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能不能对着我说爱我,能不能就陪着我一直到最后[GL]  作者:看到高数都烦  分类:[同行]  
  抽了点时间,我开车去了临近的大超市买了许多食材,零食。准备以此解决吃饭问题。


  “你看,我买了好多东西,你不用吃白粥了,高兴吧”我把买的两大袋东西放到沈连熙脸前给她看。


  “你你你,就给我吃这些啊?这都是什么什么啊,八宝粥?蛋糕?芝士?薯片?你让我吃这个?”沈连熙一脸嫌弃的举起一袋薯片砸在我脸上。


  “这些东西我一个人在家都不舍得吃的,我都是煮一颗鸡蛋吃了了事,你要是愿意,我也可以给你煮白鸡蛋”我捡起薯片,插着手,逗着沈连熙。


  “白鸡蛋?白粥?你还会做什么?白痴!”女人握紧了拳头看着我。


  “白!米!饭!”当我吐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我感觉我庆幸沈连熙现在是跛子,不然我头一定起包。


  “我要吃饭,吃菜,吃肉,我要喝汤。你不满足我,我也不让你好受”坏兮兮的看我一眼,轻轻撅着嘴,插着手,好霸气的傲娇老女人啊,好可爱好可爱。


  “好吧”我下定决心的抿着嘴唇,认真的向她点点头,挽起了袖子……


  沈连熙歪着脖子看好戏的盯着我。


  我嘿嘿的笑着,搓着拳头,摩拳擦掌的走向沈连熙…..


  “我只是单纯的想吃饭菜,不要乱来”沈连熙紧张警惕的双手做了个X的动作,挡在自己胸前。

  我一把把她抱起来。


  “干嘛?”她又紧张了又害怕了…

  “教我做饭呀”


  我把她放在厨房外的大餐桌上坐着,真像光着脚丫子在岸边玩水的小丫头片子。

  沈连熙就像一个女将军一眼手里拿起了餐桌上的叉子,指挥着厨房里的我,一会烧水,一会切菜,一会淘菜,搞得我手忙脚乱。


  “你怎么那么笨,怎么能这么切菜啊!”


  “你这样洗出来的菜还能吃吗?太粗鲁了你”


  “我要是可以走路,我就拿这个叉子戳死你。少放点盐,放多了!!”


  “你真是太笨了,气死我了,我要走过来,踢死你”


  沈连熙坐在餐桌上挥舞着叉子,咬牙切齿的咆哮着,跟平时上班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你自己尝尝你那菜,盐是不是放多了”

  我夹了一夹,尝了尝,是有点咸了。


  “咸了吧,哼,不听我的,我绝对不会吃的,你自己吃吧”臭女人又在我背后嚷嚷了。

  我拿着铲子,阴着脸朝她气冲冲的走过去,吧唧的亲在她嘴上,她被这突如其来刺激得又再次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就拿手里的叉子戳了我一下。


  我捂着肚子,上下打量着这个跛子,胆子不小啊


  “不要以为我残疾了,就可以轻薄我,我残而不废”舞着叉子的沈连熙,沾沾自喜呀。

  “我只是让你尝尝是不是咸了而已,不愿意就算了”我扭头提着我的铲子就走。

  “哎呀,你又不早说,要不,再尝尝”轮到她逗我了。

  “没门,晚了”

  几道简单的菜,费了好大功夫,又挨骂又挨叉子戳才端上桌子。

  沈连熙见我把菜端上了餐桌,笑眯眯的坐在桌子上跟我说“哎呀,我饿了,快放我下来,我要吃饭”

  “不是残而不废吗?自己下来呀”我端着碗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不要废话,我饿了”

  把她抱下来,碗筷递给她。



  她认真的吃着我做的菜,我知道不好吃,她还是笑眯眯的吃完了饭菜。

  “不是说很难吃,你不要吃吗?”我把纸巾递给她擦擦嘴。

  “是很难吃,没办法,我有得选择吗?”她意有所指的看了我一眼。

  “别无选择,也是一种选择”我回望着她。

  “当局限没有了,选择就有了”她转过头不看我。

  其余的时间,除了互相看着对方,我们都是沉默,发呆,连电视都没有打开过。


  这段时间里,贺其仁只来过一通电话,聂柔一次也没找过我,


  某天下午,我正给沈连熙擦药,突然有人敲门

  是贺其仁。

  贺其仁手里那里个某名牌包包的纸袋子,别的什么都没拿,看来是表忠心来了

  “怎么样好些没有?”贺其仁把袋子递给沈连熙,坐到沈连熙身边,轻言细语的问着。

  “自己不会看啊”沈连熙拿着包看着,头也没抬的,气鼓鼓的给贺其仁来了一句。


  贺其仁低着头,在沈连熙扭伤的脚踝上抚摸着,完全无视我这个人的存在。


  贺其仁突然的抚摸沈连熙,沈连熙惊诧的抬头看了我一眼。


  这个画面,我无法忍受。


  “贺总,我就先回去了吧”我站在贺其仁的背后,看着沈连熙的眼睛说,沈连熙把头转向一边。


  “好,你忙你的,有事情会给你打电话的”


  一股狼狈的味道袭来,一面嘲笑自己活该,一面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