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诱惑与躁动  作者:萧雨06212  分类:[纯文学]  
   作者:苗大哥 提交日期:2007-2-22 11:51:00
  
    问候老友
  
  
  
  作者:苗大哥 回复日期:2007-2-22 11:52:01 
    又是分页大沙发!哈哈!!!!!
  
  
  作者:四处流浪的兔子 回复日期:2007-2-22 12:29:20 
    新年问候  恭喜分页
  
  
  作者:彩云朵朵1 回复日期:2007-2-22 13:30:45 
    顶出春光明媚来!
  
  
  作者:植岸 回复日期:2007-2-22 15:57:26 
    看望!支持!
    
    
  
  
  作者:方夫人 回复日期:2007-2-22 20:43:17 
    哈,恭喜分页!
  
  
  作者:老三届888 回复日期:2007-2-22 20:45:07 
    恭喜发财!
    ^^_^——
  
  
  作者:下岗职工小娟 回复日期:2007-2-22 20:45:38 
    顶你!
  
  
  作者:红焱焱 回复日期:2007-2-22 20:46:07 
    老朋友看望!
  
  
  作者:丁丁火 回复日期:2007-2-22 20:46:31 
    支持!
  
  
  作者:愤青000 回复日期:2007-2-22 20:47:03 
    踢好文!
  
  
  作者:小家碧玉12 回复日期:2007-2-22 20:47:38 
    ,)
  
  
  作者:素炒咖啡 回复日期:2007-2-22 21:03:05 
      万 紫千红满园春,
      事 业有成心事顺。
      如 沐春风甘霖降,
      意 气风发向前奔。
      心 语一片道祝福,
      想 望发财财来足。
      事 事顺心人气旺,
      成 就大业享福禄.
    =================================咖啡问候:)
  
  
  作者:博士后生 回复日期:2007-2-22 21:50:11 
    万千大喜,
    事事喜事。
    如乘特快,
    意愿喜成。
    ============
    哈哈!      
    
    
  
  
  作者:悠然翁 回复日期:2007-2-22 22:19:08 
    问候朋友,支持佳作.
  
  
  作者:新颜妹妹 回复日期:2007-2-22 22:26:14 
    问候雨哥哥
  
  
  作者:长沙小狗 回复日期:2007-2-22 23:16:34 
    睡前顶好帖。
  
  
  作者:慕容余华 回复日期:2007-2-23 9:22:03 
    
    支持老乡.
    
    
    
  
  
  作者:文渊阁老 回复日期:2007-2-23 09:51:51 
    春节期间看望同志们.
  ==================================
  谢谢大家!
  
  

   “西门旌是正在服刑的犯人,在监狱和监外性质都是一样的,他是一个罪犯不是你们的同学!你们应当站稳阶级立场与党和政府保持一致,怎么能站在他的立场上为他翻案呢?你们对他的改造都负有监督的责任!再说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古来如此,给他判三年徒刑难道量刑还重吗?这已经是考虑多种因素了,怎么还无理取闹向政府施加压力呢?你们知道吗?你们这是在给罪犯翻案,是在对抗党和政府,对抗无产阶级专政,是对社会主义制度不满!这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政治事件,其性质是极为恶劣的!你们集体越级上访干扰政法机关正常工作秩序,其错误的性质是非常严重的!你们应当深刻反思自己的行为,认真做出检讨,等待有关部门处理!”
  
   法院的同志说得异常严厉,知青们都傻了眼,只觉得后脊梁沟阵阵直冒凉气,这才感到后果的可怕。
  
   “这主意肯定是西门旌出的,是他煽动支使你们这样干的对不对?是不是还有人为他鸣冤不平摇旗呐喊呀?这封信到底是谁起草的?”法院同志声色惧厉地追问。
  
   大家感到了事态的严重,青年点里鸦雀无声,到这时候谁还愿意出来担责任。
  
   “没有谁起草,是大伙……”西门旌结结巴巴地说,他怕牵连到许天,要是再把许天牵扯进去那问题可就更复杂了。许天的父亲是反动技术权威在文革中被造反派给打死了,许天属于黑五类的狗崽子,法院要是知道许天起了啥关键作用,那事件的性质可就更严重了,还不得归类为反革命政治事件。
  
   “住嘴!谁问你了!你给我老实点!还没跟你算账呢,你长能耐想翻案了!你坐直了!当你们家炕头呢?你天天都出工吗?有没有无缘无故旷工?每星期都按时向大队汇报吗?”
  
