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诱惑与躁动  作者:萧雨06212  分类:[纯文学]  
   █◤☆正文☆◥█
   
  
  
  
   第六章 鲁莽无知入囹圄 人心翻覆起波澜
      
    我们插队的这个小村三面群山环绕,一面紧靠哈大公路。路西是一马平川的辽河平原,路东是蜿蜒起伏的长白山余脉。我们村的南面有一座“尖槐山”,据说是海宁县的第二高地。路西朱家屯是个有几百户人家的大村,与我村隔路相望。
  
   传说这个尖槐山本是我村所有,解放初期村里有人将山照偷出来卖给了朱家屯,两村便在县里打起了官司,最后县里也是息事宁人,就以山上的分水岭为界,东边归邹家沟,西边归朱家屯,从此两村不睦。
      
   邹家沟有个民兵连长于世龙,一天上山砍柴不知不觉中便走过了地界,因为山上没有界碑,并不象国境线那样界线分明。可他哪里知道,朱屯的人正盯着他呢!看见有人犯了边界,一声令下便顺着山道追赶上来。这下可把老于吓坏了,要是叫他们逮着了,准跑不了一顿好打。于是屁滚尿流地逃了回来,两村的仇隙是越来越大。
  
   于世龙身为民兵连长那也是面上混的人,在村里也算是有身份地位的主儿了,非一般的“屯不错”可以相提并论,这次愣是让人给栽了面,追得兔子似的满山跑,也觉得挂不住脸儿,可朱家屯是个大村人多势众惹不起,也就只好暂且把这口恶气咽了下去,把仇恨憋在心里。暗地里恨恨地想:穿马褂没有会不着亲家的,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作者:萧雨06212 回复日期:2006-2-22 12:03:29 
    
    
    
    
    事情就是这样凑巧,过了不久朱家屯有两个人上山砍柴也稀里糊涂地走过了界,偏巧叫老于看在眼里,这一腔仇恨正好无处发泄,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一口气蹽到青年点,立马通报敌情紧急动员,知识青年们听连长说阶级敌人在破坏山林顿时群情激愤义愤填膺,阶级敌人在蠢蠢欲动他们在向国家财产伸出了罪恶的黑手阶级斗争出现了新动向,立马表态请贫下中农放心我们知青一定要保护好国家财产,决不能让阶级敌人阴谋得逞!知青们当即研究作战方案,这些知青有的曾在文革中参加过“文攻武卫”的两派武斗有一定战斗经验,他们决定正面虚张声势,派兵迂回抄其后路据住分界线断其归路使其不敢归,让开侧后下山小道,而将重兵秘伏于此张网待敌,如其逃跑必在此处下山,那时正是在我境内入我伏击圈中,也好做到有理、有利、有节的将他们拿下。研究好作战方案便立即行动,可怜朱家屯那二位哪里知道自己此时已成瓮中之鳖,一看情景不妙还等什么撒腿就颠儿,可哪里还来得及!只听得到处都是呐喊声仿佛满山遍野都是人,只觉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早已被吓得魂飞魄散,见身后的归路已被人卡断,其他下山的道路也被封锁,他俩蒙头转向慌不择路正好撞入包围圈中。四处喊杀声起,那两个老农哪曾见过这等阵势,当时就吓破了苦胆浑身颤抖一团尿了裤子。知青们嗷嗷地冲上来将他俩团团围住,其中一人厉声断喝着:“你!什么成分?”走在前面那个吓得都差了声,体如筛糠杀猪般的惨叫:“我……我可……贫农啊!”“他妈的!贫农你还干这事?!”知青们大声骂道,有几个上去踹了他几脚。走在后面的是个书生模样的人,已是两腿哆嗦面无人色早吓得七魂走了三魂。
      “你是什么成分?”知青们用手中的家伙指着他怒目而视。
      “我……我,我是富……农……”这家伙被吓得把实话都说了出来。
      “啊!富农,这是阶级敌人破坏!给我打!!”民兵连长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喊叫着,随着他一声令下,知青们立时冲了上去,镰刀、镐把、铁锹、拳脚并举,那人没吭几声便晃晃荡荡地倒下了。“别装死!给我起来!”知青们狠狠地用脚踹他。书生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好半晌才艰难地爬起来。“把筐挑着,走!”他们的筐里装着满满的死树根,有百多斤重,他俩这般逃命都没有舍得丢掉,两个人就这样被押解着一步步挨下山来。村中沸腾了,锣鼓喧天口号声此起彼伏,大队高音喇叭里一遍遍呼喊着革命口号:
      “坚决支持知识青年的革命行动!
      誓死保卫国家山林捍卫集体财产!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坚决打击阶级敌人的破坏行动!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胜利万岁!”
      人们欢天喜地奔走相告就象过年一样热闹。这俩人脖子上挂着沉重的大牌子,挑着“阶级敌人破坏山林的铁证”在村里遊街示众。大概是人们觉得热闹好玩不过瘾,遊了一遍又一遍一直到日头偏西,大队里还要召开批判会方才罢休。大队院里现场批判会早已准备停当,会计室的几张桌子抬了出来放在了前面,麦克风也架好了,老乡们聚集在一起好像看演出那样的兴高采烈,人们心中的某种欲望、某种期盼似乎得到了一些满足。可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那个被折腾得奄奄一息的书生突然倒在地上人事不省,大家把他抬到桌子上,即将开始的批判会不得不暂停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