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诱惑与躁动  作者:萧雨06212  分类:[纯文学]  
  
    (续上文)
  窗外的阳光依旧十分灿烂。灿烂得让人觉得累。世界上的人,要么属于耐得住性子的,要不属于耐不住性子的。我属于后者。一小时后,我关掉了她的帖子。我需要新的刺激。于是,我去找能立刻引起我的兴趣的帖子。我用的是最简单的方法——看文章标题。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一章:山外青山楼外楼,峰峦叠嶂竞纷繁。
  

   《情痴乌鸦忏悔录》
       ----作者 乌鸦
  
   第一章 怪女人狂泻春水 痴乌鸦迷恋锦乡
      
      广西五月的天气,就像二十刚出头的壮小伙般,干脆、直接、火辣、热情,没有春的“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没有秋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也没有冬的“梅需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三十五摄氏度的高温,让人不得不变得庸懒起来。
      
      我半瘫坐在电脑前,能感觉得到自己的思想跟目光正同病相怜——有些呆滞。耳机里一曲郑智化的《游戏人间》正不厌其烦地哄动着,屏幕上的对手正举棋不定——真正的举棋不定中。唉~不就是抽车将你的军嘛,脆脆地投子认负不就得了?非得在那里抓破头皮,想到时间到。可摆明了的三连将,你再想也没辙的啊!难不成真能铁树开花?唉~又一个想整出个“法郎吉社会”的傅立叶~!
      对于这种人,我始终是无可奈何,只能用一声轻叹,以静治动了。
      不觉,两指间那根“精神食粮”已到功成身退的时候了。挟带着烟灰,连着烟头,我把它送进它的归宿里。
      
      就在这时,QQ上有个头像在闪动着,那是能打发我些许时间的因素,我带着一丝期望点了点。
      孙逸才:摇头丸,在搞啥飞机呀?
      
      姚乾戍:飞机没有,正想飞象过河。又有啥好提携啊秀才兄?
      
      孙逸才:上网叶吧。天涯网里有个叫耶马的女人闹得挺凶。
      
      姚乾戍:你哥哥我正在闹情绪呢。再跟她闹,那不六国大封相么?!
      
      孙逸才:别跟我显摆,你看看再说。
    
     我木木地点击、打字、点击、打字......进入了酸秀才推荐的网页,看了看那个“凶女人”的文章。
      
      很明显,这是一个80后的写手——尽管我不喜欢这样去区别或者定义一个人的文字功力,她的文字显得有些浮躁,浮躁中带着些寂寞,带着些空虚,咋一看去,令人觉得有些乏味。这,是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我这个人看文章很是偏执——标题引不起我注意的,不看;看了5分钟后没有让我产生想继续看下去的冲动的,不看;让我觉得虎头蛇尾的,不看;没有个人特色的,不看。
      我有点郁闷了。强行关掉那个思路还在胶着中的“对手”的窗口,直接提审罪犯酸秀才!
      
      姚乾戍:酸秀才。
      
      孙逸才:啥事?
      
      姚乾戍:你要我看的是什么?
      
      孙逸才:没觉察出来?
      
      姚乾戍:你那边在下雨。(乡土幽默话,意思是说对方无聊)
      
      孙逸才:你忽略了我说的“闹”字。
      
      姚乾戍:呵~还有玄机呢你!得!看你的面子。
      
      孙逸才:摇头丸啊摇头丸,对你,我也只能摇头咯!
      
      姚乾戍:再说吧!
      
      我定了定神,十指又重复了不久前的“程序”。说实话,酸秀才除了名字像个秀才,他还真有秀才的才气与风骨。举一旁例说,就他的妹妹孙秀芙——我送她雅号“瘦狐”,在他的耳濡目染下,也是随随便便就出口成章,且姿态风雅。顾念及此,他能推荐的写手,想必有其过人之处,最底限度也有独到之处。
      
      三分钟后,我呆住了。天!这个女人果然够“凶”!同一时间开四个帖子,更新速度平均每天100000字!这还不算,四个帖子四种题材,不管是文笔、思路、情节,甚至细微到一个句子,没有一点重复的迹象!就像一个精神分裂的人——分裂成四种思想的人在各自疾书。宁缺毋滥是我看文章的起码标准,我从未试过看这样“无味”的文章。可是,慢慢地,我发现了所谓的“无味”其实并非无味,甚至是很有滋味——其中很多是细腻处,可能是因为赶进度,一再而再地在打着“埋伏”,不留心,真是很难看出其中的滋味。
    
     姚乾戍:她是不是在别处随便复制别人的稿子来的?
      
      孙逸才:你老了!
      
      姚乾戍:直接点说吧。没多大意思。
      
      孙逸才:你还记得网络警察怎么鉴定网络笔迹的么?
      
      姚乾戍:记得。鉴定网络笔迹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做法是查看两篇“疑文”中出现错别字的地方。
      
      孙逸才:没错。所以证明了你还没认真看。或者说,你没真正认可她。
      
      姚乾戍:这么说来,那是一块“璞玉”在玩“璞玉”呢。有点意思。
      
      孙逸才:那只是冰山一角罢了。你上她博客看看,同时为7本杂志供稿!想必这里对她来说,只是一处意义不大的练剑场。
      
      姚乾戍:果然够凶!
      
      孙逸才:我在她的博客上整了首诗。她蛮感兴趣的。
      
      姚乾戍:哦?
      
      孙逸才:完了我跟她说,我有一朋友人称“三秒尸人”。她很感兴趣。
      
      姚乾戍:晕~把我当你家的瓜了呀?那也得称称这瓜的斤两先啊!
      
      孙逸才:呵呵~谦虚是不是证明了你已经认可她了?
      
      姚乾戍:主要的问题是,你别加个三秒啊!那可真能把我整成“尸人”的!
      
      孙逸才:有事先走了。你看着办吧。
     
   窗外的阳光依旧十分灿烂。灿烂得让人觉得累。世界上的人,要么属于耐得住性子的,要不属于耐不住性子的。我属于后者。一小时后,我关掉了她的帖子。我需要新的刺激。于是,我去找能立刻引起我的兴趣的帖子。我用的是最简单的方法——看文章标题。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山外青山楼外楼,峰峦叠嶂竞纷繁。
    
   (萧雨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