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诱惑与躁动  作者:萧雨06212  分类:[纯文学]  
  
  
  
  作者:方夫人 回复日期:2006-6-15 19:10:18 
    
    作者:萧雨06212 回复日期:2006-6-15 13:57:55 
      喝搞了!~~~~~~~~~~~~~~~~
    ~~~~~~~~~~~~~~~~~~~~~~~~~~~~~~~~~~~~~~~~~~~~~~~~
    ————呀!今天萧雨喝高了!
    
  
  
  作者:赵启杰 回复日期:2006-6-15 19:19:02 
    占个第二,呵呵。也不容易:)
  
  
  作者:方夫人 回复日期:2006-6-15 19:35:29 
    
    才发现,自己在上面坐了个沙发呢!呵呵。
    
  
  
  作者:WY三剑客 回复日期:2006-6-15 20:24:46 
    这套套的故事很感兴趣~~~
    祝楼主大作步步高▂ ▃ ▄ ▅ ▆ ▇ █
  
  
  作者:赵启杰 回复日期:2006-6-15 21:04:18 
    方夫人坐沙发,
    赵启杰笑哈哈。
    虽然是板凳,
    效果也不差:)
  
  
  作者:刘泠子 回复日期:2006-6-15 22:19:05 
    “有啥事还不能跟娘说呀!”张瑢娘嘴里唠叨着,心里更加着急。她了解闺女的秉性,她生怕有啥事把瑢儿憋出病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感人的母爱。殊不知,现实中,做女儿的有太多话不能对娘说了。
  
  
  作者:美狄娅 回复日期:2006-6-15 22:30:04 
    飞吻一只,落地作废。
  
  
  作者:紫荷828 回复日期:2006-6-15 23:03:58 
    
    看一下萧哥,俺下了
    呼呼去
    
    白白
    
  
  
  作者:虞美人草 回复日期:2006-6-15 23:11:29 
    作者:美狄娅 回复日期:2006-6-15 22:30:04 
      飞吻一只,落地作废。
    
    俺接着再帮你飞。。
  
  =========================
  谢谢!

   厉夏听到这件事先是大吃一惊,随即心中暗暗窃喜,机会终于来了!看你张郎财这个二杆子怎么过得了这道坎!迫害知青那可是重罪,不枪毙也得判你几年徒刑!这件事一旦证据确凿,张郎财就是再硬的靠山也是在劫难逃。厉夏简直有点压抑不住自己的兴奋急忙来找路光,路光一听也喜出望外,真是天赐良机该我路光出头露面的时候了,看你这个二杆子还能蹦达几天?二人立即商量要抓住这件事扳倒张郎财!
  
   主意已定,厉夏便找到张瑢让她把那些避孕套拿来交给路光,路光立即拿着这些证据来到公社找到了郑雷书记。路光添枝加叶地向郑书记做了汇报,声言这件丑闻在邹家沟已经满城风雨家喻户晓,知青们群情激愤要向上级控告张郎财的迫青罪行,邹家沟社员纷纷谴责张郎财的流氓行为,局面非常混乱将要难以控制。
  
   郑书记听了路光的汇报,感到异常震惊和气愤。但这张郎财毕竟是从部队转业来的,如果出了问题不仅涉及部队首长的颜面,而且还关系到自己的威信,同时他也十分了解邹家沟错综复杂的政治环境,这么大的事情,他也要调查了解清楚才能决定处理,便对路光做了如下指示:
   一、妥善做好知青们的思想工作,将影响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如发生知青上访事件,唯你路光示问。
  
   二、迅速派人到鞍山找回梁荫,有关情况暂不向她泄漏,确保不出现意外变故。
  
   三、邹家沟的工作目前依然由张郎财同志负责,在问题没有调查弄清以前,你还要继续支持他的工作,决不允许因此事干扰影响大队的正常工作。郑书记脸色铁青目光犀利地盯着路光,象是要把他看透,路光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里突突的直打鼓,他连忙向郑书记做了保证,便灰溜溜地回到了邹家沟。
  
