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诱惑与躁动  作者:萧雨06212  分类:[纯文学]  
  
   第二十二章 荒唐事有荒唐理 同路人做异路行
  
  大年初一,我们这些过完了革命化春节的知青可以回家了。大家就要各奔东西了,虽然与文惠只是暂时的分手,可我心里依然充满离别的惆怅。同学们都陆陆续续走了,青年点里人已经很少了,文惠坐在炕沿边目光迷离忧伤,心里似乎有无尽的幽思情愁无可排遣,我靠在炕前的柱子旁眼睛望着她轻轻的哼唱着那首离别的歌:
  
  “我不是不爱你呀,美丽的姑娘,
  为了祖国到处都是春天,要离开你呀到远方………
  我不是不爱你呀,亲爱的姑娘,
  为了祖国到处都是春天,要离开你呀到远方。………”
  
  听到歌声,迷离怅惘中的文惠慢慢抬起头眼睛直视着我,眼波中流露出疑惑惊异甚至嗔怒的神情,那样子愈发叫人怜爱。我惊愕了谁又惹她了?文惠似乎已经变得敏感脆弱多愁善感了,仿佛是一个时时需要人爱抚体贴的孩子,只要我稍不留意她便会不知原由的哀哀戚戚,似乎受了许多委屈。此时我看着文惠的神情如入雾里云中,便不由反省起自己来,突然我恍然大悟了,文惠是误解了那歌的意思,歌词中有:“我不是不爱你亲爱的姑娘,要离开你到远方”。文惠疑心我在向她暗示着什么?痴情的文惠难道你还解读不出我的心声吗?你对我心中的情意还有所怀疑吗?这时文惠似乎也听懂了歌声中的依恋惆怅,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眼神中带着愧疚痴痴地望着我,两腮泛起了桃红。恋爱中的女孩异乎寻常的脆弱,对恋人的举动言行极为敏感,恋人的一个眼神都会激起广泛的联想,爱情使人变得脆弱,爱情使人变得敏感,爱情使人变得多疑。文惠低着头两手捧着腮坐在那里,看着文惠云鬟雾鬓杏脸桃腮的样子,我不禁怦然心动,我靠在炕前的柱子旁垂着身子看着她,文惠的发髻离我那么的近,几乎就要碰到我的唇边,只要稍稍低头便可以吻到她那带着少女体香的乌云秀发,静谧中我俩都听到了彼此的喘息声,半晌文惠抬起头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我,那美丽的双眸似乎有些湿润,温顺的模样是那般小鸟依人,我几乎不能自制,强烈的冲动想亲吻她。这时阿齐拎着新买的猪肉回来,他看到了我和文惠的那一幕,叹口气仿佛在自言自语:“山高水长任重道远……”他是在说给我听的,他隐约听到我和文惠的事,心里还有些妒忌呢!我恨他回来的不是时候,没好气地剜了他一眼。我真羡慕兰燕和秦小炜,他们的爱情进展得突飞猛进,已是雾失楼台月迷津渡如胶似漆了,兰燕和秦小炜春节都不回家了,春节期间点里无人正是谈情说爱好时光,相比之下我与文惠却是坎坎坷坷艰难跋涉,想到此心里便郁闷不乐。文惠同我坐的车相差几分钟,文惠的父母下放走五七道路,她是回新立屯同父母团聚。虽然没有约定和文惠一起走,但文惠一定会等我的。我想买些猪肉带回去,城里的猪肉很紧张,每月凭票只供应二两春节才半斤,过春节总不能空手回家呀!听说于守苟家的年猪挺肥,过年一斤猪肉都不留全部卖掉,我便来到了守苟家。
  
