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能不能对着我说爱我,能不能就陪着我一直到最后[GL]  作者:看到高数都烦  分类:[同行]  
  井然有序,一丝不乱,一会儿桌子上就摆满了菜,色香味俱全,我不好意思的吞了下口水。

  “尝尝我的手艺”沈连熙给我夹了一块鱼,突然觉得她好亲切。

  许久没有和谁一起坐在屋子里这样认真的吃过饭了,即使是聂柔来,也只是她做,我吃。

  我好像突然食欲大开,许久没有这样饿了一样,全神贯注的吃饭,已经忘了对面坐的是谁了。

  “你吃饭都不说话的吗?”沈连熙问我,

  “吃饭还要说话吗?”

  “那总要说说好不好吃啊?”她侧着头问我,

  “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点”她又给我夹了一夹菜。

  “恩…沈总你自己吃,能不能不要给我夹菜,感觉好奇怪哦”

  我低着头一盘盘的扫光着她的作品,仰天打了个大大的嗝。

  “咦!”

  “咦什么?”站起来收拾桌子的沈连熙好奇的看着我。

  “好吃你就多吃点,是不是那个广告词啊?”

  “严迟, 你很奇怪”她伸出筷子打了我脑袋一下。

  “沈总,我决定花一个月下苦工学做菜,然后请你去我家吃饭呀”

  “好啊,一个月后拿不出手来,工资减半~”

  后来的日子,只要贺其仁晚上不约沈连熙,我们两个孤家寡人就在一块儿吃饭,吃吃蛋炒饭也好,公司楼下吃碗面也好,有个人在一起也挺好。

  三餐有了规律就好像生活也进入了正常模式,开始觉得这一有序的生活,让有了些积极向上的冲动。

  别人都开始对自己好了,自己没道理不对自己好。

  有时候,我俩就像两面镜子,在对方身上总能看见自己的样子。我们都一样的孤独,一样的寂寞,一样的犯着错,一样的不肯原谅自己,一样的都不是坏心眼。

  我每天都会送她到楼下再回去,我总会在楼下多等几分钟,确定她安全到家我再离开,心是捂得热的。

  那之后,突然发现她开始工作了,我原以为她只是个花瓶,可她开始看下面的人送上来的资料时总要得瑟的告诉我哪个环节有问题,那个地方处理的非常不好,什么样的方式可以替代现在公司运作的陈旧模式,她可以滔滔不绝轻易的讲述一堆连贺其仁和我们市场总监都说不出来的营销理论,但她从不把的这些在贺总和员工面前表达出来。听之任之贺其仁发布的每条她觉得不合理的决策。总是带着坏笑的看着我,听完他们下达的决定,然后不屑用口型对着我说“白痴”


  她开始打着逛街的幌子,带着我拜访一些不属于我们公司的客户,带着我去一些机构走动。

  大多数时候,她都把我留在车上,自己去谈事情,然后笑容满面的在一些人的簇拥中下来。

  可这些客户从没出现在我们公司过,沈连熙时常在准备资料,却很少看见她签成合同回公司。


  可她明明在扩展一些圈子,我还常常听到她在电话里吩咐谁去银行转账,可她却从没跟公司的财务有什么接触,在公司里,除了例会,她就是挂名副总监,没有人真的去找她办什么事情的。

  她开始安排我做正事了,是我从前在公司接触不到的一些事情,她很细心的教我,甚至下班到她家加班继续做事,可这些事情又完全与我们公司无关。


  她明明在办公室准备了一叠资料放进了一个包里,又带着那个包包去搭飞机,却告诉贺其仁她去香港购物去了。

  我开始觉得她越来越奇怪。

  “聂柔,你教我做菜吧”临近一个月要到的时候,沈连熙外出了,我才猛然想起做菜之约。


  这才发现家里连多的碗筷都没有,和聂柔到商场选了一套她觉得好看的碗盘。明明就没有看上她挑的那副碗盘,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选来选去最后全都还是买了她喜欢的。


  沈连熙不在,我也没事做,每天我很早就下班了,接了聂柔,就一块儿去市场买菜。

  菜市场是我去过最臭的地方,聂柔总是厚着脸皮说“你捏着鼻子吧,回去我给你人工呼吸”

  于是,回到家里,漫长的“人工呼吸”导致我们总会在宵夜的时间吃上我的黑暗料理。

  找到这个理由,聂柔开始每天都出现在我家,她总是先诱骗我“人工呼吸”,再做饭做到深夜,这样一来我也不好赶她走了。

  整天看着她,把我喝咖啡用的杯子拿来喝果汁喝汽水喝牛奶,在手里拿来拿去,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被人拨开了。


  每天死皮赖脸的站在我身边跟我一起刷牙,刷得满嘴泡沫,傻得我真是无奈。

  每天只要答应让她留宿,她就会从前一分钟的病怏怏立马变得生龙活虎,滔滔不绝,我就很想掐死她,然后从楼上丢下去。


  她就像跟尾巴一样,我在哪间屋子转过身她都在背后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每天都要跟她说几次:聂柔,安静,安静。

  我发现,她在,我便没再失眠了。


  不再失眠,所以早上我可以比她更早醒来,看着躺在身边的聂柔,仔细端详她,安安静静的聂柔其实挺美。一头乌黑的长发,雪白的肌肤,干净极了,浓眉大眼,高挺的鼻梁,总爱犯傻时撅起的嘴小小的,红红的,就像一颗晶莹的小樱桃。


  每次忍不住会拿手戳戳她的鼻子,她都会小猪一样撅撅嘴。逗得我笑的不行。

  早上,阳光投进房间,照在小猪的脸上,她那雪白的皮肤就像小天使一样,竟然没有忍住悄悄的吻上了她的嘴唇。

  小猪突然睁开眼睛,我赶紧假装睡熟。

  “严迟,你亲我了?”聂柔推推我。

  “你做梦了”

  “哦~是吗”她又再迷迷糊糊的睡去

  心突突的乱跳,好像在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