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能不能对着我说爱我,能不能就陪着我一直到最后[GL]  作者:看到高数都烦  分类:[同行]  
  在公司联系了要拜访的客户,吃过午餐正准备出门,看到总经理和沈连熙,私语着从办公室出来,偌大的大厅只有我,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总经理贺其仁笑的眼睛都快没了,沈连熙看到我,眼神示意了老大。老大很快收起了刚才的神色,问我要不要一块儿
  吃饭。
  谢绝了。


  看到他们进了电梯,我缓缓的出了公司的门,在电梯口看到电梯去到了4楼---XX酒店。

  刚去客户那聊的起劲,总监打电话让下班前回公司,给员工介绍新的副总监,然后一起吃饭。有饭吃真好,不然我又不知道该去哪里了。

  会上总监对着沈连熙一阵拍马屁,我坐在下面玩着手机,聂柔问我,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

  我说,我有地方吃饭了,你不用来了。


  晚上迎新聚餐,主管们围坐一桌,我们小业务员坐一桌,所有人敬酒拍马,只有我专注吃饭,我只是来吃饭的。

  整个晚上沈连熙和贺总眉来眼去的神色,都让我恶心。


  因为恶心沈连熙,在公司我尽可能的对她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不久后的一个晚上,7,8点的时候,突然想起第二天要去拜访客户的资料和合同还在公司。匆匆赶回公司,公司人都已经下班了,我弯着身子在位置上找资料。

  里边办公室传来了男女吵架的声音,我站直身子还没来得及听清楚,就上演了一幕,沈连熙打开办公室负气走出,贺总追出来抓住她的戏码。

  接着,这对狗男女双双看到了我,那尴尬又恼怒的表情,真是贱到位了。我拿好资料,在他们惊诧的注视中出了公司的门。

  走着街上,脑海里熟悉的场景开始演绎,病了,提前放学,回到家中,卧室门打开,出来的女人竟然不是我妈妈。我爸和那女人的表情,就如沈连熙和贺其仁的表情一样, 脏!


  然后,我爸牵着那个女人的手,在商场里,用那副贱样对视着我和我妈。

  再然后是爸爸的公司里,办公室打开,那女人眉飞色舞的从里面走出来,那胜利者的表情,我铭记于心。

  接着是爸爸收拾行李从家里摔门而出,我在阳台上,那女人在楼下…


  最后,妈说,她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男人,要我照顾好自己。


  他们说,他们爱我,他们一直都在。


  放他娘的屁!


  我掏出手机给我爸打了个电话,那头小声说话的声音,真好笑,我告诉他,我没钱了,他连声答应,立马给我打钱。

  我又给我妈打了个电话,也告诉她,我没钱了,电话那边好像可以弥补愧疚一样的豪爽,说要多打些钱给我,让我吃好点,用好点。


  第二天,总监让我去完客户那里,立马回公司。想起前一天的事情,我想我大概要被辞退了吧。

  回到公司。

  总监告诉我,公司派我去某个区县完成一个案子。原来不是杀头,只是发配边疆。

  收拾东西的时候,沈连熙从里面办公室走出来,经过我的位置,我站起来看着她,她眼神躲闪着不敢看我。

  “沈总监,咱们后会有期”

  沈连熙惊慌的眼神,让我觉得快乐。

  出了公司,给聂柔打了个电话 “出来吧,今天什么都可以”


  一杯可乐没喝完,聂柔就到了。

  “今天换我陪你,全陪”我撑着脑袋叼着吸管喝着饮料,实在不愿看她。

  “那我想你陪我逛街”

  “好”我点点头。

  “看电影呢?”

  “也行”

  “一起吃饭,我晚上不回家,也行吗?”

  聂柔有些紧张的看着我,我没有感情的端详的着对面这个女人,热情得讨厌,主动得该死。

  “那我晚上自己回家好了”聂柔失望的说。

  陪她逛了两个店子,再也没有耐心了,把卡丢给她让她看到喜欢的就买,我到楼下喝水等她。

  我缩在麦当劳的角落里,要了一个甜筒,我喜欢嘴里甜丝丝的感觉。

  洛辛说,多吃甜食,心情会变得愉快。

  可你不在,吃完所有的甜筒,心还是好痛。

  我捂着胸口,吞下一口冰淇淋,凉凉的感觉平复着我的起伏的情绪,不能难过,我不能在街上犯病。

  趴在桌子上,捂着心口,抬头间竟然看到了一个酷似洛辛的背影,顾不得会不会发病,我快速的跑了出去,在斑马线上我追到了她,闪身站在了她的面前,竟然又不是。

  女人被我吓傻了,缓过神,骂了句神经病。


  绿灯灭,红灯起。

  我却再无力走回原路了。洛辛,我已经迷路了,你再也找不到我了吧?

  聂柔从马路上把我拉了回来。

  整个晚餐,我们说话不到5句。

  “晚上,留下吧”饭后我对她说。

  夜里,我们赤裸着身体缠绕着,我爱她的身体胜过她的一切。聂柔搂着我的脖子,柔情似水的问我:“今天为什么给我买衣服,是不是喜欢我了?”


  “呵呵,不给钱的做那叫爱,付了钱的做那叫嫖”


  “你….”聂柔的脸变得很难看。

  “你什么你,别往心里去,就算你愿意卖,我也嫖不起”我轻吻着她白皙光滑的脖子


  聂柔沉着嗓音说:

  “严迟,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