  于守苟也算是家道殷实的小康之家,五间一砖到顶的大瓦房青堂瓦舍宽敞明亮,屋脊雕刻着云卷红星,是传统装饰二龙戏珠的变形,知青们都说他家房子象庙,里面住的定是些神佛仙道,这样的房子在这穷乡僻壤山野小村算是一流了。守苟的儿子玉涛精通编织手艺,属于手艺匠人一类,虽说他们这类人都上了大队黑名单被内控了,但还是有办法偷偷溜出去挣外快。庄稼院粪筐土篮鸡罩抬筐等家什哪样缺得了编织匠,守苟持家勤俭惜钱如命简直到了自我虐待的程度,村里人从来就没听说守苟吃过一顿早饭,那可不是如今节食减肥的时髦把戏,那简直就是玩命!老乡们图着省粮,晚上喝口稀粥便睡觉了,一宿觉两泡尿那碗粥就消化没了,早上四五点钟早战一直干到七点多钟才吃早饭,这顿饭还得整整挺一上午呢!守苟把这顿饭都省了那简直是不要命了!守苟长期劳累极度缺乏营养,才四十多岁便患上了浮肿病,守苟全家人这样苦劳苦作口挪肚攒才盖上了几间瓦房,在村里便算得上家道殷实的“小康之家”了。守苟五短身材赤红面皮微微有些浮肿表情呆滞言语木讷,我向他说明了来意,他一声不吱领我到屋里看肉。啊!他家的猪肉可真够肥,白花花的肉膘子煞是着眼,那时人们肚里缺少油水肥肉不好买。“怎么卖?多少钱?”我开门见山地问。守苟小肉眼泡里发出光来,他嗫嚅着半天说:“你看着给吧!”我最看不惯这种一锥子扎不出血慢吞吞的性子,好象卖他身上的肉,有啥舍不得似的,便痛快地跟他说:“堡子里都卖一块二!他山集上也这价,我不说你也知道。”守苟木然地笑笑说:“你们知青父母都是大工人,跟俺们满脑袋高粱花拱地头的屯老农一样?”他不说价却明显的不同意。“那你说个价呀?”跟他这类人办事真磨叽,不谈价你咋卖肉?我心里道。“三百多斤的大猪呢!瞧!这肉,四指膘!到哪找,谁家有?”他用手背拍拍猪肉向我伸出四个手指不无得意地说。我实在是服他了。“那就一块三!”我着急地说。我还等着赶火车回家过年,此时文惠还在点里等着我呢!哪有时间跟他闲扯。守苟看我着急,心里更有了主意:“一块五!”他终于开出了价。啊!我险些跳了起来。“你这是祖宗价了!全县也没这个价呀?我听说你不是一块二卖的吗?到我这咋涨价了?”我有些生气了。守苟还是那副木然的表情。“那分谁买……”他语调平缓呆板地说。“你卖东西咋还看人下菜碟呢?咋还能卖出俩价呢?再说你这价我在营口也能买到,在你这花城里价我有毛病呀!”我抢过他的话说。“对呀!那你回营口买去吧!买卖俩心眼你想买个当地价,俺们还想卖个城里价呢!”守苟很认真的说着似乎觉得天经地义。这下真的把我气着了,我没好气地说:“哪有你这种人?你这不赶上敲竹杠了吗?卖东西看人下菜碟,哪有这种理?”守苟看看我并不气恼:“你不买就算了!俺也不差卖你这几斤肉,你们知青到谁家买都这价!不信?你就挨家看看,兴许价更高,你要是花当地价能买来……”守苟说到这里指着那些猪肉说:“俺这些猪肉你全都拿走!”我哪里能相信他这套鬼吹灯转身就要走。守苟又说话了:“你各家转转,要觉得还是俺的价公道,回头你再来!”我出门时他扔过这样一句话。我真不敢相信,守苟说的这一切竟然是千真万确并没有一句假话。当走了几家老乡后不由得你哭笑不得,那些家的猪肉还不敌守苟家的肥呢,可一看是知青来买,那价码一家比一家高,看那样子恨不得把我也当猪宰了,我算是服了这些老乡了。回到守苟家时守苟笑了,“咋样!俺没骗你吧?你刚来还不知道,这地方人就这样,夏天土豆当地价两角钱,要是你们知青来买,一码两角三不买拉倒!俺们就是要卖个城里价呢!”守苟平静如水地说,似乎并不觉得有啥不好意思与愧疚。我对这种思维方式感到难以理解,便问守苟:“你们到城里去卖不是还得搭上盘缠吗?坐在家里硬卖城里价这说不过去吧?”我的火气已经没有了,心里充满无奈。我们每天面对的是这样一群有悖于寻常思维逻辑的人,我们无法改变这个现状,为了生存我们必须改变自己,将来我们也会以这种方式待人处世吗?想到这些心里有一种不安和痛苦。守苟听到我的话点了点头说:“你说的到也是,进城去卖盘缠花销人吃马嚼的也不一准卖到高价,兴许货到地头死还卖不上价呢!”守苟说话到挺实在。“那你们守家在地卖农村当地价也不算吃亏呀!”我问道。守苟摇摇头说:“俺们这兔子不拉屎的穷山沟,好不容易有你们这帮城里人来,不在你们身上挣点钱还到哪里挣?”守苟一语中的竟然说出了乡亲们谁也不能说的心里话。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老乡们已经暗中打起我们的主意,瞪大眼睛盯着我们的钱包呢!贫下中农这种再教育真是够钱呛的呀!你还想花正常价格在这里买猪肉,老乡们都恨不得把你宰了吃肉呢!其实知青们也并不都是那么富裕呀?可这问题不属于乡亲们考虑研究的范畴,你家境如何那是你自己的事,俺们贫下中农客不客气,那是俺们自己的事情。最后我还是在守苟家买了猪肉。过了一段时间我才听到当地老乡说,守苟家的肥猪是用大粪喂养的,守苟每天将自家毛坑里的大粪舀出来合着野菜猪草一起烀热,把这些东西参合一块代替饲料来喂猪。那头猪竟然长得挺快膘头看着也不错,一般人还真瞅不漏呢!好家伙!他们家连大粪都成了猪饲料,一点浪费的东西都没有,守苟过日子的仔细劲那真是没的说,这大概就叫做自我生态循环吧?猪吃人屎人吃猪肉大家相互依存各取所需,绝对的“良性循环”真是好办法!可是满院子臭烘烘的屎尿味,邻居们都对他家有意见。那猪吃了人粪肚子里长满了绦虫麻人的很,人吃了这样的猪肉不长病真是万幸呀!又听说村子里不止守苟一家,很多老乡都在用大粪喂猪,杀猪后自己不吃全部拿到集市上去卖钱,怪不得守苟告诉我,他家的年猪自己一斤不留要全部卖掉呢!事情原来如此!听到这个消息以后,我恶心了好长时间,一想到猪肉就想呕吐。人穷什么邪招歪点子都去想,就是太他娘的缺德冒烟不是人了!
  
