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诱惑与躁动  作者:萧雨06212  分类:[纯文学]  
  
  第三十四章 孤儿只身探险境 藏民千里送良驹
  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新远县县委会议室。会议在紧张地进行,会议的议题是,“辽宁省海宁县发生百年不遇的特大雹灾,大量的农畜被打死打伤,辽宁省紧急向新疆地区求购马匹,自治区要求新远县做好马匹选送工作,并及时交送海宁县有关部门,支援兄弟省的抗雹救灾工作。”
  
  新远县是一个较为偏僻的县城,附近的马场有足够的马匹可备调用,问题是派谁去内地联系。这个问题使县委领导大伤脑筋。
  
  新疆地处西南边陲辽宁地处东北地区,两地相隔万水千山自然距离十分遥远,当地人对内地情况非常陌生,藏民中传说内地汉人十分凶残野蛮,他们极端仇视排斥少数民族,都担心到东北去会发生不测,因此诺大的县城竟没人敢去内地联系交送马匹事宜。
  
  这个问题实在是棘手,县委也不敢贸然决定,万一出了差池谁也担当不起责任,反复研究竟也拿不出良策来,最后只得让由马场自己指派人选,那意思很清楚,一旦出现意外闪失,县里也好有个退身之步。
  
  七十年代的中国,封闭落后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堂堂的县委一班人竟然也和当地牧民一样,虽然没把汉人当成杀人不眨眼的红胡子,但也把他们看成是对少数民族充满敌意的另类人,极为恐惧与汉民接触交往,说出来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马场领导哪里敢怠慢立即着手点将,可藏民们都把汉人居住的内地当成龙潭虎穴,谁愿拿身家性命去冒险?马场领导非常犯难,上级已把任务交给了马场,哪里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马场领导挖空心思绞尽脑汁居然也琢磨出个办法,只不过良心上有点内疚,事到如今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他们决定派一个藏族孤儿去内地,马场领导偷偷给自己留了条退路,万一这孤儿去内地真有个三长两短,那后事处理就比较容易了,不必担心会有什么家属找到马场或县里闹事,省去许多是非罗乱且不说,也免得给县领导增添麻烦不是?
  
  这等棘手的事县里把球踢给了马场,那马场领导岂能把自己圈进套中?这是没办法的事,也别怪谁了!反正把这孤儿豁出去了,是死是活就由他认命随缘吧!
  
  虽说派孤儿只身探险境是件不得已的事情,但其中却有许多妙处,如获成功马场领导办事得力便是首功一件,对县委有个满意的交待;万一出现闪失也好采取暗箱操作便宜处理。进退自如左右逢源,这些基层干部已经练就了一身闪展腾挪的上乘功夫,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至于那孤儿是何等感受,谁还管得了这些呢!
  
  
  这是个十七八岁的藏族孤儿,汉话也会简单说几句,黑红的脸膛稚气未脱,两只大眼睛晶晶莹莹的讨人喜爱,听说让他一人去内地当时就吓坏了哭闹着死活不肯,说怕汉人把他杀了,有关人员恩威并用连哄带吓逼其就范,终究是个孩子又是个孤儿没人给他出主意撑腰,小胳膊终是拧不过大腿,这个藏族孤儿无奈只得流着眼泪被迫同意。
  
  
  骑马、坐车转乘火车,一路辗转颠簸历经了些时日,这个藏族孤儿终于来到了海宁,站在车站广场这个孤儿简直惊呆了,在他眼里这里高楼大厦鳞次栉比,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旅客行人熙熙攘攘,恍惚间不知身居何处。眼睛不够看了,耳朵不够听了,脑袋不够用了,看啥都感到新鲜,遇啥都觉得新奇,仿佛进入童话世界,西方极乐世界莫非如此吧?感觉是从人间一下来到了天堂。
  