   法院的同志阴着脸训斥着西门旌。西门旌低着头大气不敢出,装出一副很老实的样子回答。
  
   “他有没有私自回家现象?”法院的同志瞅着大伙问。
  
   知青们都木然地摇摇头,其实谁心里都清楚,西门旌没少往家里跑,可谁愿意得罪人呢?
  
   “西门旌在服刑期间是不准随便回家的,必须老老实实接受劳动改造!你们有责任帮助政府对他执行监督!发现什么情况要及时报告,绝不能姑息迁就他!”
  
   法院的同志给我们交待完了任务,又把头转向西门旌语气冰冷态度严厉。“没想到你还真有两下子,鼓动大伙闹事,就你这个行为就够给你收监加刑的条件了!你知道不?你这是企图制造政治事件对抗政府抗拒改造,你这是想把大伙都拉来给你做垫背的!我们警告你!只许你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如果再发生这类事件,第一个就拿你试问!坚决把你收监加刑严厉打击!”
  
   西门旌温顺老实得像一只听话的绵羊,一声不吭不住的点头,满脸诚惶诚恐畏威怀德的表情,知青们还没有看到过西门旌这样老实听话。法院的同志扫视着屋内的知青,苦笑着说:“你们还号称知识青年,怎么连一点法律常识都没有,签字画押那是多重要的事情啊!连看都不看就跟着随帮唱影,让人卖了还不知道呢!你们这是在为犯罪分子翻案,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是在拿自己前途命运开玩笑啊!我们谅解你们还年轻,考虑到你们也是无知受骗上当,并不一定有啥险恶的政治目的,这次虽然对你们既往不咎网开一面,但是你们一定要吸取教训深刻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如果再出现诸如此类的事件,那可就要自食其果了,请你们好自为之!”
  
   法院的同志也算对我们仁至义尽,并没有抓住把柄整人,我们都出了一身冷汗感到很庆幸。法院的人走了,吉普车扬起一阵尘土,大家望着那尘土呆楞了半天。
    
     一封集体签名的上访信竟招惹来这么严重的后果,这是大家始料不及的事情。想想也是,怎么就稀里糊涂地签字呢?这么严肃的事情怎么能当成儿戏呢?其实大家哪里知道,这件事原本就是西门旌和许天精心密谋的结果,他们先是争取平日关系较好的同学,让他们做托儿带头签字,其他同学不知就里又有面子卡着,自然就不好意思拒绝,这样大家就稀里糊涂跟着签了字,一切都按照他们预先的计划而行。
  
   他们密谋策划把这件事演变成知青集体的抗争行为,用知青集体上访申诉来给县委施加压力,上级领导担心闹出事端便不敢不引起重视,以此要挟他们做出让步来给西门旌减刑,这件事本身便带有浓重的政治抗争色彩,是对西门旌判刑的不满和抗议,是对事件处理结果的否定与蔑视,他们这样做正确与否我们姑且不加评论,但是他们使用手段蒙蔽愚弄同学,利用同学们的单纯和善良,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这便是无法令人赞成的!他们没想到竟弄巧成拙,险些把西门旌送回监狱收监加刑,也差点把同学们都抓了垫背做了无辜的牺牲品。他们也不去想想,就像当初封锁消息利用策略到青年点取证一样,他们再聪明狡猾也不是那些人的对手,这些手段和伎俩早被人家一眼就看穿了,最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早上吃过饭,许天便把大家召集在女生宿舍,许天跟大家讲要把西门旌的情况向上级反映,当初他是为了保护集体财产……大家签个名显得郑重一些云云。他一说完便有人忙不迭过去签字,许天还让大家按手押,这时便有同学开始犹豫,心里有些不托底,可能是想起杨白劳被黄世仁逼着按手押的情景,觉得这件事似乎并不那么简单,可是在他们的催促下,大家还是碍着面子按了手押。佟阿齐在一旁喊着:“前面的谁替我按个手印!”他是在制造气氛,减轻大家的顾虑,这大概是有人交给他的任务吧?只有胡常峰既没有跟着大家签字也没按手押,他确实是与众不同。这件事对同学们的教育非常深刻,许多同学得知事情真像后,都对他们的做法很是不满。
    
     每天见到文惠我心里总是忐忑不安,那种初恋的激情如同烈火在我周身燃烧,使我寤寐思服辗转不宁,爱情是这般的折磨人,简直如同凤凰在火中涅槃,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