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诱惑与躁动  作者:萧雨06212  分类:[纯文学]  
  每隔一段时间于娃便回到大队向路光和厉夏他们汇报陈旭的情况,于娃汇报的似乎很客观,说陈旭在家里呆不住成天吵闹着要回青年点,陈旭的父母也被磨苛了让他回去,请示大队领导怎么办?路光厉夏听说陈旭要回村里来,当时就头皮发炸脑瓜仁儿疼哪里肯答应呢!便劝说于娃一定要坚持住决不能让陈旭回来。于娃一脸的不情愿似乎无可奈何,只得听从大队领导的安排,当然了对他俩的一切待遇都立即给予兑现落实。
  
   陈旭便一直在家悠哉游哉逍遥自在地挣着工分和补助,贫下中农不再教育他而是在养着他了,只要是他高兴他快乐,那贫下中农也就跟着高兴快乐!这可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这以前谁管知青死活,你想高兴快乐?你不哭贫下中农都感到没尽到教育你的责任呢!只有陈旭把这一切都给颠倒过来了,老农们反到对他恭而敬之优待有加。只有在这个特定的历史条件下,陈旭才能做到这一点。
  
   假设没有中央的2•1文件,没有各地2•1工作组的严厉查处,没有开展全国性的打击迫害知青运动,别说你装疯卖傻,就是真的被逼疯致残甚至被迫害惨死,做为知青你又能如何?农村祖祖辈辈家族亲戚相互勾挂盘根错节,那庞大的社会势力捻死个把知青简直易如反掌,蛆再大你也拱不倒酱缸!
  
   陈旭敏锐地洞察到这点,准确地把握分寸,适时地抓住机遇,果断地趁时而动,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场精妙绝伦酣畅淋漓的荒诞剧,并且赢得了空前的成功,仅此足见其非凡的胆识过人的才智。
  
   一晃一年快过去了,公社传来消息要抽调知青了。路光厉夏赶紧到公社沟通联系为邹家沟要来个男生名额,这次抽调的单位非常好,是抽调到驾驶学校学习汽车驾驶技术。那年头是听诊器方向盘的时代,医生司机都是最好的工作,当司机的“脚踩一块铁到哪都是客儿”神气的很呢!这职业一般人求之不得,大队经过研究决定把这个名额留给陈旭。
  
   村里派人到公社领来招工登记表,大队指派专人把登记表详细地添写清楚,把一切应办的手续办理利索,这才决定派人到鞍山给陈旭报喜。
  
   邹家沟有知青以来,还没有哪个知青受到如此高度的重视,直把青年点的知青嫉妒得眼睛发篮。大队党支部决定派厉夏代表大队到鞍山征求陈旭家长和本人意见并送交《招工登记表》。
  
   厉夏觉得这是个送人情的好事,一定好吃好喝好招待说不定还有礼品相送呢!自己再顺便到鞍山散散心观观景真是美差一件,也不用象上次那样还要带个保镖保护自己,便一个人高高兴兴上路美滋滋地来到陈旭家。
  
   “陈旭!三哥给你报喜来了!”
  
   还没等进陈旭家的大门厉夏便喊着,说实在话这件事他甚至比陈旭本人还高兴,他们已经被陈旭折腾稀了,只要一提起陈旭老婆孩子全家人都浑身汗毛发竖,好像坐在炸弹上说不定啥时就要爆炸,陈旭要是回了城这一切就都一了百了,他和路光也就去了一块沉重的心病。
  
   陈旭这时正好在家,他见厉夏来了头也不抬,就像进屋一条狗样眼皮都不翻一下。陈旭的母亲赶紧过来招呼厉夏,厉夏就把大队的决定向陈旭的母亲说了,并把已经为陈旭添写好的招工登记表递了过去。
  
   陈旭的母亲很是感动说了些感激的话。厉夏就把这次招工的情况述说了一遍,什么驾驶技校、什么将来工作理想、什么其他知青嫉妒得眼红等等,厉夏这次要把人情送足把好人做到底。
  
   坐在一旁的陈旭眼睛直愣愣地瞅着窗外似听非听,厉夏就凑过来把登记表让陈旭看,木讷呆愣的陈旭好像听懂了,他接过登记表呆呆地看着,泪水无声地顺着面颊汩汩地流了下来。厉夏以为陈旭受到了感动,拍着他的肩膀笑着说:
  
   “怎么样,三哥够意思吧!这都是三哥亲自给你周旋的……”
  
   说话间于娃也来了,她见了厉夏客气地同他打招呼,厉夏便把招工的事情向她又讲诉了一遍,无非是大队如何想着他们,照顾陈旭的特殊情况,他厉夏又是怎样卖力气等等。在一旁的于娃迎合着不时说着感谢的客气话。于娃对着陈旭说:
  
   “陈旭,你看没看出还是三哥对咱们好啊!这事要是没有三哥……”
  
   于娃刚刚说到这里,只见陈旭拿起那张招工登记表唰的就撕成两半,在场的人都大惊失色,慌忙从他手里夺过那登记表,陈旭上前抓住厉夏便打,还没等厉夏反映过来,脸上已重重挨了两记耳光,吓得厉夏夺门而逃……
  
   “你跑到我面前装什么假善人……”
  
   厉夏的身后传来陈旭恶狠狠的咒骂声。
  
   当陈旭和我讲述这些故事时,他已经回鞍山参加了工作。在我的家里我俩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这些离奇难忘的往事。陈旭并没有一点胜利的自豪感,只是边说边叹气边喝酒,那表情苦涩无奈又有几分冷漠,像是在诉说着别人的故事,我的心感到沉重苍凉。时代造就了他这个天才的“演员”,而荒谬绝伦啼笑皆非的剧情本身又在揭示着怎样的主题呢?
  
   回城以后也时常想起文惠,想起那些难忘的往事,可人海茫茫哪里去寻觅?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