  县委负责接待的同志听他介绍后除了惊讶之外一切都明白了,马上向有关领导做了汇报,并为他安排了最好的住处——县委招待所,在那里吃住起居都享受特殊的待遇,完全参照藏民特有的生活习惯,精心体贴无微不至,县委县革委有关领导还亲自接见了这个孤儿,代表全县人民对他表示欢迎和感谢,这藏族孤儿长这么大还没享受到如此高规格的待遇,高兴得欣喜若狂手舞足蹈。
  
  县里特地安排人员专程陪伴他到各处观光游览,让他充分接触内地的风土民情,了解汉民的生活习俗,感受人们对少数民族的尊重和情谊,让他知道汉民和藏胞是可以友好往来和睦相处的,不论什么民族都是祖国大家庭中的一员。
  
  这个藏族孤儿每到一处都享受着贵宾般的礼遇,人们对他都非常诚恳友善,这个藏族孤儿不觉之中受到了一次民族团结的教育,使他对内地的印象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想起临来时的那些恐惧担忧不禁感到好笑。
  
  陪同人员暗中还发现藏族人对灯芯绒、瓷器和丝绸特别喜爱,便悄悄向领导做了汇报,领导立即指示有关部门作了安排。当藏族孤儿启程回新疆的时候,简直让他惊讶不已喜出望外,县里为他准备了很多的礼物,尤其是藏民喜欢的灯芯绒、瓷器和丝绸,让这个藏族孤儿既感动又惊奇不已,他们怎么晓得藏族人喜欢这些东西呢?
  
  这次给他带回的礼物大都是海宁本地的产品,海宁陶器用料讲究工艺精美享誉海内外,海宁丝绸历史悠久做工精细华丽典雅堪称精品,至于灯芯绒布虽然是凭票供应,但经过县委特批一切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
  
  藏族孤儿此次来海宁不但受到热情接待而且满载而归,充分显现了海宁人民对藏族同胞的深情厚意,县里还特派两名同志陪同孤儿一起回新疆,既为保证他的安全,同时也是去联系选购马匹等具体事宜。
  
  
  孤儿回来了!新远小县全城轰动了,大家迎接这个远道归来的藏族孤儿,就象迎接凯旋归来的英雄。他的确是个英雄,他只身“入险境”非但毫发未损还满载而归,这个故事迅速传遍县城、马场和牧民的家中,人们这才知道原来汉民对我们藏胞是这样的友好,过去那些让人们信以为真的传言竟然是那么荒唐可笑。
  
  
  藏民们看见陪同孤儿一道回来的汉人,高兴的载歌载舞欣喜若狂,原来内地是这样的富庶,汉民是这样的豪爽好客,对我们藏民是这样尊重友好,都后悔没能亲自走一遭,也好开开眼界见见世面,到让孤儿捡了个便宜风光了一回。带回的礼品都被有关部门收下,分给了孤儿一些做为报酬和奖励,这已经使他高兴得喜出望外了。
  
  
  当新远县再一次组织人员到海宁送马的时候,人们都争先恐后踊跃报名。县委领导决定亲自带队组团访问海宁,并特地在马场挑选了一批上好的马匹,指派专人护送运输到海宁支援灾区。
  
  这个藏族孤儿用自身的经历做了最好的宣传,这个故事后来被营口市话剧团编写成话剧《万里送骏马》,在辽宁地区巡回演出,观看此剧的情景盛况空前。
  
  人们观看后不禁感慨唏嘘叹谓不已,都对解放这么多年国家还处在这样封闭的状态,以至于造成民族间的相互隔膜和偏见感到深深的遗憾和震动。该剧宣传民族团结产生的正面影响和所流露出的“负面效应”几乎有些不等同,他无意中留给人们太多的思索和感慨。
  
  
  “新疆支援灾区给海宁送军马来了!”县城大街小巷风传着这个消息。
  
  当新远县领导亲自带队来到海宁的时候,海宁县举行了盛大的欢迎活动,县里组织了多支民间高跷队载歌载舞夹道欢迎,一连几天街头巷尾广场公园到处是火爆热烈的高跷会,仿佛过大年一般喜庆热闹。
  
