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诱惑与躁动  作者:萧雨06212  分类:[纯文学]  
   (正文)
  
  
   据说我们村清朝年间出过一个在朝廷里做事的大官,可后来犯了重罪被皇帝杀了头,最后铁链缚棺押回原籍埋葬。听村里老人讲那坟墓修造得讲究势派,比活人的家居住宅都豪华,青砖起碹厅堂屋舍夫妻各居其室。虽然他的后代子孙依然还在此地繁衍生息,可这样的祖先谁还敢认呢?岂不是封建官僚的孝子贤孙吗?人们想脱掉干系都尤恐不及呢!因此也无人敢来干涉,事情基本就这么定了。
  
   到了剜坟掘墓那天,队里的头头都去了,队里还特地买了几挂鞭炮噼噼啪啪的放了一阵,说是要镇镇邪气,不管咋说这剜坟掘墓也是损荫丧德之事,人们心里发虚担心遭到报应。队干部说挖封建官僚的墓是革命行动,是对牛鬼蛇神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是破四旧立四新的好事,领导这样一说大家才稍稍放了心。
  
   好大一座坟墓,一看便知是达官贵人的坟塚,虽然荒草萋萋荆棘丛生,但那气势确实与众不同。坟墓底座有半人多高,都是一色的石条青砖砌成,虽历经岁月侵蚀风雨冲刷却依然完好如初。大家便动手开挖,果然如人们传说的那样,坟墓里确实是豪华讲究,青砖起碹磨砖对缝现代一般活人的房屋哪里能比,人们还真挖出了不少金银玉器等古董物件,队里派人把这些东西弄到县城里卖了,队长奖励大家饱餐了一顿。
  
   那时人们根本没有保护文物的观念,那古墓远比盖一个青年点更有价值,这样毫无意义的破坏简直就是犯罪。可那时谁要是敢这样说,还不砸碎你的狗头。村里的老乡们暗地里都说,剜坟掘墓盖青年点这是活人抢死人的阴宅,掘人家祖坟破人家风水是要遭天谴报应的!坟墓里地砖阴气太重对人不宜,身板不好的人容易引鬼上身等等,简直说得人毛骨悚然。
  
   其实我们也不愿意用这种方法手段来盖青年点,上级又不是没给我们建房费,可谁敢这样说呢?除非你疯了不想好了!
  
   筹备好了建房材料,大队便开始选择房址,最后选好村东的一块豆子地,决定把青年点建在这里。这时村里谣言又起,有人说这豆子地里有座孤坟,坟塚里埋葬的是个女吊,在这里盖房子风水不好,住这样的房子就是大白天也会做恶梦,我们听到后感到毛簌簌挺恐怖的。
  

  
  (正文)
  
  
   一个多月后青年点盖好了。新盖的青年点前后两栋房子,每栋五间中间开门一明四暗,两栋房中间是是一个挺大的院子。
  
   搬家那天正赶上细雨蒙蒙,秋风带着潮湿的寒意,让人感到几分凄楚。新房子凉飕飕的阴冷难耐,空气里飘散着生石灰的苦涩味道。每人全部家当只有行李与箱子,因此搬家也并不复杂。
  
   搬进了青年点同学们也很高兴,我们终于有了住处,再也不用蹲房跟遛房檐寄居在老乡家了。可谁曾料到,第二天可怕的事情就发生了,我真的引鬼上身了。
  
   那天我们收工后回到青年点,还不太适应农活感到疲惫难当,浑身的骨头节好像都要散了架。屋子里又潮又冷躺在炕上浑身冰凉,在这深秋季节,住在这阴冷潮湿的房子里确实挺让人遭罪,也许是鬼使神差我竟然忽发奇想,左了不就是冷吗?便打来一盆带着冰碴的凉水,开始擦洗起身子来。冰凉的井水擦在身上透骨的凉,不一会皮肤便开始红了起来,浑身似乎都在冒火,哪里还能感觉到一点冷?这招果然见效!钻进被窝里便酣然大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被一阵粗鲁的叫骂声惊醒,原来是队长在叫“早战”。那是个战斗的年代,一切都具有强烈的战斗色彩,早饭前干活叫早战,晚饭后干活叫夜战,春天耕地播种叫战三春抢农时,夏天铲地除草叫战三夏斗酷暑,秋天收割打场叫战三秋保丰收,冬天刨粪送粪叫战三九斗严寒,修河修水库修梯田修大坝叫农田基本建设大会战,真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每天早上天不亮,高音喇叭震耳欲聋的战斗歌曲便把人们从睡梦中惊醒,接着便是大队穆支书满嘴粗话声嘶力竭叫骂朝天的喊叫,然后是生产队长挨家挨户砸门敲窗吼叫吆喝,经过这一番立体式的狂轰滥炸谁也甭想睡懒觉,想消停停睡个回龙觉真美的你!
  
   听到队长野牛般的吼叫声心里紧张便一骨碌爬起来,只听得“啊”的一声我身不由己的又重重栽倒,右腿针扎般钻心的疼痛,仿佛有钢针埋在肉里扎在骨头上一动不敢动,别说干活连起床都已经不行了。我赶忙检查自己的腿,一切照旧没发现啥异常呀!真怪了,就是一点儿也动弹不得,稍稍一动便如钢针钻心顿时满头冷汗。
  
   挣扎了大半天总算咬着牙慢慢爬起来,已是浑身虚脱冷汗淋漓了。我喘着粗气挣扎的下了地,只能用左腿蹦,右腿碰一下地都不行,可左腿也是酸溜溜的吃不上劲。我这到底怎么了?这可真是邪了门!难道真象老乡们说的那样鬼神上身了?
  
   我满腹狐疑不由得有些紧张恐惧起来。庄稼院有腿的电话真快,不到半天功夫村里就传遍了,顿时谣言四起议论纷纷。
  
   “知青们掘了人家祖坟破了风水,那些孤魂野鬼无家可归上门问罪来了,硬邦邦的小伙子楞是起不来了!说不定还要出啥事儿呢?”
  
   一时间谣传风动人心惶惶,我的心里更没了底,这到底是咋回事呢?难道真有啥妖魔鬼怪作祟?我这是撞上那路神鬼大仙了?那剜坟掘墓的事可和我一点关系没有啊!都是二队那些人干的,要算帐就去找他们吧!我可是无辜的啊!我疑神疑鬼胡思乱想着,越看这房子就越觉得阴森异样,不知哪个角落里潜藏蛰伏着恐怖作祟的幽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