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能不能对着我说爱我,能不能就陪着我一直到最后[GL]  作者:看到高数都烦  分类:[同行]  
  我俩喝着聊着,不知不觉就到了晚餐时间,店里开始陆陆续续的来了客人,没多一会儿人店里的桌子都坐满了人。


  聂柔没一会也到了。

  “田恬,你怎么在这???!!好久不见你,你们俩什么时候又勾兑上啦”聂柔亢奋的揉着田恬的头发,兴奋的又捏又抓的,我都看不下去了。

  “胖子,冷静,坐下,喝口水,听我说”我把聂疯子摁下。

  高中的时候,聂柔,我,田恬,洛辛,是最好的朋友,田恬跟我一样,性别女,爱好女。后来田恬考到了外地去学了餐饮,毕业后留在外地,因为父母的原因又回到了C市,才又跟我联系了起来。

  我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聂柔,也告诉了她,我想和田恬合伙开一间小私房菜馆。聂柔听得小眼眨巴眨巴的闪着光…她很高兴,我也是,能跟自己最好的朋友一起做点事情是多么愉快的事情啊。

  那些日子,我们仨天天泡在一起,一起去试菜,一起去看房子,一起品尝改造田恬的厨艺,一起定我们的菜品。

  连着吃吃喝喝了一个月,看房子,找房子。

  拿出我这些年从我爹妈那弄来的钱,和田恬可以拿出来的钱合计了一下,我决定把我自己住的房子拿出来改装,如果我们另外拿钱去租房子,我们就没有更多的钱去装修,如今吃饭就是吃个环境,如果装修不到位,整个格调就会大打折扣。

  而我的房子是买断的不需要付租金,本来都是装修过的,改装也不需要太麻烦,大小也合适,位置也在商圈里,一切都很合适。

  “严迟,我问你,你把咱们住的房子拿出来,我们俩晚上睡哪里”聂柔一脚踏在我肩上问我。

  “你回你妈那里去,我去买一张折叠床,我就住这里,守着朕的基业。装修了,这些多余的家具,电器,全送给你,算你的遣散费。行了吧?”
  “你又要撵我走,是不是?你无赖,是不是,我停药,你信不信,我自杀,我咬舌…”聂柔发癫儿了。

  “柔柔啊,胖子要稳重,知道吗?现在咱们要自己做生意,要开源节流,知不知道,出去租房子又是一笔钱啊。你说我这在留一间来睡觉,那就得少摆几张桌子,那又少多少钱啊。是吧,你要不愿回家,你就在这儿跟我睡折叠床呗,没人拦你,要不睡地板吧,你把我挤下来怎么办啊,哈哈哈哈”我自己乐了。

  “啊啊啊啊啊,掐死你”聂柔掐着我脖子甩来甩去,我更乐了,哈哈哈,胖子。

  说干就干,我和田恬商量好,厨房全部包给她,厨房外所有的事情我负责。商量好亏了赚了怎么分配以后,我就开始动工装房子,去拿那些各种证照,田恬邀来了她闲在家没事做的七大姑和八大姨来给她打下手。

  没有自己独立做过事情,不知道原来要做点事情真的不容易,单单是装修就累的我够呛,不停的换方案,改了又改才改出来一个我们想要的效果,再是买材料,每一个小东西都要去过问,去看,去买桌子椅子,去淘那些有特色的锅碗瓢盆。

  装修的日子我跟田恬住在她的屋里,每天回到她那,我们仨就开始拿着各自的电脑,用微博,微信,QQ,到处打小广告,做这种小成本宣传。

  每天给田恬当小白鼠试菜试菜,吃的聂胖子都逃回家不愿来了。

  有希望的日子虽然累,却也甘之如饴。筹备的日子虽累,却过得很快很充实。

  小店我取名叫 塞拉西

  我告诉聂柔和田恬,这个名字的典故, 海尔塞拉西 是埃塞俄比亚最后一个皇帝,被称为雄狮之主,抗击了意大利的侵略,成功复国。
  我们也要有这样的霸气,创立我们的王国。
  我胡扯八扯的唬得她俩一愣一愣的。





  选在聂柔生日的那一天开了张,邀请了聂柔的父母和同事来用餐。我给她们每一个人参茶倒水,给她们上菜,鞍前马后的伺候着我的第一批客人们用餐。

  聂胖子乐滋滋的看着我屁颠颠儿的忙前忙后。
  若是往常别人吃晚饭在那老叨叨叨不走,我立马就不耐烦,如今就要乐呵呵的陪着笑脸陪着人家吃好喝好。想想来,这真是个磨人的活儿啊。



  每天再也不能睡懒觉,早早的我就要起来开门,然后上网等预定,然后打扫店铺,一起住在这屋里的时候一两个礼拜我都不愿意打扫,如今却天天都要打扫,一大早就得趴在地上搽地板,擦玻璃,总感觉一直在没完没了的洗那桌布。


  也不知道是不是热情好客装惯了,装孙子装多了,脾气也没有往常暴躁,没那么冲了,不管来来往往的人说什么,我也不会真往心里去了。

  开店后,每天都很忙,我越来越瘦,聂柔开始越来越胖,毕竟是药物的作用,头和身体已经开始不成比例了,开始掉头发,有时候她低着头拿东西,我都能清晰看到她的头皮。

  也许是我一直没完没了的调侃她,她自己也习惯了,除了不再爱照镜子,平时也都乐呵呵的,周末不上班的时候,她就到店里来帮我们的忙。

  我也不想费心思再跟她去掰扯什么爱不爱,喜欢不喜欢的话题,只管好生待着,用心照顾着她就是。只要她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