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能不能对着我说爱我,能不能就陪着我一直到最后[GL]  作者:看到高数都烦  分类:[同行]  
  我细细的读着邮件,想来这应该只是沈连熙掌握的一部分贺其仁的老底吧,无非就是些弄虚作假,不干不净不清不楚的东西。

  我想了想,匿名发给了总监。

  以我对总监的了解,他是整个公司最瞧不起贺其仁的人,我相信他一定会好好“利用”这份资料。


  闲暇而又无所事事的日子,让我变得更沉默了。

  我整日坐在阳台的躺椅,看着手腕上那块一动不动的手表,

  我时常在想

  我是该等着她回来封印这块表

  还是,

  我自己让它活过来。


  我想我该做些什么了,束手待毙,对得起谁。

  日子一天天的白费着,心里对“复活”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也许内心里始终还残留着不甘,不舍。

  越是空闲的日子,越发让人容易回忆从前,那些曾有过的快乐。

  思念让心甘甜,治愈从前。


  阳光明媚的日子,我在阳台上晒太阳,聂柔已经病怏怏的蜷缩在沙发上午睡着,我想我终于该为聂柔做点什么了。





  我坐在聂柔身边,凝视着她苍白的面容,等待着她醒来。


  屋里安静的只有她微弱的呼吸声,和我渐渐平静的心跳。

  “干嘛盯着我啊”聂柔伸出手臂捏着我的脸,有些撒娇的调调看着我说。


  “聂柔,睡好了吗?睡好了,就坐起来,我跟你聊聊天”我抚弄着她凌乱披散在沙发上的发丝。

  “怎么了?”聂柔有些惊忧的缓缓起身斜靠在沙发靠背上,望着我。

  “聂柔,吃药吧,去吃那种药。”我坐在她侧面,撑着头看着她。

  “什么药?哪种药?”

  “激素。你妈妈跟我说你一直不肯服用激素药,那种药才能稳定你的病情是不是,吃药吧”我说。



  “严迟,你知道吃那种药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吗?我会变得很胖很胖,变得现在的头的两倍这么大的头,我会掉头发,我的皮肤会因为病情的断药服药忽胖忽瘦开始出现一道一道的纹路。我的脸可能还会起一脸的痘痘……你能想象我变得那个样子吗?我现在就算尽可能的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你都不肯一心一意的爱我,我还敢奢望自己变成那样你会留在我身边吗?我不要,我仅剩的自尊不允许我活得更狼狈了,你明白吗?我不能。”聂柔像被人戳到痛处了一样,突然控诉了起来。

  “想不到你自尊心还挺强嘛,一点也不像平时在我面前唯唯诺诺的样子了。聂柔,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瞒你。我没有给你完整的感情,我对不住你。从前沈连熙在身边,我只是知道我心里有她,如今她走了,我的心飞了一半了。这感情的事,从来就不是真心就有结果的。我和她终究是不可能走到一块儿的,我信不过她,她也信不过我,所以错过也就错过了。可你还在我眼前生活着,我不想你受心灵或者身体上的煎熬,我希望你健康希望你快乐。无论你吃不吃药,变得丑也好美也好,你都是聂柔,你永远都是聂柔,你变不成沈连熙,变不成洛辛。所以,按你老天给你的命去活吧。”

  说出来了就觉得轻松了。


  “严迟,我已经装不知道了,你为什么还要说出来!!!”聂柔低沉的说。

  “给我个机会重新学做人吧,趁时间还来得及。”我伸出手摸了摸手腕上的表。

  “洛辛离开你一蹶不振,她离开了却点醒了你,你是真的爱她才会这样……其实,那年平安夜我在大街上见到你们的,你跟在她后面,小心翼翼的护着走在路沿边上的她,我就知道你喜欢她。也好…至少她让你愿意好好生活,只是…你为什么还要来给我希望…”聂柔哭了,愤怒的望着我,哭了。

  “不哭了,我说这么多只是想告诉你,不必为了顾及我而拒绝服药。聂柔,只要你不想离开,你就留在我身边,我们不要再回到从前的样子,我们又不是敌人,我们彼此在意,对不对。”我轻搂过聂柔,她伏在我肩头,轻咬着我,眼泪侵湿了我的衣服。


  在我固执的强迫和聂柔妈妈的劝说下,聂柔终于去医院重新检查,终于同意服用那种含激素的药品来控制她的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