   公社的电话打到邹家沟大队,张郎财接到了郑书记的电话,要他马上到公社来一趟。张郎财不敢怠慢立即在老乡家借辆自行车便向公社急奔而去。
  
   郑书记办公室。郑雷面色似铁眉头紧蹙表情严峻地坐在那里,烟灰缸里的烟头袅袅地冒着青烟。张郎财满头大汗急匆匆地赶到郑书记办公室,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大咧咧地说:
  
   “您老人家八百里急报十二道金牌,调我何事……”他还要再说下去,突然发现郑雷书记两眼冒火目不转睛地瞅着他,心里不由一惊便把话咽了下去。
  
   郑书记挥挥手让他把办公室门关好,屋里寂静得似乎连喘气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张郎财紧张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他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心里惶惶然忐忑不安。
  
   突然啪的一声响,郑书记的手掌重重拍在桌子上,吓得张郎财心里一激灵险些从椅子上跳将起来。
  
   “你出息了!没两天半玩起女人来了!你玩谁不好偏要玩知青?全国都在严打迫青犯罪,你想当反面典型啊?你这是硬往人家枪口上撞啊!你这不是找死吗?……”
  
   郑书记大发雷霆。张郎财顿时蒙了,刹那间大脑真空意识混沌,冷汗顺着面颊簌簌地流了下来,半晌才缓过神来。他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心在突突地跳。“是谁背后捅刀子要置我于死地?谁又能这样了解情况呢?”他痛苦地想。“有人想要我的命啊!没有深仇大恨怎会下此黑手呢!”他脑子里乱的很,空蒙中似有声音缥缈:“如证据确凿你将有性命之忧……”他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心一横故作惊讶地问:
  
   “郑书记您说的啥意思,我不懂?”
  
   郑书记二目如剑说话掷地有声:“还装糊涂,你跟那个鞍山知青梁荫是什么关系?”
  
   郑雷一针见血直指要害把盖给他揭开了。郑书记真被气坏了,张郎财是他亲自提拔安排的干部,真要是一头栽在邹家沟,他的面子往哪搁呀?如果张郎财被判以重刑,他老郑的前程也会就此被断送。他如何能不恼火?
  
   张郎财对郑书记的心里一清二楚,他的命运已经和郑书记连在一起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此时他觉得自己对不住郑书记,给他惹来这么大麻烦,心里涌起几分愧疚之感。此时他必须得挺住,刀按脖子也不能承认这件事。
  
   “我和梁荫没啥特殊关系呀!您这话从何而来?”张郎财咬紧牙关硬装懵懂。
  
   “你能说清楚吗?我手里可是有证据的!”郑书记冷笑着。
  
   “有证据您就处分我吧,反正我没那事!这是有人在背后整我!”张郎财一听到有证据也有些底气不足,他不知道郑书记手里到底掌握着啥证据。
  
   “人家把避孕套都亮出来了,你怎么解释?”郑书记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说完用眼睛看着张郎财,张郎财感到又一次眩晕。“他们从哪里弄来的这东西?是从梁荫手里?不能啊,梁荫回了鞍山不在村里呀?是在诈我?好像郑书记也不大可能啊?反正你说出活龙叫唤,我就是死不认帐!”他打定了主意,便装出委屈的样子,眼里含着泪花悲凄凄地说:
  
   “都说拿贼拿脏,捉奸捉双,避孕套这玩艺哪儿没有?怎么算是证据呢?这不是栽赃陷害又是什么?庄稼人打狗还看主人呢!他们这不明明冲您来的……”张郎财说完眼泪便唰唰滚落下来。
  
   “放屁!这类事有就是有,没有谁栽赃也不行!什么冲谁来的,你以后少在我面前弄这一套!”郑书记久经官场什么没见过,本来就够恼火的,张郎财一句话正戳到心病之处,便如同火上浇油。张郎财顿时呆在那里。
  
   “你先回去吧!你记住,党的政策是重证据的,别有用心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郑书记这一句似乎冠冕堂皇的话,却等于给了张郎财一个定心丸,张郎财当时眼泪便滚滚而下,对郑书记那种感激如再生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