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能不能对着我说爱我,能不能就陪着我一直到最后[GL]  作者:看到高数都烦  分类:[同行]  
  沈连熙声音有些低低的说,她伸出手捧着我的脸颊,将脸慢慢的靠近我。

  当她温热的气息打在我的脸上,当她的鼻尖划过我的鼻尖,当她的指尖轻触在我的发间,我颤抖的不知道该如何把持自己不要深陷。


  当我再靠近的时候,心里一凉。

  我移开我们面面相对的姿势,把她抱在怀里 ,深呼吸平息着自己没有规律的心跳

  “沈连熙,我们醉了”

  “恩,我们醉了,不能再喝了”沈连熙故意提高音量,朋友式的拍拍我的后背。

  我想,可我不能。

  “连熙,你还记得买裤子女孩吗?”我拉开跟沈连熙的距离,坐到她脚边,打着盘腿看着她。

  “记得啊,怎么了”

  “没怎么,嘿嘿,睡觉吧”


  “你个神经病”沈连熙踹了我一脚。


  第二天一大早沈连熙就走了,送走了沈连熙,我开始自己洗漱,站在镜子前,暗自庆幸自己昨晚没有犯错误。

  即使有些喜欢,那也不代表应该在一起。

  第二天一大早沈连熙就走了,送走了沈连熙,我开始自己洗漱,站在镜子前,庆幸自己昨晚没有犯错误,即使有些喜欢,那也不代表应该在一起。

  认真的收拾屋子,才发现做家务好累。


  不出预料,事情做完,聂柔电话就来了。


  “严迟,你在干嘛,你在哪里,你和谁在一起呢?!!”又开始疯吼。


  “我现在要去逛街,你去吗?”

  “要!”

  “那先吃个饭吧,老地方等”

  到了吃饭的地方,聂柔已经到了,棕色的长发扎起来了,看起来很精神,只是一直苍白的肤色显得病态,高挑的个子,瘦瘦的,每次远远的看着她坐的直直的瘦削的背,显得很清丽内秀,总有人认为她很文静,其实只是装文静的女疯子。


  我不爱吃饭的时候说话,所以一顿饭都是安安静静的,唯一的声响就是聂柔夹菜,我挡回去筷子发出的声音。


  “给你”

  我从兜里掏出盒子给她。


  “什么东西,给我的圣诞礼物?”她惊喜的看着我,快速的拆着盒子。


  “手链,好漂亮,为什么想起送我东西,良心发现了?”她乐呵呵的拿着手链看了又看。


  “来,我帮你带起来”我一手抓过她的手腕,一手夺过链子系在她手上。聂柔低着头看我的眼神好像很开心。


  “我一共买了两根手链,送了两个女人”我低着头边帮她带手链,边说。


  “哦~我以为只有我有呢”她没有多问,却失落得可怜巴巴的喝着水,低着脑袋轻抚着自己手上的手链。


  “一根送了我老板,感谢她一直照顾我,希望她能原谅我以前不懂事。一根送给你,也感谢你一直对我好,希望你愿意继续跟我在一起”

  “哦~啊!啊!!!!你再说一遍,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听到前半句她无精打采的,后半句突然尖叫起来


  整个餐厅的人都看着我们。


  “吼什么吼,大庭广众的又不要脸了是不是,闭嘴”


  “不不不,我闭不了嘴。反正你觉得我不要脸也不是一两天了,你要是不说清楚,我死不瞑目”她扯着我的衣袖晃来晃去的。


  “意思就是,你不怕我骂你的话,你可以天天这样扯着我的衣袖晃,只要你愿意”


  聂柔呆滞着看着我,然后眼圈红红的低下了头。

  “委屈你了.”我话没说完,聂柔豆大的泪水就啪嗒啪嗒的下来了。


  看到她那个样子,囧的我很无奈,我埋头吃了两块已经凉了的菜,发现她还在哭。


  “好了,你不要哭, 一会儿去逛逛吧,看看要不要买什么”

  “你是当真的的吗?”她擦干眼泪,认真的看着我说。

  “假的,手链还我,当我没说”我伸手要去抢手链。


  聂柔把手藏到背后,另外一只手拿着叉子对着我,“再抢,我杀了你”


  这死女人。

  “严迟,你牵着我~牵着我”吃完饭,聂柔一路都在扯我衣袖。


  “你需要买些什么吗?衣服鞋子包包都可以”我伸手牵住她,这感觉还不赖。

  “不用,回我家去拿就好,我们要节约,你现在牵好我,我要打个电话”


  “你要搬到我家来住?我只是让你买东西而已”我说。

  聂柔就像听了耳旁风一样,自顾自的打起了电话

  “妈妈,我要回来收拾东西…”

  “我不去哪儿,我要去那严迟住一下下,哈哈哈”

  “好,我马上回来”

  我站在街边拉着这个神经病,人来人往的人盯着这神经病高声喧哗的打完这个电话,我又焦虑了,真后悔,早知道打个电话就好了嘛,带她出来干嘛。


  我们一起去了她家,那是我第一次去她家里。一进屋聂柔就像马踏飞燕一样拽着她爹去帮她拿箱子。


  她妈妈带着好奇的笑容看着我,让我有点不好意思

  “阿姨,我没让她回来收拾东西,我本来只是带她去商场买东西的,她非要回家拿…”我有些难为情的挠了挠头。

  “好久没见她这么疯了,由着她吧,你多包涵啊”聂柔妈妈拍拍我的手。

  “阿姨,我会好好对她的”

  “那就好,没事就跟聂柔一起回来吃饭”临走的实话,聂柔妈妈跟我们说了这样一句话。心里有种暖暖的感觉。

  回到家里,聂柔就嚎叫着,欢蹦乱跳的去摆放她的行李,我本来不大的床上,多出来一个好像比我还要大的熊。

  “聂疯同学,你,我,熊,只能有两样可以在我的床上,你选吧”我双手环胸不满的看着她。


  她看着我眼珠子转了转,然后揪起那只熊砰的扔到了对面的飘窗上。真是好武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