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诱惑与躁动  作者:萧雨06212  分类:[纯文学]  
  
  
  
  第二张大字报贴出来了,虽然没有点名但火药味儿似乎更浓了,大队惊呆了,他们不知道这些知青究竟想要干什么?几年来忍辱负重逆来顺受的知青,今天算是扬眉吐气了。郑彩霞的家成了“策动革命”的指挥部,知青们几乎天天都来这里聚集,研究大队批林批孔运动的态势和各种情况,聆听郑彩霞对下步运动的指示。知青们在郑彩霞夫妇的鼓动下,慷慨激扬愤世嫉俗,大有当今世界舍我其谁的气慨,郑彩霞家常常烟雾蒸腾人来人往灯火通明。
  
   穆振家惶惶然如坐针毡,他敏锐地感觉到郑彩霞是冲着他来的,这背后是否有郑书记支持他不得而知,如果真是郑雷借刀杀人,那他穆振家的劫数就算到了,他感到脊梁沟里阵阵发凉。郑彩霞急不可耐地要夺老穆手中的权,她的眼睛都红了,恨不得一下就将老穆打翻在地,自己取而代之。在老穆眼中郑彩霞已经变成披头散发满脸狞笑的恶鬼,张着血盆大口向他扑来,他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和绝望。“这女人真恶,吃人不吐核!”老穆心里想。看来知青们已经被她煽动得走火入魔了,如果这些知青上下一闹,不但邹家沟会乱了套,在全公社也会产生极其恶劣的影响,那郑雷可是正愁没有借口做文章呢!郑彩霞这招简直损透了,她这是想要我的老命啊!老穆心里七上八下抓心挠肝,他现在就是亲手剥了郑彩霞的皮都不解恨,可是郑彩霞正要拨他老穆的皮呢!
  
   路光在隔岸观火,他吃不准郑彩霞这样咄咄逼人是否秉承了郑书记的旨意,看来这场运动是冲着穆振家来的,前几天郑彩霞和他谈过一次话,他们是本家当族说话也不必遮遮掩掩,有些话已经说得相当直截了当了,可路光却一直没有正面表态,他暂时还不想和郑彩霞联手扳倒老穆,因为局面还没那么明朗,他深知这方土地除了郑书记还另有神佛呢!凌书记虽说是副职,但他老人家惨淡经营老谋深算根深蒂固,况且又是本乡本土的干部,俗话说强龙难压地头蛇,郑雷虽然大权在握毕竟根基肤浅,有些事情还得让着凌书记三分呢!老穆是凌书记的大红人,凌派体系中一员重要干将,伤了老穆凌书记决不会坐视不管!郑凌两派明争暗斗已是公开的秘密,他路光还没有看到底牌岂肯轻易出手,他现在还不想趟这浑水,免得把自己搅进这场恶斗中去。让郑彩霞和那些知青们折腾去吧!她和老穆两败俱伤之日便是我路光出头露面之时,况且他的目标太大,老穆早已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了,老穆要是知道他路光在背后操纵,弄得狗急跳墙真和他拼个鱼死网破,岂不是引火烧身得不偿失吗!这不是正中了郑彩霞下怀,让这女人坐收渔翁之利吗?路光是何等油滑奸诈之徒,岂能轻易上这个烙铁,让一个女流之辈玩弄于股掌之中。
  
   郑彩霞想要在大队内部挑起事端把水搅混的图谋是很难实现的,郑彩霞妄图结成统一战线共同推翻老穆的计划彻底落空了,在这场尖锐复杂的斗争面前,他们人人各揣心腹事,个个拨打如意算盘,都在想方设法把别人推到前台去,自己躲在背后静观其变坐收渔翁之利,郑彩霞这才感到事情并没有预想的那么顺利,山外青山楼外楼,能人背后有能人,在邹家沟台面上混的人,哪个没三拳两脚的看家功夫。
  
   邹家沟知青给大队贴大字报的消息不胫而走,整个公社都轰动了!知青战友们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这些家伙也太敢干了,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不得了。其它大队的知青还特地到邹家沟参观大字报以示声援,知青们被压抑的太久了,大家都被这种舍得一身剐的精神所感动所振奋。
  
