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诱惑与躁动  作者:萧雨06212  分类:[纯文学]  
    
  
  
  作者:王威子 回复日期:2006-5-28 20:36:47 
    萧雨好,
  
  
  作者:诺亚方舟2064 回复日期:2006-5-28 21:03:06 
    支持!
  
  
  作者:WY三剑客 回复日期:2006-5-28 22:01:17 
    作者:小月听雨 回复日期:2006-5-28 08:07:48 
      萧哥早上好!
      批林批孔,哈哈,好熟悉啊.
    ---------------------------------------------
    呵呵,记得那时侯不少人都在暗中盘算,下一个要批谁呢
  
  
  作者:振战衣 回复日期:2006-5-29 06:44:07 
    不早了,来支持.
    
    你的早上好,真是早!
  
  
  作者:文渊阁老 回复日期:2006-5-29 08:30:53 
    阁老来顶帖了,顶.
  ====================================
  谢谢朋友们!
  

  
  
  作者:富水河 回复日期:2006-5-29 9:28:16 
    来啦来啦,休息了两天,挪下不少了,下午来看哈。
  
  
  作者:紫荷828 回复日期:2006-5-29 09:42:06 
    萧哥
    
    俺来了
    
    
  
  
  作者:嘿老张 回复日期:2006-5-29 10:07:36 
    萧兄弟!
  
  
  作者:蛾眉刺客 回复日期:2006-5-29 10:12:05 
    刺客虽然来迟,但顶贴却会坚持!
  
  
  作者:胡烟乱雨 回复日期:2006-5-29 10:24:23 
    欣赏
  
  
  作者:萧雨06212 回复日期:2006-5-29 11:25:45 
    大家中午好!
  
  
  作者:原虎 回复日期:2006-5-29 11:30:09 
    萧兄中午好!
  
  
  作者:方夫人 回复日期:2006-5-29 12:11:43 
    
    这时村里舆论又起:“萧雨这是想出风头,捞政治资本!……” ——唉,萧雨啊,小心被人推到风口浪尖上去哦!
    
  
  
  作者:紫云飘逸 回复日期:2006-5-29 13:47:08 
    呵呵,下午好!
    
    顶顶上班去!!
  
  
  作者:紫云飘逸 回复日期:2006-5-29 13:50:47 
     一人在骑车飞驰,
              忽然有人唱: GO GO GO
              那人心想这歌我也会, 啊累阿累阿累
              只听轰的一声 掉在沟里,
              这时旁边有人说:
              真有病,告诉你沟 沟 沟 还跳 !
    ==================================================
   谢谢朋友们!
  
  
  

   郑彩霞感到已经没有退路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她硬撑着也要和老穆苦斗下去。她一次次不厌其烦跑到公社去找郑书记,汇报邹家沟批林批孔运动的进展情况,可是郑书记却一直没有明确表态,她不知道郑书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免有些心焦意乱烦躁不安了。
  
   她煞费苦心所谋划一切全都落空了,邹家沟阶级斗争的盖子并没有砸开,什么实质性的问题也没揭发出来,公社郑雷书记对她相当不满意,认为她作风浮躁只会大哄大嗡,只是鼓动知青贴了几张虚张声势无关痛痒的大字报而已,不但打草惊蛇反到惹来一身臊,引起凌书记等人大为不满,郑凌俩人关系再度紧张起来,让郑雷书记非常之被动。
  
   郑书记找到了凌书记,两位书记一同交换了对邹家沟批林批孔运动的看法,并且在诸多问题上达成了共识,一致认为郑彩霞此人心术不正品德败坏,妄图通过手段达到个人目的,假借运动之机实现个人野心,这样的野心家阴谋家不但不能委以重任,而且应当清除干部队伍。
  
   在关键时刻郑书记无情地抛弃了郑彩霞,就像一条失魂落魄的丧家之犬,被主人无情地赶出了门外,郑凌两人握手言和重修旧好。
  
   郑彩霞的处境更加尴尬窘迫了,乡亲们已看清了她的庐山真面目,对她的人格品行无不嗤之以鼻。曾为她的境遇抱打不平的乡亲们,曾被她的才干倾心折服的乡亲们,都改变了以往的看法,知青们与她貌合神离很难再受她的蛊惑驱使,郑彩霞聪明用绝机关算尽到头来只落得孤家寡人的下场。
  
   该到收场的时候了,郑彩霞心里苍凉地想着,她后悔自己轻举妄动没有把形势看准,她怨恨郑书记关键时候抛弃了她,她恼怒知青们见风转舵出卖了她,她愤慨路光老奸巨猾隔岸观火看她的笑声,她诅咒这个不公平的世界,她仇恨周围的一切人。上帝啊!你为何让我这样时乖命蹇运命多舛?郑彩霞是何等的心有不甘呢!没有弹冠相庆的酒宴,没有众星捧月的荣耀,没有改朝换代的欢庆,她感受到的只是无比的悲凉和寂寞,她艰难地喝着亲手醸造的苦酒,涕泗滂沱悲痛欲绝,她自己都没想到下场会是这样的悲惨,结局会是这等的凄凉。尽管她“狡兔三窟”,为自己早已设计了退身之路,但不曾想一切来得这样快,转瞬间便分崩离析成为孤家寡人遭到人们唾弃。
  