   回到青年点时文惠已经走了,兰燕去车站送她去了。这个文惠咋不等我一同走呢?我心里埋怨道。可能是我买猪肉耽搁的太久了,事先又没同文惠打招呼的原因吧。文惠的父母下放到新立屯,她要回新立和父母一同过年,可新立在哪个方向我并不知道。我们邹家沟附近有两个火车站,向北走三里地是葫芦峪车站,往南七里路是他山火车站,我不知文惠从哪里上车。按我的预想,我和文惠在车站有一段时间单独在一起,在这年初一的车站,即将分手的惆怅将是很富有诗意的。收拾好行装我便向他山车站走去,文惠很可能就在那里上车去新立探望她的父母,我就去那里找她。田野里白茫茫的空旷清冷,回首小村分外荒凉萧索,走在积雪的小路上,深一脚浅一脚体会着艰难的跋涉之苦,人生道路何尝不是这样坎坷艰辛?人生旅程何尝不是这样孤苦无奈?想到此心头充满悲凉。知青有誓如斯“有朝一日离开此地,猛跺三脚永不回头!”似乎感愤痛绝不堪回首。可这只是一种愤懑的宣泄,纷繁复杂的生活并非如此简单,苦乐爱恨悲欢离合宛如乱麻般交织缠绕难取难舍,艰难困苦也许使将来更加怀念这峥嵘的岁月,痛苦磨难也许更加珍视那青春的足迹,辛酸泪水也许更加难忘那坎坷的历程!我要感谢这方土地,在这里我结识了文惠,开始了我的初恋;我要感谢这苦难的命运,她使我历经磨砺领悟到生活的真谛。走在空旷的雪野上,跋涉在艰难的归途中,我不禁思绪起伏百感交汇,耳边仿佛飘来忧伤悲凉的歌声: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往迷雾的远方……”
  
   人生的道路就是这样千徊百折凄苦迷离吗?我的心在苦苦追寻着什么?仿佛已经迷失了自己,“人在桥上走,桥流水不流”我不知道该怎样看待这个纷繁无奈的世界,似乎爱恨都由不得你。
  
   远远的山坡小路上一个身影正向村里走去,在一片银白色背景的衬托下,宛如一个活动的黑点在向前移动,渐渐的我看清了,那不是兰燕吗?她送文惠怎么会从那条山路上回来呢?望着远处兰燕的身影我不禁恍然大悟,兰燕一定是送文惠去了葫芦峪车站,文惠将从那里乘车去新立探望她的父母。我现在如果转道去与文惠会合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了,我想在车站与文惠惜别的愿望彻底破灭了。其实我本不应当舍近求远跑到这里,都是为了文惠啊!没想到却自作聪明南辕北辙,生活真是作弄人啊!你刻意追求的却总是阴错阳差不能如愿,难道我们真的这样缘浅分薄吗?我呆呆地站在雪地里怅然若失,惆怅感伤等情绪一起涌上心头。
  
   火车沉闷单调的节奏声在耳边回响,窗外连绵起伏的群山渐渐向后退去,我把头靠在车座上木然地望着稍纵即逝的景物,心里空落落的无限伤情。
  
   走出校门来到农村,才感到生活太严酷了。我想起了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