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能不能对着我说爱我,能不能就陪着我一直到最后[GL]  作者:看到高数都烦  分类:[同行]  
  有一天,事后,我突然发现手腕非常的疼痛,我以为是“运动”过度造成的,可是第二天起来却发现手腕鼓起一块硬块,很疼。

  聂柔紧张兮兮的拖着去骨伤科医院看病,医生说是腱鞘炎,给我涂上臭臭的中药包扎起来。

  手伤了之后,变得很不方便,虽然沈连熙懂事的不让我开车,还送我回家,可是我没法自己洗头洗澡,因为我要隔一天才能换药。

  “聂柔,给我洗头,痒死了”

  “你求我”聂柔开始不要脸了。

  “我求你“

  “说你爱我”

  “再见”

  每次非要来一遍这样的对话,她才动手给我洗头。

  赤裸着身体,浴室里烟雾云绕,聂柔修长的身材,光滑的皮肤让我着迷,我们相对坐在浴缸里,我手被聂柔用塑料袋绑着伸在外面。聂柔说我这样包扎着手这就是传说中的麒麟臂,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形容人家手臂肥的,我又一次感到了焦躁。


  “聂柔,我对你又不好,你为什么还愿意对我好”聂柔用我的洗发水给我轻柔的洗着头发,淡淡香味围绕在聂柔身上,让我有些心乱。

  “因为我爱你啊。”听到这话我还是会小小的心慌一下,有一丝开心,一丝感动。

  “那要是我要一直等洛辛呢,或者万一洛辛回来了呢”

  “只有我最爱你”聂柔认真的看着我。

  “你再说一次那三个字我听听”

  “我爱你”聂柔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耳边轻轻的说。

  我用我的独臂揽过她,吻住她。从前我几乎不跟聂柔接吻,慢慢的可以试着的亲吻,慢慢的我开始可以长时间的什么都不做,只跟她静静的接吻。那种捕捉她细微的存在,能给我一丝温情的东西,那是我喜欢的感觉。

  “哈哈,突然想叫你一声过儿”她坏笑的推着我,托着我的“断臂”看。

  “好啊,郭伯伯”

  “去死”!


  我抱住这个疯丫头,满心欢喜,只是她不知道。
  沈连熙回来看到我吊着手臂说“谁把你揍了,跟姐说,姐去送锦旗”


  “我就是学做菜伤了手,你还好意思”


  “你确定不是跟哪个女孩零距离互动太频繁弄伤的?”沈连熙拿杂志挡在脸前,也挡不住她呵呵的阴笑声。


  “不是。”


  “那饭要延迟咯?严迟?延迟吗?严迟”她故意乱叫着我的名字


  “不然能怎样”


  “那工资减半吧,说好了的”她很认真的看着我。



  “不用,断手断脚我也能做出饭来,大不了我去买现成的”



  “不,我不吃~你陪我一夜吧~~”沈连熙半闭着一只眼,认真的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