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诱惑与躁动  作者:萧雨06212  分类:[纯文学]  
   第二天我在单位拨通了文惠家的电话,一位先生接了电话,我客气地询问是否文惠家,那位先生就请文惠来接电话。不一会儿,电话那边传来了那熟悉的声音,我抑制住内心的激动从容地问:
  
   “您是文惠吗?您是下乡在海宁毛山邹家沟的那个文惠吗?”
  
   电话里传来了肯定的回答,并问我是哪一位。我便试探着问:
  
   “有个叫萧雨的营口知青您认识吗?”
   “认识,认识啊!你是萧雨吗?”毫无精神准备的文惠,声音显得有些激动。
  
   “我是萧雨啊 ……”
   我的声音仿佛也有些走样,我尽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我知道这是一种礼貌,我一定要保持着绅士风度,也许当年就是这样使我失去了文惠,可如今我依然还是这样。
  
   “太突然!太突然了!”
   文惠声音急促似乎有些气喘,这突然的邂逅在她心里激起巨大的波澜,就是在她先生跟前似乎也无法掩饰自己激动的情绪,我感觉到她好像在擦拭着脸上的泪水,极力稳定着自己的情绪。
  
   二十八年了茫茫人海音信杳无,有那么一天却突然一个电话打到家里,面对这突如其来意外的相逢,文惠一下子惊呆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我似乎看到了电话那边文惠泪流满面惶惶掩饰的样子,心里一阵热浪翻腾,泪水顺着面颊簌簌滚落。
  
   此刻我俩谁也说不出话来,电话里竟是短暂的无言,仿佛这一刻时光突然凝固了,仿佛这一刻语言变得无比苍白,仿佛这一刻心灵难以承载这太重的情感。
  
   二十八年,多少日日月月冬夏春秋;二十八年啊!漫漫人生长路,从少年到白头!而初恋的情怀却依然那样炽烈纯贞真挚感人。这是人生最神圣的情感,这是人生最纯美的情感。天地有知都会为之感动,神明有情都会为之叹息!此刻我俩都在极力控制着奔腾起伏的心潮,从她回城聊到她恋爱结婚,从她的工作聊到她的孩子,从邹家沟聊到那些知青战友。
  
   我便询问文惠当初我托萱姐打听她的通信地址,为何竟不给我回信?电话那边的文惠一连气地回答说没有,她根本就没有从萱姐那里得到我的来信,萱姐根本就没有将我的信息转达给文惠。
  
   啊!我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这就是缘分,这就是命运!文惠的语气中带着愤恨气恼与深深的遗憾。我对文惠说,我以为你们看了信不想再理睬我了!
  
   文惠急着说:“没有,没有啊!我确实没有得到你一点信息,哪里象你想的那样啊?”
  
   文惠在那边一连串的否认,语气激动毫无掩饰。在我的脑海里文惠拿着信嘲笑我的神情是那样清晰,曾深深刺伤我那可怜的自尊,可这一切竟然都是我的臆想。天呢!这是何等样的玩笑!这哪里是萱姐在报复我,这分明是命运之神在捉弄我们啊!
  
   我向文惠询问这件事,无非是想得到某种证实,这个埋藏在我心底的恨怨情结,我一直都想把它解开。我曾无数次想过,如果将来有机会见到文惠,一定当面询问她这件事,今天我终于如愿以偿了,可是还有何意义呢?
  
   这真是悲哀啊!电话里文惠愧疚地说,她自己过于内向的性格耽误了许多事,心中的苦衷似乎难以言表。是啊,当年她不辞而别给我心灵留下的伤痛,当年她默然离去给我感情带来的伤害,是何等的沉重和持久啊!其实这不仅是性格问题,还有更深的隐情在其中。
  
   文惠太聪明了,她充分利用了她的聪明和美貌,毕竟在那个特殊的窘境中,文惠面临的许多问题都要靠他人帮助解决,没有他人的鼎力相助文惠后期便不会那么顺利,可是文惠却没有真正爱过那人,那个真纯如水的女孩就这样无声地消失了,这是文惠心中的难言之苦。
  
   那忧伤不眠的月夜,那凄婉忧郁的笛声,那孤独惆怅的心境,便是我酸楚苦涩的初恋。文惠便询问我的情况,几十年风雨坎坷人生百味,真是一言难以尽述呢!文惠竟直言问我为何结婚那样晚,我懂得文惠的意思,她想问我是不是一直在等她?我想对她说,我在等待那纯洁的姑娘可她已消逝了,我沉浸在那美丽童话里可它却破碎了,我的心已被那忧伤的往事埋葬了。可我没有这样说,为何这样怨恨感伤呢?难道我们经受的磨难痛苦还少吗?我直率地告诉她,有个女孩的身影总是在我眼前浮现,我对别的女孩提不起兴趣来,听了我的话文惠很受感动不禁感慨唏嘘。
  
   文惠结婚成家也很晚,个中原因我自然不便细问,我也不想因此感动或是不安,她孩子已上大学,两口子都已退休在家安度晚年,她已经步入了人生的无为和清静。
  
   我便想起多年以前的一个梦,一天夜里我突然梦见文惠,脸色忧伤眼含泪花,她告诉我她就要结婚了,我一把抓住她泪水夺眶而出,惊醒起来却是一个梦,窗外月色如水心头酸楚凄凉。不知为何当时我便清楚地感觉到,文惠真的要结婚了。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怪异,梦境里的文惠与现实中的文惠竟然是同时结婚,文惠竟在梦里把婚期告之了我,这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难道冥冥之中尚有神明在主宰吗?
  
   文惠便询问我爱人的情况,我告诉她爱人是医院的护士,比我小四岁很漂亮也很贤惠。文惠又问我孩子的情况,我便开玩笑说,还不是象我一样丑陋,象他妈一样愚蠢笨,文惠笑了。我便对文惠说,真是不巧啊!要是一丫一小咱两家正好结亲家了,咱这一代有缘没分,让下一代结个亲多好!文惠不禁大笑起来,她大概觉得这幽默让人心酸,很可惜我们连这点缘分也没有。
  
   二十八年前邹家沟一别,二十八年后邂逅在电话中,我们仿佛站在历史的两端,二十八年时光变成了一条线,通往历史通往过去通往昨天。我们都在与过去对话,都在向历史倾诉,我们心中的恋人依然风华正茂清纯如水,我们的初恋永远属于那个年代,不会伴随着岁月而变老,真是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悲喜千般同梦幻。
  
  
   与文惠通完电话,我反而觉得如释重负,往事如烟岁月如歌逝者如斯夫,这一段沉重感伤的情缘终于在二十八年后画上了句号。情缘前生定万般不由人,真是让人感叹不已啊!
  
   后来我又与文惠通了两次电话,一次是春节祝福,一次是要把撰写回忆录的事情通告她,从此以后我便不再与她联系。
  
   当这部作品已经贴到网上被人到处转载的时候,我们依然没有联系,让文惠淡淡地忘却那段历史尘烟,安宁平静的生活吧!
  
   多少年来,那些旧情往事常常萦绕心头,战友们的音容笑貌常在眼前翩翩浮现,为了纪念那苦涩的年华,那流逝的青春,那伤感的初恋,我才把这段苦难的生活记录下来,作为未来永远的回忆。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