   这时村里舆论又起:“萧雨这是想出风头,捞政治资本!有本事象柴春泽吴献忠学那样在农村干一辈子呀!” 听到这些风言风语我们异常气愤,仔细分析这话怎么也不像是出自老乡之口,到象是知青的语言?这场批林批孔运动同学们都是踊跃参与的,因为这是政治任务谁都不敢含糊,但也有人见有机可乘,暗地里煽风点火挑动是非,妄图把水搅混把别人都推到风口浪尖上去,自己也好从中渔利。一时间青年点内各种矛盾错综复杂,各种利益交织缠绕,大浪淘沙泥沙俱下,风云起处鱼龙混杂,青年点里烽烟再起。
  
   对于这些流言蜚语我们决定坚决予以反击,几个人便研究起草了一篇大字报《扎根农村六十年》,以萧雨的名义写出,对那些奇谈怪论给予有力地批驳。大字报一出又是一番轰动,不知不觉中我们越陷越深,年青人血气方刚思想偏激,哪里晓得政治斗争的厉害?政治上的幼稚搀杂些感情冲动色彩,稀里糊涂上了圈套被人利用还茫然不知呢!可这只是事情的一方面,从另外角度看,我们在暗中也给自己留了后路,我们给大队写的那些大字报基本上都是虚张声势,既没有点任何人的名,也没有提到啥实质性问题,只是煞有介事地放空枪,纸上谈兵地造气氛,用老乡们的话说:“瘸子打围坐着喊”,走的都是形式和过场,并没有啥真格的东西在里面,这是我们心里对郑彩霞有所疑虑所致,后来的事实证明,我们的顾虑是多么正确。
  
   我们也逐渐看出了一些端倪,老穆的态度并非象郑彩霞所虚张声势的那样,他对郑彩霞这套十分抵触,根本就没有支持配合的意思,我们隐约感到被郑彩霞欺骗利用了。
  
   这时村里传言四起:“那郑彩霞就是林彪,想要枪班夺权,利用知青当打手……”这些传言使知青们疑窦重重,大家不由得对这场运动的目的产生了怀疑,对郑彩霞的人品产生了疑问。再说我们已感到青年点有人在作文章了,他们背后是否有老穆的影子不得而知?我们引火烧身内外夹击被人抄了后路,那可就麻烦了。我们空为别人火中取栗,连自己都成了牺牲品,这又何苦来呢?形势已经越来越明朗了,到后来我们只是敷衍郑彩霞,她已经有些指挥不灵了。
  
   “你们总是放空对空导弹不行呀?这运动怎么深入?一定要抓住实质咬住要害,抓住实质不放手,咬住要害不松嘴,一针见血刺刀见红!就是让有些人灵魂受到震撼触动!必要时候可以直接点名嘛!为什么羞答答犹抱琵琶半遮面?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从容不迫温良恭俭让,革命就是造反……”
  
   郑彩霞总是及时给我们把关定向予以指导,她再次叱责我们没有刺刀见红,她要我们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她渴望见到对手喷涌的鲜血,她渴望看到对手惨绝的挣扎,她要剥下他们的皮,嚼碎他们的肉,吮干他们的血,连筋带肉连皮带血都吞进肚里,方雪她奇耻大辱,方消她心头怨恨,权力争夺产生的仇恨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仇恨。
  
   这女人己近疯狂了,她渴望着残酷的斗争,渴望着权势的荣耀,渴望着胜利的辉煌。她在从心里呼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吧!”她要掀起飞沙走石,她要翻起滔天巨浪,她要把邹家沟搅动得翻江倒海地覆天翻。
  
   可是知青们对这场运动已经不感兴趣了,我们醒悟到上当受骗当了枪手炮灰,正在为他人实现不可告人的目的充当不光彩的角色,知青们决定退出运动,不再以郑彩霞的号令马首是瞻,在郑彩霞认为的运动关键时刻,我们毅然决然地唾弃了她,郑彩霞顿时变成了孤立无援的光杆司令孤家寡人,她犹如困兽一般歇斯底里骂娘,可是已经于事无补了,她的真面目彻底暴露了,她成了众矢之的,这可是郑彩霞夫妇精心筹划所没有预料到的结局。她们虽然精研了文革的历史,可那时尚无此经验可资借鉴参考,如果她们今天去研究那段历史,看到野心家江青的下场,也许是会有所帮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