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能不能对着我说爱我,能不能就陪着我一直到最后[GL]  作者:看到高数都烦  分类:[同行]  
  聂柔愣在那里,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又侧头看了我一眼,自己默默的进屋了。


  我会厨房做完吃的,放到聂柔面前。


  “吃点吧”我把碗筷放到聂柔面前。


  聂柔没有说话,自己静静的吃着东西,静静的吃完,静静的洗好碗筷,然后又有些不知所措的坐回沙发上,发呆。

  我坐在阳台的椅子上,沉默看着她细微的小动作。


  我没话,她也静止着。


  正好,我也不想说话,沈连熙离去,好像抽离了我的灵魂,我没有力气了,我好累。

  我仰着头望着星空,却看不到前路


  “喝杯牛奶,洗洗澡,休息了吧,看你也累了”聂柔不知道什么时候端着牛奶杯子,站在我面前,温柔的说。

  “你还能睡得着吗?”我喝着牛奶问她。

  “严迟,你…..跟你们那个沈总…..是不是…在一起了?”聂柔怯生生的问我。

  “我不会跟她在一起”

  没有底气说出“没有”两个字。

  竟然,没有勇气坦诚,竟然,害怕她失望。

  突然想起一段歌词:

  我像是一个你可有可无的影子,

  冷冷地看着你说谎的样子,

  这撩乱的城市,

  容不下我的痴,

  是什么让你这样迷恋,这样的放肆,

  洗完澡,和聂柔躺在床上。我不自觉的从背后抱住她,力道慢慢加重,紧紧的抱住她,好像这样,那心脏上撕开的口子,才不会被冻的那样生疼。

  好像感知到了我,聂柔转过身,小小声的在我耳边说“我在,我在”


  聂柔渐渐睡去,我辗转难眠,大半夜就这样过去了,伸手拿过手机,给沈连熙发了一条短信“我想休息一段时间”

  “你想怎样就怎样”很快沈连熙就回了我信息。

  我放下手机,很快手机又亮了

  “严迟,还像这几天一样跟我在一起吧?……”当我以为她不会再回我的时候,她又发来一条信息。

  “水性杨花不好”我再回过去。


  无回音。

  接下来的时间,我都请假在家休息。早上送聂柔去上班,晚上简单的做些饭菜,等聂柔回来。


  其余的时间,我很长的时间都在阳台的躺椅上度过,满脑子跟沈连熙的画面,,她的样子,她的声音,她的一切,挥之不去。


  人真的可能同时爱上两个人吗?


  如果聂柔是我的“床前明月光”,是否,沈连熙就是我心口的朱砂痣?


  聂柔的身体又开始有些不好,精神越发的萎靡。我开始学着做家务,学着做饭,我想让她不用那么辛苦。


  因为她身体不好,我们也不再亲热,这样也挺好。跟沈连熙那一次好像把我废了一样,我一点那方面的感觉都没有了,整个人就像那一次掏空了一样。心空了,魂空了。

  “聂柔,我辞职在家照顾你,好不好啊?”

  周末的下午,我搂着聂柔在阳台晒着太阳,轻轻的问着躺在我怀里昏昏欲睡的聂柔。

  “你决定的什么都好,呵呵,严迟,与其生病的这么辛苦,我真想就死在这一刻,我就没有遗憾了”聂柔撒娇的往我怀里又挤了挤。

  “聂柔,如果你死了,我马上就去陪你。没有你爱我,我都不敢确定我算不算一个人”

  “我要我的严迟好好的活着。我不死,我要陪着你老,陪着你死。我会一直爱你。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爱你,不离不弃的爱你。”聂柔闭着的眼角滑落的泪水,打湿了我的胸口。

  “你要记得你说过的话,一直爱我,一直陪着我。”

  “拉钩钩”聂柔勾住我的小指,吻了一下我的手指,微笑着靠在我的胸口。

  明朗的阳光下,聂柔就是我的天使,

  而心里,却还住着一个魔鬼….


  聂柔的那些幸福都是我的欺瞒捏造出来的,而悲哀却是实实在在的,在对的时间里爱上了一个自私又自由的灵魂,我是爱她的,可最爱的终究还是我自己。



  在爱情的游戏里,女人一直都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像陀螺一样迷醉在刚恋爱时的浪漫中,宁愿一直这样长睡不醒,晕晕乎乎的忘记了现实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