  这几年声名遐迩的海宁高跷几乎快要失传了,人们已经好多年没有机会饱此眼福了,海宁高跷这个独具特色的民间艺术奇葩,自从文革以后便销声匿迹了,每当年节喜庆之时人们自然便想起了它,不禁感到由衷的怀念和遗憾,这个根植于黑土地的民间艺术是那样的深入人心,可是它已经被当做四旧扫地出门了,这次借着欢迎新疆新远县访问团的机会,当地老百姓大饱了眼福过足了高跷瘾。
  
  当时的情景是海宁人民载歌载舞万人空巷盛况空前,海宁展开了他那宽广的怀抱给以藏族同胞最热情友好的接待,感谢他们见难相助万里送骏马的兄弟情谊,这感人至深的一幕完全可以书写在民族团结的史册上。
  
  
  新疆新远县访问团在海宁逗留期间深深感受到了民族大家庭的温暖,衣食住行充分照顾到他们的民族风俗和生活习惯,考察观光活动也都作了周到细致的安排,使他们虽然在遥远的东北却有如回家的感觉。访问团所到之处到处是欢歌笑语,人们真诚友善的接待他们,以各种不同方式表达了对藏族同胞的兄弟情谊,以及对他们见难相助的感激之情。
  
  他们被这种浓浓的兄弟情谊包围着,连日来的所见所闻,使他们不仅感受到各族同胞团结友爱,感受到汉族兄弟对他们的尊重和情谊,而且也感受到了家乡与内地的差距,这一切都大大超出他们的思维范畴,使他们感慨万千心潮难平,觉得实在是不虚此行。
  
  
  这种现象曾经使我匪夷所思,一个县级党委和政府竟然这样闭塞,对外面世界几乎一无所知,怎么会荒唐到认为汉人居住区是龙潭虎穴呢?以至于要派一个孤儿前来打探虚实,这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
  
  有同学对这件事颇有独到见解,他反问我,如果让你只身一人前去藏民居住区,你难道就不担心顾虑吗?这种换位思考使问题明晰了,想想也是,我难道就不担心恐惧吗?我们彼此太缺乏了解和沟通了,是中国太大还是我们太封闭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都会心存疑虑,对身处偏远地区信息闭塞的藏民还有什么不理解呢?
  
  
  海宁县为了感谢藏族同胞的深情厚意,特地为访问团准备了一些陶瓷、丝绸和灯芯绒布等礼品表达谢意。
  
  访问团离开海宁那天,海宁人民敲锣打鼓舞动高跷沿街相送,如同送别远行的亲人一般,那依依难舍的情形感人肺腑动人心弦,藏族同胞热泪盈眶挥手作别。
  
  后来这件事却被记者写上了《内参》,市委因此事都受到了牵连,上级责令市委向省委做出深刻检讨。
  
  当时在《营口市党史大事记》中是这样记载的:“1972年12月19日,市委向省委作《关于接待(新疆)新远县代表团时,造成铺张浪费的检查报告》。检查认为,‘内参’记者对海宁县超标准招待(共花掉37,716元,其中赠送礼品折价现金12,504元)的调查,是完全属实的。”从这份尘封已久的文件字里行间中我们可以隐约地看出,上级部门还是暗中替他们担了一定责任,如果层层认真追究起来,按当时的形势来讲后果肯定还要严重呢!这样规格的接待现在看来也许不算什么了,但当时这就算是超标准豪华奢侈了。
  
  
  藏族同胞见难相助千里送骏马,海宁父老真情回报万众迎亲人。已经成为轰动一时的重大新闻事件,它对加强两地间的民族沟通与交流,对加深民族感情增进民族友谊都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成为海宁地区抗雹救灾中的一段佳话。
  
  “阿齐他们在小姐庙回来的路上出事了!听说还轧死了一个呢!”人们风传着这个心惊肉跳的消息。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