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能不能对着我说爱我,能不能就陪着我一直到最后[GL]  作者:看到高数都烦  分类:[同行]  
  一想到聂柔不接电话,我脚步就不能控制的快速前进着,尽管沈连熙有点沉。

  直到进了沈连熙家门,一把把她摔到沙发上,我才发现累的我心绞痛了,呼吸不畅,我气喘嘘嘘的撑着膝盖,弯着腰,沈连熙脸红红的,怪怪的眼神看着我。


  “我真的要走了”我弯着腰,一只手撑着膝盖,一只手拍着沈连熙的肩膀说。


  “你现在出去,我这儿可不好打车,可能一个小时你也未必赶得回去,你帮我把药酒找出来,帮我擦上,我把车借给你”沈连熙手里转着车钥匙,一脸娇嗔的看着我。


  “药酒在哪里,我去翻”


  我一阵乱翻,把医药箱都要抠烂了,找出了药瓶。


  我坐到沈连熙身边,一把抓过她的脚,白皙的脚踝,顾不得起色心,把药酒倒在手上,捏着她的脚踝。


  “啊!”我刚刚碰到她,沈连熙变沉闷的呻吟了一声,那声音哑哑的,就像…让我不由得心颤了一下。


  “我真的着急回去,实在对不起,我知道你现在很需要我照顾,于公于私我现在都不该离开,但是我现在必须走,我保证明天天一亮就过来看你,好不好?”


  “去吧,钥匙拿着,明早天一亮自己出现,否则你死定了”沈连熙有些责怪却又撅着嘴笑着把钥匙递给了我。

  我拿上钥匙,赶紧回家去,家里空无一人,聂柔的手机还躺在桌子上,因为有未接而闪烁着,有我打的,也有她家里刚刚打来,那就证明聂柔没有回家去。


  我更着急,我心里祈求着,她千万别乱跑啊。


  我开着车往我们散步坐的那个花园去了,我祈祷着,聂柔还在那里,还在那里,千万千万要在那里。


  我停下车,黑暗中依稀还有个小身影在那蜷坐着。


  顾不得来往的车辆,我跑了过去。


  她还没反应过来有人朝她跑来了,我便蹲下一把抱住了她。


  紧紧的抱着,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明白我的心。


  放开拥抱,看着眼圈都哭红了的聂柔,擦干她挂这的泪痕,脸被夜风吹的冰冰凉凉的,我握着她的手,手也冻得冰凉,怪自己太狠心,又让她受罪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了,聂柔,我是在意你的。”我半蹲半跪在她身边轻拍着她的后背。


  聂柔突然扑过来,双手死死的搂住我的脖子,头埋在我肩上大哭起来。


  “严迟,如果你一直不肯要我,我不怪你,但你别要了我,又丢下我,好不好”



  “好,再也不会了。别哭了。”我拍着她的后背哄着她。



  “我不,我就要哭”聂柔闹起来了。


  “那你要怎么样才肯不哭?”


  “你背我在这走一圈”开始撒娇,又开始发疯,哎,一夜之间抱完一个还要背一个。


  我以为我就是自由自在的一个人,为何一没见到你就焦躁难忍,我怎么变得这么蠢。


  哎。

  把聂柔驮回家,人家还撅着嘴一脸生气。


  我蹲在她身边,搂着她的腰,无奈的叹了口气 “聂柔,咱们三个纠纠缠缠这十来年,说到底都只是我俩的纠缠,我一直纠缠在洛辛离去的痛苦中,你一直纠缠在我恨你的情感中,所以,其实我们没有好好相处过,现在我想跟你在一起,我是真的想好好谈一次恋爱,别的,我没那么多可以说的”


  “那洛辛如果回来了,是不是我们就要分开了?”聂柔又眨巴着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


  “不会 ”


  当我知道洛辛回来的消息唯独我没有被告知的时候,竟然没有愤怒的时候,我知道,情缘已尽。



  也许在当年她母亲告诉我洛辛已经在国外成家的时候,就已经情尽缘灭了,只是自己不愿接受被遗弃者的身份,一直苦守着她回来。



  其实…这场苦等,只是我的一场偏执,关洛辛什么事,又关聂柔什么事。



  只是……



  没有岁月可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