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诱惑与躁动  作者:萧雨06212  分类:[纯文学]  
   首战告捷郎主任胡大巴掌这才出了这口恶气心里很是舒畅。第二天老五脖上挂着大牌子上写“偷猪犯”,牌子上还挂着猪肠子下货什么的,在民兵的押解下,敲锣打鼓地在村里游街示众。村里好不热闹,人们纷纷议论,“大眼镜家娶媳妇办不起酒席,偷盗队里的猪,听说昨晚叫胡大巴掌吊起来好打……”看到大眼镜家到底出了事,一些老乡愤愤嫉妒之心才得到些许的平衡。
  
  
   雪儿打扮起来确实美丽出众,白皙如雪的肌肤婷婷玉立的身材配上鲜艳得体的婚装,简直就像高贵典雅的公主,有谁能相信她是四类份子的狗崽子呢?可以说雪儿这次婚事筹办得很体面,雪儿的父母尽其所有为闺女打点婚事,虽然经济拮据生活困难,但父母的许多亲友都在大城市,生活条件要比他们好一些,有了这些亲友暗中帮忙,雪儿的嫁妆筹办的还是可以的,让村里人好生羡慕妒忌,雪儿也算给自己争了一口气。
  
   一大早雪儿就起来了,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昨晚娘跟她唠到半夜,娘搂着雪儿哭了,长这么大雪儿头一次离开家离开娘,闺女是娘的心头肉,闺女要出嫁了娘总是有些舍不得。娘知道雪儿的性子倔犟,她怕雪儿和公婆关系处理不好,雪儿就安慰娘别替她担心,她会处理好这些事情,让娘保重身体。在乡下如果没有儿子有多少个闺女也算是绝户,爹娘岁数一年年大了,又没个人在身边照顾,想到这雪儿哭了。
  
   亲戚们都来帮雪儿收拾东西梳头上妆,那年头姑娘媳妇最大的区别就是烫头和梳辫,新媳妇必须烫头,雪儿头天已经烫完了头做完了发型,今天只要梳理一下化化妆就可以了。梳妆完的雪儿更漂亮了,如花似玉般的标致,亲戚中有人逗她说:“瞧咱们雪儿多漂亮,嫁给那个穷小子真便宜了他。”大家就笑,雪儿也笑。“俺老姑娘了,能有人要就不错了……”雪儿说。眼中似有晶晶莹莹的泪花,不知是喜是悲。
  
   时辰也差不多了,还不见接亲的人来,雪儿心里不知为何有些发慌。雪儿就对娘说:
   “娘俺怎么有点心惊肉跳的?”娘就埋怨她。
   “闺女,大喜的日子可不许胡说!”
  
   又过了好一会子,眼瞅着就快到晌午了,还是不见接亲人的影子,雪儿有些坐立不安了。她叫亲属们到村头看看,几个亲友便去了。娘和其他亲属都到娘屋里去了。雪儿一个人坐在屋里,心里开始埋怨五哥,接亲这么大的事咋就不紧不慢的?让亲戚朋友多笑话俺!好像俺着急出嫁似的。你就不着急娶俺回去做你的媳妇,男人做事总是这样大咧咧的,五哥你咋乐昏头了?还是遇到啥事儿了呢?想到这里不知为何一种不祥之感涌上心头,五哥该不会出啥事了?要不哪能这时还不来接俺?心里头不由嘭嘭直跳心慌意乱。定下心又一想,哪里会有什么事儿可出,只不过自己胡思乱想罢了。想象中五哥见到她打扮得这么漂亮一定会大吃一惊,一定会象陌生人似的看着她,就像她们第一次相亲时那样。是啊!五哥,你的媳妇本来就漂亮嘛!雪儿坐在屋里静静地想着心事。
  