   政治斗争经验丰富的她,在决定动手之先曾是这样缜密设计的,夺权一旦成功,坐上邹家沟支书宝座的她,立即毫不犹豫地将知青在运动中的表现予以否定,把整人的罪责统统推到知青身上,将自己装扮成正人君子有道明君,让知青为她承担罪责充当替罪羔羊,她也好转移仇恨化解矛盾安稳地享受胜利成果。
  
   倘若“政变”失败,她便会把屎盆子全部扣在知青头上,将自己装扮成善良的好人可怜的受蒙蔽者,然后对知青痛心疾首地谴责鞭挞,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可惜知青们已经识破她的真面目,预感到她这毒辣的一手,没有给她这个机会,没有继续受其蛊惑而是悬崖勒马翻然醒悟,没有按照她的意图揪出厉夏炮轰老穆,也没有砸烂邹家沟所谓的阶级斗争盖子,郑彩霞的阴谋没能如愿得逞,否则我们便会越陷越深,想要返身撤出已是毫无退路,只能任其驱使成为她的政治牺牲品,落进郑彩霞所构设的陷阱之中,那将是何等的可悲可怜!大家既是庆幸又是后怕,我们上了贼船又下得贼船,实属不易!
  
   形势发展已经日渐明朗,我们也担心大队报复,为了准确掌握大队的动态,我们不得已动用了最后一张王牌——“监听系统”。为了建立这个可靠的系统,我们煞费苦心动了不少心思,我们早已选中了齐发家的住处,发家的后院墙正好与大队队部紧邻,高高的院墙外大队的后窗户近在咫尺,既隐蔽又安全,是个理想的窃听地点。我们平时早已和发家相处的哥们一般,只是不到万不得已不能随便启动这套系统,现在已经到关键时候了,我们不得不使用非常手段了。
  
   我找到了发家把想法和他说了,发家非常够意思,他爽快地答应给我们提供场所并严加保密。
  
   吃过晚饭,借着苍茫的暮色,我悄悄溜到了发家的住处,发家向我咧嘴笑笑,神秘地点了下头,返身便把大门关上了。他领着我来到后院墙底下悄悄地说:“千万别弄出响动来。”我点头示意,发家便回屋去了。
  
   这院墙有一人多高,院墙边种着许多株茂密高大的穿天杨,树干墙头都爬满蓊蓊郁郁的倭瓜荠豆爬山虎等植物,不到跟前很难看到有人潜伏在此,环境非常隐蔽,墙外就是大队的后窗户,悄悄搬来石头站在上面跷起脚尖向外窥视,队部里面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看着眼前的一切内心百感交集,批林批孔运动从开始到现在,几个月时间过去了,可是短短几个月里,我们所经历的一切犹如一场恶梦,简直不堪回首,现在弄到了如此地步,以至于要暗夜潜伏窥探偷听,为同学们的结局担忧,不知我这个点长是如何当的?想到此感到无比的愧疚,心头不禁一阵酸楚,泪水顺着脸颊簌簌滚落。现在大家最担心是否会遭到打击报复,这样扃困的局面我们将如何应对?这些都需要我们及时了解情况,掌握他们的动态,以便做出应对之策。
  
   我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绪,隔着墙头倾听着大队那边的动静。不一会儿老穆和路光来了,他们二人在闲谈着,过了会儿郑彩霞也来了。果然谈起青年点的事情来,郑彩霞用嘲笑讽刺的口吻对知青们一番讥讽,我简直不敢相信,她竟然把知青们在她家中的谈话内容,断章取义添枝加叶地学了出来,极尽诬蔑丑化之能事,把运动中“炮轰大队”的责任,一股脑全都推到知青头上,煞有介事地指责我们狂妄无耻的政治野心。这个可敬的彩霞大姐,真是翻云覆雨瞪着眼睛胡说八道,把我们打成了狂徒野心家,而她摇身一变却成了调解我们和老穆矛盾的好人,似乎没有她从中调解,我们这群疯子便能把邹家沟搅个天翻地覆。路光在一旁添油加醋随声附和,老穆眯着眼睛似乎在倾听,不知心里盘算着什么。
  
   我气血上冲脑袋嗡嗡作响,若非亲自耳闻目睹这一切,我决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就是知青们尊重信赖的彩霞大姐吗?这就是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彩霞大姐吗?这就是劝导我们给大队“吹氧”,鼓励我们炮轰老穆的那位彩霞大姐吗?我实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尽管我们对她已经有所疑问,但耳闻目睹她这样翻云覆雨,感情上心理上还是接受不了。不由联想起蒲松龄写的《画皮》中,那个戴着美人面具青面獠牙的狰狞恶鬼,顿感毛骨悚然浑身爬满鸡皮疙瘩,一股无比厌恶之感涌上心头。
  
   “无耻!天下还有这等无耻之人吗?婊子……” 我被气得浑身颤抖,真想冲过去指着鼻子破口大骂以消心头之恨。郑彩霞把我们抛出去做她的替罪羊,妄图以此来推脱她整人的罪责,掩盖她阴谋篡权的目地,这是她预先设计好的金蝉脱壳之计。这个险恶的婆娘!她妄图再次把祸水引向青年点,她阴谋为老穆树立个复仇的目标,煽风点火挑唆老穆进行疯狂地报复,她不但可以金蝉脱壳,还梦想着坐收渔翁之利呢!简直无耻到无可救药的程度。
  
   在这次批林批孔运动中,我和景凡之间也曾出现过一些小插曲。欲知故事如何,请看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