛辛毛了。

  |“真的?”我激动的腾的半个屁股坐在了洛辛边上搂着洛辛的肩膀,把洛辛挤了半边出去。

  田恬和聂柔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我。

  |“走开,回你位置上去”洛辛不好意思的低声吼着,把我往外推。
  “哎呀呀,我误会你了洛辛”我紧紧的搂着洛辛的胳膊,把脑袋死死的抵在她脑袋上,洛辛死死的推着我。
  “走开”洛辛一把把我推到了地上,班上的同学哈哈哈大笑起来,我很没面子的起身拍拍屁股跟洛辛说“你给我等着,放学再跟你说”

  迫不及待的等到了放学,还没下课我就收拾好了书本,铃声一打我就杵在了洛辛位置旁等她。

  “严迟,走吧”聂柔收拾好叫我。
  “你跟田恬走吧,我不跟你走了”我美滋滋的看着洛辛,不愿搭理聂柔。

  那天晚上在洛辛家楼下的小花园里,我吻了洛辛,于是开始了我和洛辛的“地下情”

  后来,文理分科,洛辛考进了文科尖子班,我们仨继续理科留在了原班,没有了洛辛在背后的监管,我和聂柔,田恬玩得更加肆无忌惮了。聂柔和田恬一直以为我只是和洛辛和好了,并不知道我们在一起了。


  我和洛辛感情一直很好也很稳定,为了她,我开始埋头学习。

  终于高考的时候,我和洛辛同时考到了临近的D市的学校,我知道洛辛明明可以去更好大学,可是为了我,她选择了D大,而我的学校离她的学校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


  那四年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四年,无忧无虑,恬淡适宜,洛辛给我的快乐和幸福,抹去了家庭离散带给我的痛苦,我当时天真的认为我的一生都会与她作伴,共此天涯。

  当我们决心要在D市留下来工作然后不再分离的时候,洛辛的父母却赶来了,在我面前重重的给了洛辛一巴掌,告诉洛辛如果再跟我在一起,她们便要死要活了。

  于是洛辛的妈妈留在D市,整天守着洛辛,不让我们见面,换掉了洛辛的电话号码。我总以为熬过去就好了,可是刚一毕业她父母就把洛辛送到了澳洲,一走就走了5年。


  开始我以为是我和洛辛什么地方大意了被发现了,我痛苦懊恼不已,我一遍遍的回想到底错在了哪里。

  之后洛辛到了澳洲后,发邮件告诉我,她从她父母那得知是聂柔告发了我们。


  之后放佛我的生命重心就是为了折磨聂柔和等待洛辛的回来。洛辛后来突然就跟我没了联系,再后来洛辛的妈妈突然打了个电话告诉我洛辛结婚了,跟一个外国人……


  于是我就真的堕落了,我开始跟聂柔纠纠缠缠不清不楚的耗了好些年。


  想到这些过去,心里的感情压抑的难受,我坐起来看着折叠床上的聂柔


  到底

  到底是你害了我,还是我害了你?

  “怎么你也睡不着?”聂柔看着我说。

  “想了好多从前的事情,聂柔,为什么我跟谁都过不下去呢,难道我真的是命不好吗”我把头放在聂柔的床沿边,觉得很累很累。

  我无法平静自己的情绪了,从前对她的感情,对她的情绪,全都扑了过来,我淬不及防。

  我努力压抑想要尘封的过去,只一下下就全部倾泻而出了。

  忘不掉,还是没忘掉。

  “是我害了你”聂柔抚摸着我的头发,轻轻的说。

  我已经沉浸在自己对往日的情绪里无法自拔了,我很伤心。

  我已经许久没有这样难过了。

  “聂柔,我没有洛辛的电话,你给我”我向聂柔要电话

  聂柔把洛辛的电话号码给了我。

  我拿着手机,站在阳台下,给洛辛打了过去。

  电话滴滴的通了,我开始后悔自己的莽撞了。

  但是电话还是被接起来了。

  “呵呵,整晚我都在揣测你会不会来电话,你还是打来了。”我还没说话,洛辛就说话了。

  听她的声音还很清醒,好像还没睡觉。

  “可你没给我电话号码啊?”
  “想打,你总能知道”洛辛的话简简单单的。

  “嗯,我已经知道了”

  “聂柔给你的吧,她…住在你那儿?”洛辛问我。

  “嗯,在我这儿,平时她都回自己家,我这儿小,只能她睡折叠床,我睡地下”

  “小…就别留人家”洛辛的话好像有别的含义。

  “我…谁都留不住”

  “留不住,又等不了,你到底要干嘛,严迟”洛辛的语气有些无奈。

  “很高兴,又听到你叫我的名字了”我的声音有些颤抖,我努力平复着鼻子酸酸的感觉。

  “严迟,我本来有好多话想问你,有很多心理话想跟你说,可是看到你我又说不出口了。时间过去太久了,该忘的忘,该放的放,已经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我希望大家都好好生活吧。”


  “谢谢你”

  “谢什么呢?”洛辛有些茫然又带着冷笑的问我。

  “因为你出现,所以我不得不面对过去了”

  “嗯,呵呵,太晚了,晚安。”洛辛冷冷的调子,让我舔尝着陌生。

  不是太晚了,是失去得太早了。


  我单膝跪在阳台上,久久的无法平复。

  我一直在思考,在我们再次遇到的时候,我应该先原谅自己,还是先原谅你,可现实造就的悲剧是,我们的世界里早早的没有了彼此。

  念念不忘,无非是今生的约,欠一声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