   突然一个亲戚跌跌撞撞地跑了回来,没有到雪儿屋里却径直跑到娘的屋里去了,雪儿似乎预感到发生了什么意外,心里慌乱的不行,雪儿开门就向娘那屋走去,还没等雪儿进屋就听见那亲戚低低的声音,雪儿便停住了脚。
   “家里穷的办不起婚事,哥们几个没招了,昨晚偷杀了队里的猪,叫人连夜给逮着,吊在队里好顿打,现在正戴着大牌子游街呢!老爹也……”
  
   雪儿脑袋轰的一声,只觉得天旋地转便昏死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雪儿醒了过来,睁眼一看娘和亲友们都焦急地围在自己身边,雪儿的眼泪唰唰地滚落下来。大家还要劝她,雪儿摆摆手示意大家不要说了。娘端来一碗水放在雪儿跟前,亲友们都知趣地走了,屋里静悄悄的只有她们娘俩,雪儿一下扑进娘的怀里放声大哭。雪儿心里委屈,自己老大不小了好不容易找个对象,四类份子狗崽子就不说了,竟然是个贼,婚事办不起便到队里去偷,让她的脸面往哪搁?嫁给个贼在娘家人面前咋抬得起头来,让村里的人又捡个笑话,自己生来要强可到头来还是打自己嘴巴子,命咋就这么苦啊!这一辈子活得还有啥意思?越想越憋屈不禁悲从中来,哭的像个泪人似的。也不知雪儿哭了多长时间,突然雪儿不哭了,她告诉娘说她太累了要休息一会。娘也感到有些累,便劝说了几句就回自己屋去了。
  
   雪儿爹正在屋里抽着闷烟,老两口相对叹息。原本姑娘大了老两口就发愁,这样的家庭好小伙也不可能看上咱们呢!雪儿又心高气傲一般人看不上眼,她性子刚烈认准的事谁也劝不了,爹娘也暗暗为她发愁。当娘的偷偷流泪,觉得对不起闺女,是老人连累了她。好不容易找到个雪儿一见钟情的小伙子,虽说也是家庭出身不好,可也是彬彬有礼一表人材,不但雪儿满意老两口也很喜欢这个年青人,觉得女儿终身有靠,他们老了也有个归宿,一个闺女半个儿嘛!谁知却是这等样的人,让老两口也伤透了心。这样的人家,女儿嫁过去也是福祸难料啊!这简直让他们也犯了难,怎么办呢?能说还没结婚就离婚吗?女儿已经登了记领了结婚证,从法律角度看已经是结过婚的人了…… 老公母俩越想心里越没缝,觉得心头憋屈,相对长吁短叹。
  
   “雪儿干什么呢?可别哭坏了身子。”雪儿爹问。
  
   “她说累了要休息会儿,就让她睡会吧,她这两天本来就赶扯点火,今天她也哭累了,孩子心里憋屈啊!”雪儿娘说着又落下了老泪。
  
   看着已是下午一两点钟的光景了,阴沉沉的天闷得使人透不过气来,天地昏昏暗暗迷迷蒙蒙,昨晚的雨没下起来,天空阴云在聚合滚动,看来暴风雨就要来了。亲友们都走了,屋里空荡荡的一点喜庆的气氛都没有。雪儿娘想去叫醒雪儿,她下了炕开门来到雪儿的门口,嘴里叫着:
  
   “雪儿!别睡了,过来陪娘唠唠嗑。”
  
   她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突然一声尖叫,那声音撕心裂肺的凄惨。雪儿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光着脚便跑了过来,进屋一看顿时如雷轰顶,只见雪儿已经悬梁自尽了,老伴昏死在地上。他慌忙拿起凳子冲上炕把雪儿解下来,放倒在炕上忙用手试试雪儿的鼻子和嘴,雪儿已经停止了呼吸,心口尚有余温。
  
   他是个久经沙场的老军人,一生中经过许多生生死死,但他从没有象今天这样惊骇和恐惧,他完全被吓呆了,瞅着女儿的尸体愣愣地哭不出声来。昏厥在地上的老伴慢慢苏醒过来,扑到女儿身上绝望地哭嚎。雪儿死了,这个世界对她太无情了,她带着满腹的怨恨孤独地走了,撇下那无依无靠衰老的爹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